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體育 > 正文

沈足退役老將聯名喊冤: 不賭球從哪裡來的收入


尤可為也曾為養老保險發愁

  足球項目似乎已成被人唾棄的「不光彩」行當,但很少有人想到,為數眾多的足球教練、運動員居然與艾冬梅、鄒春蘭一樣均屬求告無門的社會弱勢群體,連目前被媒體爆炒的尤可為居然也為養老保險犯愁!近幾年,10多名老沈足退役球員為自身的養老保險、人事編製問題四處奔走求助,但這一歷史遺留問題至今未得到妥善解決,這一群體中包括許多為遼瀋球迷熟知的名字:尤可為、陳波、王廣寧……記者輾轉走近這些可憐的「球員」,從他們那裡記者看到了他們的無知、無奈和後半生的凄慘。在不健全的保障體系下,一些球員選擇了走捷徑,可悲的是,他們選擇的並非通向致富的陽光大道,而是一條不歸路。

  「我們這撥球員中,不少人現在都不敢出頭露面,怕被人懷疑參與賭球,其實我覺得沒有什麼可怕的,我們承認賭球,不賭球我們哪來的收入啊?賭球分兩種,一種是那些以賭球賺取暴利的人,還有一種就像我們這些人,我們稍微有點辦法,誰想去賭?」

  ——被訪沈足退役老隊員的自白

  「全民固定工人編製」無辜消失

  說來話長,這一事件要追溯到1992年。1992年,國家推出一系列相關政策,要求對退役運動員的工作問題予以妥善安置,當時,一批老沈足球員紛紛退役,對這一文件的出台與實際內容並不知情。到了2004年,國家又出台一新政策,規定對尚未解決自身後顧之憂的退役運動員在資金上給予一次性補償,這其中主要涉及的是養老保險與醫療保險兩大塊。

  按常規,若由單位為員工辦保險,員工首先要擁有所在單位的正式勞動編製,而包括尤可為在內的一大批沈足老將發現,自己為瀋陽足球效力半生,沒想到退役後自己的「編製」卻沒了!

  老瀋陽隊當年將球員的人事關係落在「五里河體育場」,在尤可為等球員的人事檔案上,白紙黑字寫著「全民固定工人編製」,另外還有可以「轉干」的補充說明。由於不知情,有關方面當時也未及時告知退役球員,這批沈足老將退役後就「自謀生路」了,他們的檔案後被轉到人才中心,個別退役球員的檔案甚至自己保管,這是完全不符合檔案管理的有關規定的。

  由於國內足壇生存環境日益惡劣,這批退役球員平均年齡已過40歲,拖家帶口,生活負擔漸重,像尤可為這樣能在圈內立足的終究是少數。最開始,是零星退役球員找相關部門交涉,希望給安置工作、辦理保險,到最後,境況類似的10多名球員集體上訪,「1992年國家出台退役運動員安置保障文件時,還是計劃經濟時代,我們根本看不到文件,那些負責人為什麼不告訴我們?現在不給我們安排工作也可以,但養老保險得給我們辦啊!為什麼未經我們同意,就把我們的檔案轉到人才中心,我們的編製哪兒去了?」一位老球員這樣告訴記者。

  由於時間久遠,這批球員的原所在單位、當時負責領導均發生重大改變。原五里河體育場被拆後,如今遷至瀋陽渾河南岸,改名為「奧體中心」,並委託一公司代辦對外業務。過去的五里河體育場場長與市足協領導均已退休,讓現在已變更名號的新單位負責,該事件的來龍去脈已很難說得清,繼任領導也不敢輕易拍這個板。

  這批沈足退役球員也曾找過去的老領導面對面談過,但雙方意見相左、言辭不和,險些爆發口角,本來是想心平氣和地坐下來談問題,結果卻不歡而散。

  尤可為們

  養老保險最多9萬元

  經多次協商,有關方面答應為這批退役老將補交養老保險,依據運動成績、工齡等相關標準一次性撥發補充金,上限不超過9萬元,最低的只有1500元,尤可為也在補辦養老保險的沈足球員名單中,但他本人並未露面,是託人代辦的。

  有關方面答應給沈足退役運動員補交養老保險,並付諸落實,這本來是雙方皆大歡喜的結局,但新問題又出現了。「我1986年就開始在瀋陽隊踢球了,現在是答應給我一次性補償8萬多元,但這點錢只夠交我從1992年到現在的養老保險,我以後咋辦呢?如果自己交,算上滯納金等,最少要交十幾萬元,以我目前的狀況,我到哪兒籌這筆巨款去?如果相關部門能代交養老保險,我現在寧可不要這筆錢!」前國青門將李翰博抱怨道。需要說明的是,這筆補償金僅針對養老保險,至於退役球員的醫療保險所須款項如何籌劃,至今仍無著落。

  另外,沈足退役運動員普遍認為補償金的發放不夠公平,有的球員當年不過是替補,沒打幾場主力,但領補償金時卻一分不少,「我們也不是說非要有關方面一次性給多少錢,但補償金上限不到9萬元,是不是少了點?人家天津那邊給像我們這樣的退役老運動員一次性補償20多萬元呢,我們不要那麼多,給15萬元不過分吧?我們的青春歲月都搭給瀋陽隊了,現在退下來上有老、下有小,很多人沒工作、沒保障,還一身傷病,多給我們點補償,也是情理中的事啊!」

  到目前為止,絕大部分人已領走了補償金,但有四五人還在等待,最初發放補償金時,許多人不肯領,只有幾個隊員率先領走了,「現在看,那幾個人還真聰明。有個球員正缺一筆錢做生意,正好拿這幾萬元補窟窿,後來一查,上邊還給『算』多了,但已經要不回來。我們這些後領的,反倒不如他多,這叫人哪兒說理去啊!」

  儘管沈足退役老將均希望有關方面妥善解決自己的退役保障,但落實到具體行動中卻難一致。有的球員已在體育系統工作,不願為此事與相關領導撕破麵皮,有的球員怕當「出頭鳥」,有的球員僅抱著「得點是點」的僥倖心態……由於各懷心事,對外就很難統一口徑說話。

  而有關方面處理此類問題也有「難言之隱」。雖然國家出台了相關政策,但具體解決這些棘手的歷史遺留問題實在是耗神費力,也很難以統一的標準予以高效處理。老沈足成績一般,歷史最好成績僅為聯賽第8名,若對這些球員的退役保障按「天津模式」一併解決,其他項目為數眾多的亞洲冠軍、世界前三名選手又該怎麼算?

  對這一現實難題,沈足退役球員也有所考慮,「如果單指望市體育局出錢,那肯定解決不了問題。但現在有體育彩票啊,哪怕分出一點資金,我們的事就好辦多了,辦法不是沒有,就看有關部門是否重視了。」

  「希望之星」

  朋友聚會喝不起啤酒

  不少人以為足球運動員都是收入豐厚、出手豪闊,實際情況完全不是這樣。以這些沈足退役老將為例,一些人已跌進社會「貧困階層」,其中一位球員,當年曾是高豐文麾下的鋒線大將,被視為中國足球的「希望之星」,但就是這樣一名潛質不俗的優秀球員,退役後的慘淡生活令熟悉他的人傷感不已。

  他的隊友說,這名球員的母親十幾年癱瘓在床無錢治病,孩子尚小、愛人下崗,這麼多年,他幾乎沒換過新衣裳,一條舊皮褲子穿得時間太長,有的地方都快磨爛了。他騎一輛老舊的摩托車,為省錢,用的汽油都是最便宜的,平時與隊內的老弟兄喝酒,知道大家手頭都不寬裕,怕哥們花錢,不敢點啤酒,只要價錢便宜還不好喝的「地瓜燒」……

  在沈足退役老將集體維權的名單中,也有他的名字。他由於退役早,發現問題早,因此與有關方面就球員退役保障的溝通交涉自然也早於其他隊友,有一次,他甚至背著自己癱瘓的老娘求有關方面網開一面,說到動情處,竟「淚雨」紛飛!

  「我們這撥球員中,不少人現在都不敢出頭露面,怕被人懷疑參與賭球,其實我覺得沒有什麼可怕的,我們承認賭球,不賭球我們哪來的收入啊?」言及自身這些年的遭遇和現在的掃黑環境,沈足老將們嘆聲連連,「賭球分兩種,一種是那些以賭球賺取暴利的人,還有一種就像我們這些人,我們稍微有點辦法,誰想去賭?」

  一些遼瀋老球員平時無事,有時聚在一處踢場球,自己內部成立個「1972俱樂部」,作為對昔日輝煌時光的感傷緬懷。足球曾是他們的理想、他們的依託、也被他們中的很多人視為人生的歸宿,但他們深愛的足球最終留給他們的,卻是恥辱、沉痛與無法言表、不敢觸碰,至今仍在流血的不愈創傷!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紫薇 來源:東方早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體育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