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言論 > 正文

做「反對派」怎麼了? 對徐友漁致詞內容置疑

劉自立:做「反對派」怎麼了?——對徐友漁致詞內容的一種置疑

文章摘要: 在權利結合金錢的基本政治E7構里,任何貪墨的被揭露和所謂其"失敗",恰好是人們期待的所在。反之,沒其"挫折""失敗",反倒是他們彈冠相慶而民眾訴求 無解:上訪,劫難,無權,悲苦不絕——這是明顯的道理——如果你認可體制性腐敗的話——不變體制的政權和不變人頭的政治,你如何從他們的人頭和政治中看到 任何希望?
 
作者 : 劉自立,
 
發表時間:3/18/2009


友漁先生代人接受了某個獎項以後,說——


"人們注意到了《零八憲章》和《七七憲章》在基本精神方面的一致。是的,我們從上世紀70年代捷克斯洛伐克的《七七 憲章》運動和瓦茨拉夫*哈維爾以及其他作家的著作中得到了激勵和啟示。兩個憲章的一致之處來源於兩個國家處於相同類型的專斷權力和意識形態的統治之下,相 似的社會生活氛圍和道德狀況--不講真話和不追求正義,也來源於相同的履行國際公約、保護人權的義務和壓力。"


同意。


"和《七七憲章》一樣,《零八憲章》在後極權時代提倡一種積極的公民意識、公民道德和公民責任,我們堅持,保障公民 的自由、尊嚴和權利是政府的首要責任,如果政府沒有盡到這種責任,甚至一貫地、制度性地侵犯和損害公民的自由、尊嚴和權利,那麼每個人都應該說出自己的真 實想法,努力改變現狀,而不能甘於生活在恐懼和冷漠之中,滿足於自保和自利。"


有限反對。"每個人"是什麼?一般而言,每個人要爭取說話的權利的前提,不該是一種自由意志,自由思想,而是要建立 言論自由的載體也就是制度。此前,"每個人",是沒有政治保護的個人——也就是阿倫特所謂只受抽象人權概念關注的、純粹意義上的、無群社保護的虛妄人權 ——這個"每個人",只是一種虛以委蛇的假設,不是嚴格意義上的自由民主訴求和權利載體。所以哲學家友=E 6不知是忽略之,還是故意迴避之。


一般意義的訴求,等於廢話和奢談。


"和《七七憲章》一樣,《零八憲章》不是政治反對派的宣言,我們既有批判精神,更有建設性態度,我們關注公民社會在 中國的發育,我們的理想和目標是一個健全的社會,我們擯棄傳統政治思維中著眼於改變政權更換掌權者的做法。我們極盡全力爭取與政府對話,在這方面,等待 和勸戒是必要的,我們既不缺乏勇氣,也不缺乏耐心。"


嚴重反對。......"不是政治反對派的宣言"、"我們擯棄傳統政治思維中著眼於改變政權和更換掌權者的做法。" 這句話是一種奇談。歷史上有什麼革命和改革是不觸動權貴集團利益的行為思想?即便是商鞅,荊公之變,張居正之改,也要觸及權貴集團利益;西方革命更是推翻 制度之舉。不改變政權說,是以何種前提為其設置?你肯定其政權是什麼性質?是極權還是專制——"不改變",就是不觸動極權,也不觸動專制?專制與極權與你 共舞——這是唐詰哥德、還是同一個夢想?是抱殘守缺,還是吞金自殘?不"更換"之,你處在什麼地位?草民處在什麼地位?奧巴馬況且要更換布希,鄧小平尚且 要更換華氏,你可以在不更換下操作什麼東西?你受到何種許諾?世界歷史上有哪一個先例是這樣 "不更換"的?除非他們是赫魯曉夫或者戈爾巴喬夫?他們如若這 樣,也要更換共產黨體制——也就是政權——不更換,如何操作?


中國歷史沒有民主——而西方自蘇格拉底以來,看反對派為家常便飯——反黨,更是美國社會之常態;反民主黨或者共和 黨,有人說你反黨反革命,顛覆政府嗎?做反對派了不得,千萬勿動此念,這是一種中國政治,中國眼光——清憲時期,汪大燮就告知慈禧不可學英憲,因為有反對 派,有亂黨——徐君知廣,卻不知此理乎!做反對派,是未來中國人唯一的政道正統,是唯一民主操作之規則。你現在先把這個前提抹去,居心叵測啊!


"發表《零八憲章》的意圖和目的是尋求和解與共識,而不是製造對抗。中國的無權者在爭取權利的時候,並不把掌權者的任何失敗和挫折都當成自己的勝利, 憲章簽署者的道德感和責任心遠遠高於現在的掌權者、過去的革命者。自古以來,中國想掌權的人都把對社會的損害當成對現存政權的削弱和損 害,他們以製造動亂、衝突和仇恨來到達自己的目的。簽署憲章表明我們與那種做法格格E4入,因為損害社會就是損害我們自己。儘管憲章的簽署者受到了騷擾、威 脅和壓制,但我們決不會放棄理性與和平的行為方式。"


嚴重反對。"並不把掌權者的任何失敗和挫折都當成自己的勝利"。在權利結合金錢的基本政治結構里,任何貪墨的被揭露 和所謂其"失敗",恰好是人們期待的所在。反之,沒其"挫折""失敗",反倒是他們彈冠相慶而民眾訴求無解:上訪,劫難,無權,悲苦不絕——這是明顯的道 理——如果你認可體制性腐敗的話——不變體制的政權和不變人頭的政治,你如何從他們的人頭和政治中看到任何希望?說說看?


這裡偷梁換柱的是,所謂中國毛式革命,確實是"以製造動亂、衝突和仇恨來到達自己的目的。簽署憲章表明我們與那種做 法格格不入,因為損害社會就是損害我們自己。"但是這並不等於說他們現在沒有"製造動亂、衝突和仇恨";只是他們以秩序守護者和利益堅持者的統治者身份, 繼續製造這種國家恐怖,製造對於失地農民,失業者和全部國人的"衝突和仇恨"——他們本著革命是反動的、反對對於秩序的改革,來修正他們前此的革命主題 ——他們現在反過來,成為革命之敵——這就是他們要維護秩序,反對革命,爭取最大的"勝利"。所以,徐君在此不要把這些前提簡單化為秩序第一主義,而罔顧 其秩序合法性。


"中國人從100多年前就開始追求憲政民主的目標,但是,由於中國的政治文化傳統缺乏自由元素,由於內憂外患不斷,由於主要的政治派別和政治力量習慣於以武力而不是協商和妥協解決問題,我們的成就少於挫折、失敗與倒退。現在,中國的憲政民主事業面臨新的、複雜的局勢。"
一半反對。簡單而言,國民革命並未完全取消民主(就是多少的問題)——毛革命,取消民主——後極權繼續肯定毛式正統 ----所以,問題不在國民革命和慈禧憲章之過,而在極權之過。這是不容混淆的事實。用慈禧憲政反對國民革命,本身就是錯置前提,忽悠國民,造成現政權可 以憲政,不可=E 4革命之根據——其實,這個東西既不要革命,也不要憲政。


"斯大林主義沒有壽終正寢,它企圖利用市場經濟來延續生命,二者的結合在新的歷史條件下形成一個怪胎,全世界的資本都在為它輸血。不少人——既有中國人,也有外國人——把GDP數字等同於政治權力的合法性。"


基本同意。"二者的結合在新的歷史條件下形成一個怪胎,全世界的資本都在為它輸血。"所以,他的"失敗"就是全世界 不給他輸血——這是他們做夢也不想看到的事情——也和徐君前此觀點自相矛盾;那樣,他們就既"挫折"也"失敗"了。這就是前哲所謂:"貿易與死亡歡樂共舞 "(阿倫特)。
(《自由聖火》首發 轉載請註明出處並保持完整)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王篤若 來源:劉自立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