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維權 > 正文

(慎入)律師楊在新遭群毆


    廣西合浦快訊:自楊在新於當晚21點前後,在廣西合浦縣華僑中學宿舍門口被群毆入院的消息傳出後,中國天網人權事務中心與楊在新先生取得了聯繫,目前,楊在新先生多處受傷,正在合浦縣醫院住院治療。

    楊在新向我們介紹:我頭被打破了,縫了幾針,嘴巴也被打出了血,身上多處受傷。

    據悉,警方調查毆打楊律師的幾人後,已經釋放了事件相關人員,至於警方調查的結果,還不得而知。

    截至發稿為止,楊律師仍在醫院觀察治療。

    事發後,楊律師曾經多次通過其他渠道發送照片至中國天網人權事務中心未成,最後,通過網吧發來了受傷的照片。

 

 

高志晟披露內情 幾百人致函UN



2007年4月8日

中國維權律師高志晟被捕判刑八個多月來,第一次對外界披露自己被扣押期間遭到的酷刑折磨。幾百名中國公民給聯合國官員寫公開信,要求國際關注高智晟一家所遭到的非人道待遇。

*控訴暴行*

高智晟一家
高智晟一家
高智晟是中國知名維權律師,去年8月15號在山東被秘密逮捕。八個月來,外界沒有聽到他的任何聲音。上周末,高智晟給北京艾茲病維權人士胡佳打通了電話,對外界披露了去年8月15號被捕一直到年底幾個月中他遭到的非人待遇:

「從8月15至12月22日止,我總共被關押時間是129天。其中被拷住雙手的時間是600小時;被固定在特製的鐵椅上的時間是590多小時;被左右雙向強光燈照射的時間為590多小時。129天里,被強制盤腿坐在地板上反思罪過的時間是800小時左右;被強制擦鋪板的次數為385次。」

另外,高智晟還披露了警方秘密抓他的方式:

「2006年8月15日中午12點,一聲巨響之後,山東東營市姐姐的家裡被暴力打開,闖進來的暴徒不低於30人,跳上床撲倒在我身上的暴徒有4人。一陣急猛的拳腳之後,我被幾個人暴力壓制跪在地上,眼睛被不透明的膠帶纏了三層,嘴上被纏了五層,套上頭套後,眼睛的位置上又被纏了十幾層,我的手被背拷和弔拷著帶下了樓。」

*胡佳:孤注一擲通消息*

去年12月22號,北京法院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判處高智晟三年徒刑,緩期五年。高智晟回到家裡,但是,由於眾所周知的原因,高智晟無法同外界聯繫也沒有渠道可以對外發表言論。

同高智晟通話的北京維權人士胡佳對美國之音說,高智晟在嚴密監視和極其困難的環境下千方百計地打通了這個電話:

「已經過去四個月的時間,我想這四個月中,他出來後,知道家人受到許多虐待、侮辱和暴力侵犯。他也看到了,對方並沒有任何按法律給他一個家庭合理生存空間,仍然是在高壓控制之下,把他們困在一個劃地為牢的狀態。所以,高智晟也是孤注一擲,想讓外界知道這個情況。」

高智晟告訴胡佳,「在整個案件中,對方最關心的問題是法輪功問題和絕食維權問題。」

*後果未卜*

高智晟在給外界的信中說,寫這封信,不是為了訴苦。他呼籲外界對在他家門口持續發生著的、沒有人不心知肚明的事件給予關注。胡佳說,高智晟這些話公開後,他和家人可能再度受到報復,也許家人再度被毆打被侮辱,高智晟本人也可能再度入獄。

*幾百人呼籲聯合國關注*

星期天,幾百名中國公民和關注維權活動的人士,聯名給聯合國秘書長潘基文、聯合國酷刑報告人諾瓦克和各國首腦寫信,呼籲關注高智晟和家人所受到的極其不人道的酷刑虐待。

廣西律師楊在新因為維權被剝奪了律師執業的權利。他是在這封公開信上簽名的一位。他對美國之音說:

「高放回家後,他本人和他妻子、女兒、兒子,一直被軟禁到現在。當局把他家當成了一個大監獄,長期每天都是100多特工和警察來監視,把他和家人當成人質。」

這數百人簽名的呼籲世界關注高智晟案的公開信說,中共政府如此對待高智晟和家人,「嚴重違反了其1988年批准的「禁止酷刑和其它殘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處罰公約」、1991年批准的「兒童權利公約」和1998年簽署的「公民及政治權利國際公約」。」

美國國務院2006年度各國人權報告的中國部份說:「在一些領域,中國人權記錄繼續惡化。引起人們高度關注的案子有增加的趨勢。這些案子包括監視、騷擾、恐嚇以及逮捕記者、網路作者、宗教和社會活動人士以及按照中國和國際法來行使律師權利的辯護律師。」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鄭浩中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維權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