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大陸 > 正文

高檔煙為送禮專用成公開秘密 大陸市場逐年擴大

網民發現周久耕抽的是高價煙。(資料圖片)

  瘋狂的高檔煙


  南京市江寧區房產管理局局長周久耕做夢也不會想到,習慣性放在手邊的一盒煙卻成為他去職並被調查的導火索。

  12月28日,因擅自對媒體發表不當言論,並且存在用公款購買高檔香煙的奢侈消費行為,江寧區委經研究決定免去周久耕房產管理局局長職務。對網上反映的其他問題,紀檢部門正在進一步調查之中。一盒煙斷送了周久耕的仕途。

  這盒煙為何會有如此大的威力?

  高檔煙市場擴大

  雖然國家煙草專賣局一直反對「兩高」:高價與高檔包裝。但事實上,高檔煙消費已經形成一個市場。

  從去年1月1日起,國家煙草專賣局對原來捲煙價類劃分標準進行了調整,如原來不含稅調撥價50元以上是一類煙,現提高到每條100元以上。

  目前根據市場的認可程度,一般將行業內的一類煙定位為高檔煙,從而湧現出許多每條調撥價格過100元、零售價格在200元以上的捲煙產品,並且在一類煙中的比重不斷加大,新的市場開始形成。

  「但實際上,高檔煙的市場是2004年才正式啟動的,之前都是很少量地出產,而且也沒有形成一個高檔煙的市場。」廣東一位煙草公司的負責人在接受《第一財經日報》採訪時表示。

  上述負責人進一步表示,高檔煙的生產歷史可以追溯到50年前的上海煙草集團生產的「熊貓」特供煙,「不過當時限於國內經濟發展狀況和消費水平,高檔煙一直有價無市。」

  雲南煙草部門的一份統計資料顯示,自2004年4月份「熊貓」上市後,相繼有常德捲煙廠的「鑽石芙蓉王」、武煙集團的「黃鶴樓1916」、長沙捲煙廠的「特製珍品白沙」等牌號高檔捲煙上市。當時,高檔煙市場容量在1萬箱左右,雖然市場較小但增長速度較快。

  目前 「熊貓」煙是超高檔捲煙市場中銷量最大的品牌,約佔該價位段60%的市場份額。

  「就比如『黃鶴樓1916』每年也就生產2000箱的樣子,每條目前能賣到1800元,不過在正常的渠道很難買到。」上述廣東煙草公司的負責人進一步表示。

  不僅在國內,我國加入WTO和簽署《世界煙草控制框架公約》後,菲·莫公司憑其「萬寶路」、「Benson & Hedges」等品牌也相繼進入了中國,這兩大品牌佔有美國捲煙市場約48%的份額。

  「中高檔捲煙的銷售比重逐年增加,低檔捲煙的銷售比重呈下降趨勢。」重慶一家煙草公司的內部人士也表示。

  上述重慶煙草公司內部人士進一步表示:「比如『冬蟲夏草』,這是內蒙古昆明煙草公司的頂尖產品,自2000年推出後,一直採取『飢餓』銷售,提高該產品市場緊俏感的銷售策略,使零售價格保持在1000元左右。目前銷量不大(500箱左右),但每年保持100多箱的增長態勢。」

  國家煙草專賣局財務司的公開報表也顯示,2005年工業一類捲煙產銷量只佔到總產銷量8.5%,但卻貢獻了28%的銷售收入和36%的稅利。

  公開的秘密

  公開資料顯示,2005年全行業共生產一類捲煙牌號65個,產量323萬箱,銷量由2002年240萬箱增長到2005年330萬箱,保持年均 30萬箱的增長量和12.5%的增長率,這反映市場對一類煙的需求比較旺盛。一類煙在華東、華南市場的銷量較大,華中、西南市場次之,其他市場較少。

  「這兩年也都是在穩步增長,但是銷售的區域並沒有什麼大的改變。」國家煙草專賣局的一位專家表示。

  國家煙草專賣局的資料也顯示,京、津、滬三個直轄市,江浙地區和廣東省等沿海發達地區是超高檔捲煙主要銷售市場,一些人口大省和經濟快速發展地區也是超高檔煙主銷市場之一,如四川、內蒙古、山東等市場。

  「超高檔煙市場分布的另一特點是在某一地區的銷量主要集中在該地區的政治、經濟和文化中心,如各省的省會城市是超高檔煙的主要銷售地。」上述國家煙草專賣局的專家進一步表示。

  中國社科院工業經濟研究所也做過一個調查統計,超高檔煙的消費人群的消費動機是通過捲煙消費檔次的高低來體現身份、地位的特殊性。

  「但這些人也不是自己花錢去買這些天價煙,以送禮者居多。」中國社科院工業經濟研究所的一位專家表示。

  降價之難

  目前國家煙草專賣局首先要應對的是,從2009年1月起,《煙草控制框架公約》中關於捲煙包裝「健康警語的面積不應少於主要可見部分的30%」的規定開始實行。

  北京大學中國經濟中心副主任李玲所作的「中國吸煙成本的估算」的研究顯示,以2005年的數據來計算,吸煙導致疾病的直接成本和間接成本總和為 2275.48億至2870.71億元之間。而2005年煙草工商稅收合計約為2000多億元,煙草致病的經濟成本已經抵消了煙草利稅收益。

  但實際上,今年煙草貢獻給國家的稅收估計會達到4000億元,去年為3600億元。貴州中煙公司的一位人士表示。

  中國社科院財貿所研究員何振一表示:「煙草和能源行業,一直是我國稅收的兩大命脈和支柱。」

  陳樹勛的觀點是,整個煙草行業擁有5000億元資產、6000萬從業人員,每年給國家貢獻近十分之一的財政收入。

  因此,對於煙草,特別是利潤極高的高檔煙來說,這是一塊稅收很重要的來源,「比如『黃鶴樓1916』,儘管煙絲質量好,焦油含量非常低,而且是純手工製作,但僅有這些,仍然只是占其成本的一半都不到。」上述社科院工業經濟研究所的專家進一步表示。

  但是對於煙草的價格,國家煙草專賣局表示,他們目前正配合國家稅務總局、財政部研究捲煙計稅基價和稅收政策的調整方案。由於方案的複雜性,最後出台還需要一段時間,但可以肯定,捲煙計稅基價調整後捲煙稅率會相應提高,捲煙價格也將提高。

  不過,由於煙草的複雜性,以及國家和地方的利益,高檔煙的價格要降下來似乎很難。因為高價與高檔包裝的利潤來源不僅在於國家的稅收,還有一部分是地方的財政支柱。



  高檔煙的消費群體

  在上個月南非舉行的世界衛生組織《煙草控制框架公約》(Framework Convention on Tobacco Control)第三次締約方會議上,通過了約束煙草的三條實施準則:

  一、在制定和實施煙草控制方面的公共衛生政策時,應防止其受煙草業的商業和其他既得利益的影響。

  二、 盛裝煙草製品的各個包裝,均應標有說明吸煙危害的健康警示,警示應該大而明確、清晰、醒目,宜佔主要可見區域的30%至50%。

  三、廣泛禁止所有的煙草广告、促銷和贊助。

  值得注意的是,中國作為締約方,也由衛生部牽頭組團參加了本次會議。並同意了這三條準則。

  但是,這三項準則如何實行成了很多人關注的問題,中國實施煙草專賣制度,每年的稅收可以達到近4000億元,官方的解釋是,不僅給國家貢獻了稅收,而且解決了一部分農民的就業。「在煙區現在煙農的收入,普遍要比傳統農業的收入高得多。」國家煙草專賣局如此解釋。

  有一個關鍵的問題是,因吸食煙草增加得癌症等各種疾病的幾率而產生的醫療費用(包括主動吸煙和被動吸煙)以遠超稅收繳納的額度。當然,根據業內的普遍認識,這一醫療費用僅僅是吸煙者和被動吸煙者所支付的健康成本的一部分。

  這一部分是否也由國家來承擔便成了一個疑問,取之於民、用之於民是國家相關稅收政策的一個主基調,但事實上,關於吸煙帶來的健康成本,卻是一個諱莫如深的話題。

  自然,基於這一認識,一些公司開發的高檔煙便緊俏於市場,美其名曰:含焦油量低、環保、對人類的危害並不像普通煙那麼大等一系列理由。

  然而,這一部分高檔煙儘管掛著一堆的理由,但是消費的人群卻已成為一個公開的秘密,「真正消費這些煙的,決不會自己掏腰包。」這是大家一個普遍的認識。

  而中國自2003年加入《煙草控制框架公約》以來,捲煙生產和銷售量完全沒有受影響,年年都是穩步上升的。

  並且,根據官方的資料,高檔煙的銷量穩步提高,基於這種判斷,高檔煙可以被稱為「特殊群體煙」,而進一步驗證中國的特殊群體正在擴大。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來源:東方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