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大陸 > 正文

直播「常德搶屍案」內幕大起底

  

法院自曝內幕

  79歲老人自縊身亡及隨後「搶屍」事件背後,是以「維穩」為名,桃源縣委縣政府和公、檢、法協調一致主導的破產案

   79歲的老人李連枝被發現懸掛在門樑上,脖子上勒著一紅一灰兩條圍巾。親人們趕到時,老人已氣絕,身體尚有餘溫。這是2010年11月19日,晚19時。

  家人無法接受老人意外去世的事實——老人一直生活平靜,去世前幾個小時還在廚房忙碌:廚房桌上,擺放著兩碗剛切好的新鮮豬肝和豆角。

  兩小時後,老人居住的湖南省常德市武陵區茉莉村,突然湧入近百名身份不明的男子。四名男子闖入李連枝遺體停放的卧室,各自掀起床單一角,將老人遺體運出屋內,裝到一輛麵包車上拉走。

  當晚,網友在微博直播這一「搶屍」事件,引起強烈反響。79歲的老人本應頤養天年,為何弔死於樑上?老人死後,當地為何要強行搶走屍體?

  本刊記者了解到,李連枝生前曾多次到常德市桃源縣某縣委領導家中,反映自己被捕的兒子熊劍平的遭遇,並曾被當地監視;而常德方面事後發布新聞通稿稱,李連枝系「自縊死亡」,並強調,「極少數別有用心的人,揚言要抬屍鬧事」 ,「為了維護公共秩序」「在武陵區黨委、政府、社區工作人員及公安警察配合下,(將)屍體送往殯儀館」。

  種種跡象顯示,這起79歲老人自縊身亡及隨後的「搶屍」事件,最終指向一起被媒體稱為「湖南第一破」的蹊蹺破產案。被「搶屍」老人的兒子熊劍平旗下的企業——桃源縣共同創業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下稱共創公司),於2009年6月被地方法院裁定破產;熊劍平也於2009年8月因涉嫌騙取銀行貸款被批捕,隨後身陷囹圄。

  此後一年多時間裡,熊家人一直四處申訴,引發媒體廣泛報道,並為多名湖南省人大常委會委員關注。2010年9月,在湖南省人大和省高級法院的介入下,常德市方面啟動對該破產案的重新清算,力圖實現「案外協調」。正當此時,看守所中的熊劍平,卻接到了母親自縊身亡並被「搶屍」的消息。

  以「維穩」的名義

  去桃源縣投資前,商人熊劍平已在常德市成功開發過一條步行街,積累起商業信譽和實力。

  2003年,常德市下轄六區縣紛紛動工修建步行街,熊劍平也於當年底在桃源縣出手,以3000多萬元的價格,拿下縣城中心的一塊地。按規劃,熊將出資在此建起一條608米長、擁有10萬平方米商鋪和住宅的桃花源商業步行街。建成後,這將是桃源縣新商業地標和形象工程。保守估計,這個項目將能給熊建平帶來約七八千萬元的收益。

  熊劍平遭遇的一個難題是政府騰地:這是一片舊城區,政府雖然已掛牌出讓,但是拆遷工作還遠未完成。拆遷啟動之初,湖南「嘉禾拆遷事件」餘波未消,桃源當地進行的拆遷因此進展緩慢。據合同約定,桃源當地應於2006年10月18日前完成拆遷騰地任務,但實際直到2007年9月才基本完成。等最後一戶和政府簽訂完拆遷補償協議,已近2007年底。

  由於拆遷補償問題,該區域居民不斷上訪,一直被桃源當地視為「不穩定因素」。2006年2月15日,步行街項目正式奠基開工。2007年1月 10日,步行街開盤。432戶購房戶交付預售款達7000餘萬元,但至同年5月30日,合同約定的交房時間,工程仍未完工。隨即,對延期交房表示不滿的購房戶也加入了上訪的隊伍。

  按照熊劍平方面的說法,延期交房既緣於政府延期交地,也與企業資金鏈緊張有關。2007年下半年,央行緊縮銀根,共創公司的一筆8000多萬元的銀行貸款未能如期到賬,步行街項目建設節奏減緩。

  2007年底,桃源縣委縣政府領導班子換屆。春節之後,當地開始傳說開發商攜款潛逃,部分購房戶收到簡訊稱:共創公司資不抵債,即將破產,請所有購房戶去縣政府問清楚。

  2008年7月1日,常德市氣溫高達40攝氏度,數百名桃花源商業步行街的拆遷戶和購房戶集體到常德市政府門口上訪。此時,北京奧運會臨近,桃源縣一位副縣級幹部向訪民們承諾:「國慶交房,年底開街。」訪民們這才散去。

  令購房戶和開發商都未想到的是,正是在此前後,桃源縣已召開縣委常委擴大會議,做出重大決定:推進共創公司破產。

  一份來自桃源縣法院的內部報告,提及共創公司破產前的背景:「為防止群體性涉穩事件的發生,桃源縣委多次召開常委會專題研究步行街問題」,「先後提出了穩盤、保盤、救盤方案,並安排了財政資金準備間接救盤」,而由於購房戶們不願提出破產申請,遂由桃源縣城市建設投資開發有限公司(下稱城投公司) 作為申請人,向法院提出共創公司破產的申請。

  對於桃源縣提出的「維穩形勢嚴峻,不得不破產」一說,共創公司方面表示異議。他們認為:縣委、縣政府所說的「不穩」,實際是「長達六年之久不滿縣委縣政府拆遷安置補償政策的拆遷戶」的上訪行為。「縣委政府將此『不穩』,扣到無辜的開發商頭上,實際是為轉嫁矛盾!」

  破產案蹊蹺

  城投公司是桃源縣一家全資國企,負責桃源城建的重點項目,董事長由縣政府常務副縣長兼任。2008年6月12日,城投公司向桃源縣法院提出申請共創公司破產。桃源縣法院做出的民事裁定書顯示:共創公司先後三次向城投公司借款共計605萬元,未到期償還。

  共創公司則強調,城投公司同樣欠有共創公司的債務,包括:保證金100萬元、少交付1.64畝土地折價195萬元、代安置兩個拆遷戶545萬元,以及未能按時交地的違約金506萬元。這些費用加起來,甚至遠高於城投公司主張的這部分債務。

  一份由中國法學會旗下的中國法律諮詢中心出具的法律意見書認為:城投公司對共創公司的債權不真實,而且此前沒有向共創公司提出過清償債務要求,且沒有確權,不具有申請共創公司破產清算的主體資格。

  而據共創公司法定代表人石冰介紹,破產案啟動前夕,步行街的開發時間還剩18個月,共創公司團隊已完成工程總量的90%,並借到一筆3000萬元的款項,足以完成後續建設。破產啟動前,共創公司賬上還有1000多萬元的資金,足以償還城投公司主張的債務。

  統計顯示,共創公司此時資產大於負債近2000萬元,並非資不抵債、必須破產。但桃源縣法院仍然於當年7月15日受理了此案。

  共創公司在遭遇「被破產」之前,由桃源縣主動牽線搭橋,借得一筆3000萬元借款。桃源縣法院的一份內部報告,揭示了這筆3000萬元借款的真相:錢來自桃源縣政府財政,卻假借中間人之手,借給共創公司。

  本刊記者看到的資料顯示:2008年1月,步行街項目停工後,桃源縣就有由縣財政直接注資建設的想法,但「由財政直接注資,與財金紀律不符」,只得另闢蹊徑。

  2008年4月14日,桃源縣委對步行街工程定調:「政府間接救盤,財政委託藉資,中介規範運作」。實際操作辦法是:由桃園縣政府財政出資,由中間人——雲南金大典當投資公司老闆剪天成出面,借給共創公司。資料顯示,桃源縣國有資產投資經營有限公司支付了3000萬元,由剪天成作為中介,轉到共創公司賬上。上述舉措,被桃源縣方面稱之為「全封閉操作,解決步行街復工開街資金問題」。

  但在當時,熊劍平及其共創公司團隊,對此借款的真實來由尚一無所知。2008年4月,當熊飛赴雲南時,幾輛豪華大奔來機場迎接,兩排黑色西裝的工作人員夾道歡迎,使得他對剪天成的實力深信不疑——他沒有想到的是,借來的款項,竟然來自桃源縣財政。

  「只能犧牲開發商了」

  剪天成是桃源人,曾承接過桃源當地包括財政局大樓在內的諸多工程。巧合的是,幫助熊劍平牽線搭橋的那位縣領導,正是此前桃源縣財政局負責人。

  2008年4月24日,在桃源縣步行街協調指揮部領導的見證下,熊劍平與剪天成簽訂借款協議,借款月利息高達3.18%。

  協議附件顯示,桃源縣政府同意將給共創公司的稅費優惠措施等全部金額作為擔保,確保共創公司能獲得這筆借款。

  當年5月13日,借款中的首期2000萬元資金到賬。「這個時候,我們公司就活過來了」,石冰說。出人意料的是,資金到賬僅僅過了兩周,桃源縣委一位領導、商人剪天成及其代理律師,在桃源縣國稅賓館約見熊劍平。

  飯桌上,有人向熊劍平提出:共創公司已山窮水盡,熊劍平要麼拿2000萬元走人,要麼就是讓共創公司破產。熊劍平認為,開發步行街歷經數年,歷盡曲折,眼看再有幾個月就將竣工。開街出售後至少有7000萬元以上的利潤,而共創公司並未資不抵債,拿到借款後足以完成剩餘工程,遂斷然拒絕。

  幾天之後的6月11日,熊劍平被當地警方拘捕。6月12日,城投公司向法院申請共創公司破產清算。在被羈押34天後,熊劍平獲釋。

  2009年底,一位桃源當地警察在網路上匿名發帖,披露他參與抓捕熊劍平等共創公司高管的內情:2008年6月10日,公安局領導傳達了當天縣委常委擴大會議的重要指示——奧運在即,桃源步行街有不少拆遷戶、購房戶上訪,縣委決定:對步行街開發商共創公司兩名高管實施抓捕。該縣主要領導表態稱: 「為了穩定,只能犧牲開發商了!」

  知情人士告訴本刊記者,為促使共創破產,桃源縣委曾數次召開縣委常委擴大會議,公、檢、法等部門負責人列席,被要求與縣委縣政府保持高度一致。材料顯示,時任常德市主要領導亦曾就共創公司破產一案作出批示,要求桃源方面依法處置,「消除奧運維穩隱患」。

  此後,桃源縣委書記鄭弟祥在接受《瀟湘晨報》記者採訪時曾表示:步行街項目涉及四五百戶經營戶利益,已經拖延了一兩年時間,隨時會引發穩定問題。「將共創推向破產,對於我們來說也是萬般無奈。」鄭打了一個比喻:企業養了個孩子,自己養不活了,只能拿過來,政府幫你養。

  2008年7月15日,桃源縣法院正式受理桃源縣城投公司的申請,共創公司進入破產程序。在獲悉此消息後,400多名桃花源商業步行街的購房戶向湖南省委遞交彙報材料,直指桃源縣委縣政府「惡意破產」「與民爭利」,「借維穩和依法辦案之名,行破產之實」。共創公司一位員工則向媒體稱,「維穩也不能脫離法律框架,不能借維穩之名消滅企業。」

  2009年6月22日,桃源縣法院裁定共創公司破產。熊劍平和家屬由此踏上了一條漫長的申訴之路。

  2010年湖南省「兩會」期間,湖南省人大常委會委員胡肖華等13名人大代表聯名提出《關於依法迅速糾正桃源縣共創公司破產案的建議》,指出共創公司破產案中存在的程序、實體等諸多問題,建議湖南省高院立即責成桃源縣法院「自行糾正其錯誤」,「或者裁定指令其重新作出裁定」。

  同年3月,湖南省刑法學會名譽會長馬長生、刑法學會副會長蔣蘭香等六位學者赴桃源調研,隨即上書湖南省高層,直指「桃源縣個別黨政領導,未能嚴格遵守憲法和黨章關於『黨員和黨組織必須在憲法和法律的範圍內活動』的規定」。

  2010年7月,胡肖華等四名湖南省人大常委赴桃源調研共創公司破產案。在此後的彙報材料中,胡肖華這樣寫道:「共創公司破產案,是一起典型的、由桃源縣委政府精心策劃並利用法院公權力作為工具而人為製造出來的案件」,「該案的處理,基本上背離了事實和法律,其違法情形令人觸目驚心!」

  難了之局

  共創公司進入破產程序後,當地成立了破產清算組,桃源縣法院指定該清算組為破產管理人。首任破產清算組組長為桃源縣農村經營管理局局長陳躍龍,其他成員則來自政府其他科局。清算組出具的一份報告顯示:經過清查,到2008年底,共創公司資產總額約有1.74億元,而負債總額為1.54億元,資產仍然大於負債。

  該報告還稱:破產管理人決定,繼續履行向剪天成的借款合同,並繼續推進步行街的建設,預計2008年底可完成步行街的竣工驗收。到2009年6月,預購的400多購房戶中近200戶陸續入住。

  共創公司提供的數據顯示:破產裁定之後,步行街項目還剩餘有4萬到5萬平方米左右的未銷售物業,依據桃源縣物價局的認證價,步行街未銷售房產資產價值為1.79億元。按照真實的市場價,則還遠不止於此。

  一位步行街購房戶向本刊記者證實,他於2006年3月購買的商鋪每平方米6000多元,目前市價已漲到1萬元每平方米左右。共創公司方面表示,目前,若將剩餘的已建成商鋪出售,得到的資金用於償還所有債務之餘,至少還能有近1億元的利潤。由於債權人大會並未得出一致結論,囿於司法程序,這部分商鋪暫時仍無法變現成資金。

  2010年1月,桃源縣當地曾試圖組織對步行街未出售的商鋪、房屋進行拍賣。由於程序上未經債權人大會同意,遭到共創公司股東們的激烈反對,拍賣隨即被湖南省高級法院和常德市方面叫停。此後,步行街的其他鋪面再未啟動商業銷售,閑置至今。

  2010年11月23日下午,本刊記者在桃源縣桃花源商業步行街看到,這條位於縣城最中心地帶、長約600米的街道,路面和配套的雕塑、綠化工程均已完工。臨街一樓鋪面近40%已有商戶入駐,大多為服裝店,部分商戶表示自去年底就已進駐並開門營業。

  步行街商戶介紹稱,由於訴訟破產等糾紛,步行街一直未能正式開街,雖然處於城中心,但整體商業氛圍還不夠濃厚,故生意清淡。

  一位曾在桃源縣步行街協調指揮部擔任過重要職務的老幹部,事後如此回憶:「本來順理成章處理的事,弄得錯綜複雜,難以了結。好好的步行街,結果遲遲不能開街。」

  2009年7月,《人民法院報》曾以「審一破產案,救一商業街」為題,報道了共創公司破產案。報道引用桃源縣法院院長覃紅衛的表述,稱:該案是新破產法實施後,湖南常德市首例房地產公司破產案件。該案件涉及眾多購房戶、建築民工,極易引發不穩定因素,該院「貫徹執行『為大局服務,為人民司法』工作主題」,「較好平衡了各方利益」。

  而在共創公司股東們看來,共創公司破產案,只是當地政府「維穩」名義下對民企的公開搶奪。已預購步行街房產的購房戶亦在上訪材料中稱:共創公司破產案,實際上是「桃源政府請客,債權人埋單」,「說得直接點就是與民爭利」。

  2009年8月13日,在共創公司被裁定破產之後兩個月,開發商熊劍平被以涉嫌騙取銀行貸款罪批捕。此後,熊的母親李連枝老人多次前往桃源縣委書記鄭弟祥位於常德市區的家中申訴,並曾於2010年11月12日,將鄭家的玻璃門砸破。

  與此同時,共創公司破產案正在湖南省立法、司法和行政機關之間,經歷著反覆的研討、判斷。

  2010年9月,由於認為湖南省高級法院未能及時就桃源法院的破產裁定作出糾錯的意見,部分湖南省人大常委宣布,將在9月底召開的省人大常委會上,提出對湖南省高級法院的質詢案。此後,質詢案並未提上議事日程,但在湖南省人大的主持下,湖南省高級法院、常德市、桃源縣等各方彙集一起,就共創公司破產案進行專題研討。

  據接近湖南省人大的內部人士透露,目前,湖南省人大和省高級法院方面已在儘力協調共創公司破產一案,以防止出現人大代表杯葛湖南省高級法院的尷尬情形。

  11月26日,湖南省高級法院審判委員會專職委員聶敘昌向本刊記者證實:共創公司破產案目前正按照省領導「公正算賬,案外協調」的工作思路,由常德市方面組織查賬。常德方面已成立由市委巡視員牽頭的協調組,樂觀預計,將在2011年春節前完成賬務清查工作。

  聶敘昌表示:在「查賬」完成之後,如果算下來仍然是負債,說明當時的破產決定是正確的;如果算下來還有盈餘,則這個利潤應該歸開發商。

  就在該案走到啟動重勘的節點之時,2010年11月19日,熊家母親在家中意外死亡並被「搶屍」。由於網友對「搶屍」事件的網路直播,該事件隨即發酵為備受輿論關注的公共事件。而圍繞桃源共創公司破產案引發的政商博弈,亦遠未結束。

  11月22日上午9時許,李連枝老人的遺體在被奪走近60個小時後,歸還給家人。

  11月23日上午,老人遺體被送回老家─鼎城區堯天坪,舉辦喪事。

  23日下午2點,桃源縣檢察院撤銷了對熊劍平的批捕令;3點多,他回到老家,給母親磕頭、守靈,未語淚先流。

  前來做法事的一位道士帶著二胡。熊劍平觸景生情,接過二胡拉起了「二泉映月」。

  琴聲如泣如訴。一曲未終,這位48歲的中年漢子,在母親的靈柩前淚流滿面。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沈波 來源:天涯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