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大陸 > 正文

大陸塵肺患者維權失去經濟來源 悲慘跪著死

中國大陸經濟高速發展,帶來的後遺症是大規模爆發的農民工職業病問題。中國有至少65萬塵肺病患者,並以每年超過一萬例人數的速度持續增加。在醫學發達的今天,塵肺病依然是不治之症,塵肺病農民工在艱難維權失去經濟來源後,嚴重者最後喘不上氣來無法入睡,只能跪著被活活折磨死去。

塵肺病年增長逾1萬人

《重慶晨報》報道,中國衛生部資料顯示,截至2009年底,全國累計報告職業病72萬多例,其中塵肺病65.3萬例,占職業病總數90%以上。2000年底,全國塵肺病例數為近56萬例,累計死亡13.3萬例,病死率23.8%。這意味著中國塵肺病病例每年以超過1萬例人數持續增加。

中國職業病防治公益網負責人鄧江湖認為,塵肺病群體的人數遠遠大於官方報告的數字,65萬是一個很保守的數字。

官方報告的上述數據並不包括甘肅古浪已確診未拿到《職業病診斷證明書》的146名塵肺病農民工,以及他們已經死難的11位病友,也不包括四川樂山已經拿到《職業病診斷證明書》的60名農民工,更不包括那些跟他們一起打工,至今未進行職業病檢查,但與他們有著同樣病情的工友,以及已經死難的近百名病友。

塵肺之痛

在中國大陸,農民工塵肺病患者因為耽誤治療或者無錢治療,往往是一個塵肺病人先拖垮一個家庭,再將貧窮延續到第二代、甚至第三代身上,最後在青壯年時期就悲涼地死去。

2011年2月16日晚,甘肅古浪塵肺病危重患者馬江山因病情加重轉院到武威市人民醫院。

「整整兩個晚上,他一直跪在古浪縣人民醫院的病床上,(病痛折磨的)沒有辦法睡覺。」馬江山的三哥馬召山說:「弟弟實在太可憐了……」

「每一個塵肺病人都要經受這苦難的煎熬,都要艱難走過人生最後的歷程。」塵肺病專家銅川礦務局中心醫院職業病科副主任醫師趙青瓊如是說,「塵肺病是不治之症,目前的醫學無法醫治,最好的治療方案就是洗肺,洗肺能夠延緩病人壽命,也能夠緩解病人痛苦。」

馬江山是三期塵肺病患者,因肺部病變嚴重,當前24小時基本靠吸氧維持。「像他這樣的危重患者已經不適合洗肺手術,」趙青瓊主任坦言。

病情嚴重,不能進行洗肺手術,是當前集中爆發的塵肺病農民工最真實的生活寫照,也是當下醫學最尷尬的場景。

「眼睜睜看著那些患者,因為醫學上無法解決的難題而喪失生命的權利,作為致力於塵肺病研究的醫學專家,我們內心的傷痛從來沒有癒合。」

長期關注農民工塵肺病研究的銅川醫院塵肺病研究所所長周新長說,「但作為長期關注農民工塵肺病發展史的志願者,我要大聲疾呼:塵肺猛於礦難!農民工群體罹患塵肺病現象已經成為不容忽視的社會問題。」

跪著死去的群體

2011年1月31日,39歲的四川樂山塵肺病患者王祖華病故。據他的親人描述,王祖華是跪著死去的。

跪著,是所有塵肺病人離世的最後姿勢。

「職業病防治公益網」負責人鄧江湖是關注樂山60位塵肺病群體的第一人,王祖華的離世更加堅定了他對於樂山塵肺病人傾心關注的決心。

由於「發現三期塵肺代表陳謝忠、劉光前等民工兄弟病情嚴重而無錢醫治」,而又「不能再讓他們在家等死」,老鄧在結束了甘肅古浪塵肺病患者的救援工作之後,與網友「蘭州老令」相約,先期趕赴樂山「想辦法讓這些病情嚴重的患者去醫治」。

「蘭州老令」根本沒有想到,他離開古浪僅僅半年時間,就死了3個塵肺病患者。

職業病防治公益網負責人鄧江湖認為,塵肺病群體的人數遠遠大於官方報告的數字,65萬是一個很保守的數字。他說有很多像甘肅古浪一樣診斷後沒有結論的患者,像樂山塵肺病患者一樣診斷後不在上報之列的患者,還有很多像四川涼山發病後未進行診斷的患者,以及潛伏期內未發病的潛在患者,這些潛在的患者均不在官方報告的數字裡面。

這個龐大的群體,在生命的終點都將像陳德金和王祖華一樣,跪著離開人世。

艱難維權

在涼山州甘洛縣鉛鋅礦打工診斷為塵肺病的樂山市60名塵肺病農民工中,犍為縣有20人,馬邊縣2人,最多的沐川縣有38人。沐川縣自2004年9月以來,已經有10位塵肺病農民工死亡。

死亡的陰影籠罩著沐川縣山村。失去勞動能力的村民們斷絕了經濟來源,貧困山區的經濟條件不僅約束著患者的治療,困難無助的家庭不少孩子也因此失學。

2004年初,村民們開始向縣政府及縣司法局進行維權求助。儘管沐川縣將塵肺病家庭納入低保,但一個貧困縣的經濟補償能力依然有限。

2009年4月,患者聯名向四川省勞動部門尋求幫助。省上相關部門提供相關文件讓患者找涼山州以及甘洛縣幫助維權,因無法提供勞動關係和職業病診斷證明,無果而返。

10月16日,塵肺病農民工陳謝忠和劉光樞兩人「冒昧」將情況快遞給衛生部,後經省市政府協調,2010年樂山市疾控中心向沐川縣60名塵肺病患者出具《職業病診斷證明書》。

當劉光樞於2006年再次赴甘洛縣鴻照礦業公司打工,並在涼山州公安局進行專門的培訓後取得《爆破員作業證》。但在鴻照礦業公司進行索賠時,對方卻不承認是在己方企業勞動時患病拒絕賠償。

由於無勞動合同,塵肺病患者的維權索賠工作遇到極大的阻力,並因此處於停頓狀態。

喪失生命的尊嚴

中國國家職業病防治規劃(2009—2015)分析指出,由於職業病具有遲發性和隱匿性的特點,專家估計中國每年實際發生的職業病要大於報告數量。

在先後對甘肅古浪和四川樂山塵肺病受難群體展開網路救援活動後,「蘭州老令」對塵肺病問題有很多見解。

他說:「那些本來就生活在困境中的農民兄弟,為了生存而不計後果式的勞動方式;那些為富不仁的企業主和私人老闆,為了追求利益最大化而不顧工人死活的勞動環境;那些形同虛設的監管機構,無所作為的工作態度;那些地方醫療機構,因為診療手段而延誤病情;那些因為生活而帶病勞作,因為無錢治病而等死式的無奈;那些相關部門相互推諉,踢皮球式的處理方式……把一個個青壯年勞動力逼上絕路的同時,也把一個個家庭推向瀕臨崩潰的邊緣,同時將把一個個簡單的勞動者權益保護問題,集中地疊加成更加突出的社會問題。」

在甘肅古浪大救援行動中,展開微博救援的網友認為用人單位違法成本極低,是塵肺病最為突出的矛盾。

不是結尾的結尾

《重慶晨報》在報道的最後評論說,中國經濟高速發展的後遺症,帶來的是即將大規模爆發的農民工職業病問題,在維權賠償道路需要漫長時間的情況下,如何解決好農民工的救助問題?政府在追求GDP的同時,如何讓塵肺病農民工有尊嚴地站著死去?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劉詩雨 來源:重慶晨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