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劉洪波:為屠夫開行的「人道專列」關於薩達姆

薩達姆被處死後半個月,他的弟弟巴爾贊·易卜拉欣·哈桑·提克里蒂和前革命法院院長阿瓦德·哈米德·班達爾也被執行了絞刑。

  我讀到不少議論,大多認為絞刑是不應該的,理由各有不同。有一種意見來自死刑反對派,因為反對任何一種死刑,所以也反對處死薩達姆等人。有些人認為現在這幾個人只是老人,已經失去作惡的能力,沒有必要被處死;還有人認為處死這幾個人對伊拉克局勢沒有益處,反而可能加劇暴力,所謂「絞架不能撐起伊拉克的和平與穩定。不用說,也有人認為死刑判決是美國一手導演,缺乏正義性。

  實話說,看過這些議論,我的疑惑反而加深。這幾個人被處死是不是美國一手導演,我不清楚,大概美國因素是存在的,至少,如果沒有美國出兵,薩達姆也許還在做總統。不過,我知道2003年美國出兵推翻薩達姆後,一度取消了伊拉克的死刑,但2005年伊拉克憲法又恢復了死刑。這幾個人被處死,判決來自於伊拉克高等法院,法院的判決依據的是伊拉克法律,而不是沒有死刑的國家的法律。

  我大致上是屬於死刑反對派,不認為死刑是懲罰犯罪的必要手段,但伊拉克既然保留了死刑,我很難想像如果薩達姆等人都不處死,死刑還能適用於誰的頭上。某種程度上,認為薩達姆等人只是幾個老人,失去了繼續作惡的能力,因而沒有必要處死,也是一種死刑反對派立場,但我以為這種以是否具備繼續為惡的能力來確定刑罰的觀點,應該說並不符合刑罰的原則。刑罰針對的是已經發生的犯罪,而不是未來是否具有犯罪能力。
 
 在所有觀點中,最似是而非的一種是因為處死薩達姆等人不能終止伊拉克的動蕩局勢,所以不贊成處死薩達姆等人。是的,處死薩達姆,不能終結伊拉克的暴力,但不處死薩達姆等人,伊拉克的暴力就能夠終結嗎?我想,伊拉克的暴力,主要來自於教派與種族因素,薩達姆活著,這些暴力存在,薩達姆死了,這些暴力也存在,而且也未必就會比讓薩達姆活下去更多。何況薩達姆等人之所以要被處死,是因為他們被判定反人類罪成立,按照伊拉克法律,應該處死。有些人說,他們被處死是一種政治審判,我說,如果他們是死是活不取決於其犯罪行為,而取決於是否有利於時局,那才是政治審判。

  薩達姆等人該不該處死,固然有政治影響,但本身並非一個政治問題,而是法律問題,他受到伊拉克法律的審判,而不是其他國家的法律。可惜的是,我幾乎沒有看到有人從伊拉克法律來分析薩達姆等人受刑的是非,而是將議論建立在一般的反死刑立場或者政治利害的基礎上。

  還有人說,薩達姆畢竟曾經是一個國家的首腦,卻被判處絞刑,實在是過分。我不知道這是什麼道理,沒當過大人物,犯反人類罪要給予法律上最重的懲罰,當過國家首腦,犯了反人類罪就不應當給予法律上的最重懲罰,那麼要法律幹什麼呢,要一個「身份甄別條例」就行了。

  有人認為薩達姆等人的絞刑帶有侮辱性,我是贊同的。即使不能廢除死刑,行刑也應當以減少罪犯痛苦、保持犯人尊嚴為原則。只是我不知道伊拉克的法定死刑方式有哪些,我知道在世界上一些地方,行刑方式有亂石砸死、公開槍決等等,而我們習慣於視之為「不同的法律文化」,引之為「法律趣談」,總之我們是不習慣於對別人的事情「說三道四」的,是習慣於「尊重各國人民的選擇」的。

  我相信圍繞薩達姆等人的絞刑,人們表達的人道主義和法律思考都是真誠的,但我尤其希望這種拋開伊拉克法律而訴諸「人類正義」的思維能夠堅持下去,而不要成為為薩達姆之類屠夫開行的「人道專列」。
  
2007.1.17

——作者博客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王篤若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