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人物 > 正文

寒山:王容芬,一個中國人應該知道的名字

我們在上次節目中介紹了最近北京師範大學附中90周年校慶時,當年紅衛兵代表宋彬彬被校方當作「知名校友」,但受到社會輿論的廣泛譴責。這起和文革歷史有關的風波尚未平息,幾天前,一個和宋彬彬同輩的女性又向胡錦濤致信,從宋彬彬這個文革紅人仍然被授予如此榮譽說到文革的清理,提出了要從法律角度審理和文革有關的歷史問題。

信中說:

「到今年6月,文革就42年了,這個歷史大案該了結了。不了了之,後患無窮。貴黨真要促進改革開放,就當以史為鑒,與時俱進,尊重百姓人權,摒棄暴力路線,徹底否定毛澤東思想,接受《國際刑事法院羅馬規約》,設立反人類罪法庭,宣布紅衛兵為反人類暴力組織,將文革罪犯及頂風作案復辟文革的現行反人類罪犯押上法庭,繩之以法。只有這樣,才能告慰文革死者,取信於民,建立和諧社會,推進改革開放。」

從反人類罪的角度來看文革並要求實現相應的法律正義,這是至今為止對文革最激烈和徹底的否定。雖然很少有人相信這封信會打動像胡錦濤這樣麻木不仁、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鐘的人,從而對文革作徹底的清理,但這樣的言論日積月累,不但地發表出來,一定會逐漸滲入到民族的歷史意識中,從而在不遠的將來導致對文革評價的真正的突破。

這封信的作者叫王容芬。41年前,她的另一封致毛澤東的信震撼了北京,也給她自己帶來了20多年的牢獄之災。1966年,王容芬19歲,是北京外國語學院東歐語系德語專業四年級學生。對德國歷史和文化的學習或許給她判斷文化大革命提供了某種參照,毛澤東希特勒,納粹和紅衛兵是那麼相似。那年9月她寄了一封信給毛,批判文化大革命,一針見血地說「文化大革命不是一場群眾運動,是一個人在用槍杆子運動群眾。」她還質問毛澤東到底要把中國引向何處。對文革的徹底否定導致王容芬決定割斷和這個體制的組織聯繫,她在信的結尾鄭重聲明「從即日起退出中國共產主義青年團。」

寫完這封信後,正是毛澤東接見紅衛兵的時候。王容芬聽了林彪在和毛一起接見紅衛兵時的講話,覺得眼前發生的這一切「和希特勒沒什麼區別……這個國家完了!這世界太臟,不能再活下去!」她義無反顧,要「把想說的話說出來!」於是她寫好信,貼好郵票,在棋盤街郵局發出。納粹德國當年秘密反抗希特勒的青年學生都被處死,她也完全明白這封信會給自己帶來什麼樣的命運,於是她到王府井藥店,買了四瓶敵敵畏喝了下去,要以死來和這個專政暴虐的政權抗爭。
但王容芬沒有死成,於是被捕受刑,在關押了10年後又被判無期徒刑,直到1979年才被釋放。從19歲進監獄到33歲出獄,王容芬在毛澤東的監獄熬過了她的青春歲月。

出獄後,她沒有消沉,重新撿起了德文專業,成為翻譯德國著名思想家馬克斯.韋伯的專家,有多種譯著問世,為中國知識份子提供了抗衡極權主義的思想武器。

但是王容芬從來沒有忘記文革。她對文革的記憶因為個人的受迫害而更加刻骨銘心。

當然玩世不恭的人們,尤其是那些仍然號稱崇拜毛澤東的人會說她對文革念念不忘是出於小知識份子在大革命中的個人恩怨。但是絕大多數中國人遲早會看到正是無數這樣的個人恩怨,匯合成言論和思想的洪流,最終會衝垮官方對文革歷史設下的重重障礙,把毛澤東送上歷史的審判台。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岩 來源:RFA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