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文集 > 正文

「新拆遷條例」是風箱裡面的老鼠

 被稱為「新拆遷條例」的《國有土地上房屋徵收與補償條例》,15日公布第二稿,再次公開徵求意見。與舊的拆遷條例相比,新條例有不少進步,比如擬取消「行政強拆」,引入司法力量制衡;明確拆遷補償標準,不讓為公共利益作貢獻的人吃虧;嚴禁暴力搬遷,造成損失要依法追責等。
    
     補償過低是拆遷糾紛發生的主要原因。2003年以來相關事件的矛盾焦點是,征地拆遷者和被征地拆遷戶之間對補償費數額的爭議,即使有些案件有著其他焦點,但是最終還是落實於補償費數額,其他事項上,被拆遷戶沒有說話的餘地。因為建設發展已經成為不可抵抗的道理,從大局出發,沒有人敢說不。所以一旦遇上拆遷,被拆遷戶除了補償費數額還有些要求和爭議外,其他的例如有沒有必要立項,是否符合規劃,拆遷是否合法基本沒有多大異議。 ( )

    
    在城市化發展歷史中,可以看到至少在早期城裡人喜歡被拆遷,因為獲得補償很高,深圳甚至出現了被拆遷億元戶;城鄉結合部的農民最抗拒拆遷,是因為補償過低。
    
    次要的原因是拆遷部門的強拆。幾年前,我曾寫了《拆遷部門不要當打手》一文,大聲疾呼,警惕拆遷部門成為房地拆遷補償標準產商的幫凶。一旦成為幫凶,被拆遷人就暗無天日了,因為最後的公正也無處尋覓了。人民可以對抗一個拿槍的強盜,但是卻無法抗拒一個搖晃著法律法規文本、以人民的名義進行搶劫的強盜。當這種強盜行徑像春筍一樣不斷冒出來時,如果遏止不了,那麼牟利的推土機將從一具一具鮮活的身體上碾過。
    
    「新拆遷條例」在這兩個主次原因上都有所進步。然而這種進步太晚太小。一個沒有解決補償過低問題,僅僅明確了拆遷補償標準。另外一個取消「行政強拆」,還有「司法強拆」,司法本身不獨立,還是受制於行政,難免打很大的折扣。
    
    二次徵求意見在國務院立法中非常罕見。第一次胎死腹中,就是因為遭受兩自兩方的夾擊。一方是拆遷的受益人,一方是受害人。第二次徵求意見稿動了拆遷受益人一點乳酪,卻進步不大,難解受害人的饑渴,增加的支持者不會太多,反對者必將實力更加強大。第二次徵求意見稿有可能再次胎死腹中。
    
    與《勞動合同法》制定後立即要求修改情形很相同。二者相通的地方在於,來自改革利益受益方和受害方的兩面夾攻,如同風箱裡面的老鼠,這說明所謂的改革推動,既無法通過犧牲底層受害者來賄買受益者權貴促成,因為底層受害者不能再犧牲了,遠遠超越底線了。更無法讓受益者做出一點點象徵性讓步。
    
     《勞動合同法》法律頒布出來,就要求修改,其中來自資方一本的呼聲最大,反對者最力。《勞動合同法》的起草者,在起草法律的時候,認為這部法律有這種功能:套兩頭,給企業一部分權利,給工人一部分權利,兩頭都認可,可是後來的實際情形是兩頭都不認可,尤其資方更不認可。
    
    起草者還預設了一個勞資雙方和解的機會,共同利益的增長點,那就是現在低工資標準,現在在國際競爭裡面沒有,實際上制定這個法律跟提高人權標準是增加在國際市場的競爭能力,是想從這個角度說服企業這一方。可是《勞動合同法》沒有動企業一方的任何乳酪,僅僅強調了勞動法明文規定的勞方權利,就遭到強大的阻擊。
    
    資方政治不成熟,根本想不到為了長期利益犧牲一下短期利益,被嬌生慣養慣了,碰一下都不能碰。現在的「新拆遷條例」連和解 的機會,共同利益的增長點都沒有,估計來自得益者一方的反對更為強大,一波蓋過一波。
    
    前最高法院院長肖揚說遲到的正義,就不是正義。這種太晚太小的進步,只能夠看到立法者和推進者的苦心,未必能看到帶來好的變化。本來這一些立法者和推進者是想拉出一定的彈性空間來,能夠左右逢源,最大程度的吸納統戰原來的兩方發反對者中大部分,形成一個穩定的中間大兩頭小「橄欖球」結構,結果事與願違。有所進步,利益受益者肯定不滿意,太晚太小的進步,對長期的利益受損者來說,不會給予鼓掌。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楊秀 來源:博訊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文集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