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娛樂 > 大陸娛樂 > 正文

聶遠沉寂幾年尋回定位 自曝兩年內完成生子任務

聶遠沉寂幾年尋回定位 自曝兩年內完成生子任務(圖)


  新《三國》的趙雲將聶遠帶回電視觀眾視野,還更添成熟。

  
聶遠沉寂幾年尋回定位 自曝兩年內完成生子任務(圖)


  新《西遊》的唐僧黑色皮膚、堅毅剛強,與以往大為不同。

  
聶遠沉寂幾年尋回定位 自曝兩年內完成生子任務(圖)


  2008年,聶遠與師妹陽光結婚,過上男主外女主內的幸福生活。

  
聶遠沉寂幾年尋回定位 自曝兩年內完成生子任務(圖)


  新《西遊》中,聶遠演唐僧,陽光演嫦娥,片場恩愛。


  四大名著新版翻拍劇中,聶遠獨佔口碑最好的兩部,新《三國》里的趙雲是白馬纓槍、英姿勃發,新《西遊》里的唐僧則是突破性的黑膚禪杖、堅毅剛強。

  四大名著新版翻拍劇中,聶遠獨佔口碑最好的兩部,新《三國》里的趙雲是白馬纓槍、英姿勃發,新《西遊》里的唐僧則是突破性的黑膚禪杖、堅毅剛強,再加上《金陵十三釵》中勇敢奮戰的國軍戰士、《王的盛宴》里忠心為主的舞劍項莊,《革命人永遠是年輕》的愛國黨員,沉寂了幾年的大男人聶遠,終靠這些硬派角色,迎來事業的「第二春」。

   唐僧、趙雲等角色為聶遠帶來事業第二春

  別看現在聶遠一副鍋蓋頭見人,曾經他也偶像過,一頭唯美的長髮飄飄,一出道便因主演《上錯花轎嫁對郎》和《天下糧倉》等熱劇,被封為「古裝第一小生」,還與黃曉明、佟大為、印小天一同被列為「四大小生」,風光一時,粉絲無數。

  到了2005年,從《隋唐英雄傳》到《貞觀長歌》,演慣古裝戲的聶遠開始謀划進軍年代劇現代戲。可老天彷彿給一心求變的他開了個玩笑:雖然努力到一年拍攝140集戲,但他和朱茵主演的《逐日英雄》播出不力,其餘劇如《紅幡》、《相逢何必曾相識》更是聞所未聞,他的事業似乎陷入風吹雨打任飄零的狀態。

  直到今天,依靠新《三國》重回觀眾視野的聶遠,仍會不停反思,「我原來迷茫過,不知道自己該接什麼類型的戲,差不多時間、價錢、檔期合適就去了。」反思的結果便是,他得演那些想像空間寬廣的古裝戲,演那些能引起自己共鳴的正劇,演那些「故事情節合情合理而不是胡說八道的戲」。最近案例則是,他拒絕了戲份更多更能引起大家喜歡的孫悟空一角而選擇唐僧,「孫悟空無法說服我,我當時沒想好他的邏輯。」

  所謂故事合情合理,在聶遠看來就是唐僧就應該一身健美肌肉,「取經十七八年,一路磨難,怎麼可能是文弱白嫩的樣子?」於是這個唯一看上去「像是去取經而不是被娶」的唐僧,成了新《西遊記》中最受觀眾認可的角色。談及,聶遠仍會聳起鼻子,一臉驕傲:「我就想和所有版本的唐僧都不一樣,想顯得堅毅,顯得爺們。」

  這份爺們與大男子主義其實也來源於聶遠自身,從小就「沒那麼耙耳朵(妻管嚴)」,17歲去廣東參軍,後參演《天下糧倉》,角色基本在軍人、君王、俠客之內。在新《西遊記》中,看見孫悟空在旁打得暢快淋漓,自己也恨不得扔下袈裟親自上陣。

  甚至生活上,聶遠也沒擺脫這種個性,不懼粉絲反對剪了個和郭德綱類似的鍋蓋頭,平常帽子一遮,穿著拖鞋短褲往超市跑,「男人嘛,就應該清清爽爽的。」在日式餐廳吃飯時看見幾個醉酒喧嘩的客人,都會幻想著拳頭相加維持秩序。到了家庭層面,則是很Man地把房子、銀行卡交給剛認識4個月的東北女孩陽光,之後立馬結婚。但大男人聶遠也要求妻子停止拍戲以家庭為重,自己在外拼搏事業,「如果男女不各司其職的話,這個社會就亂了。」

  


  家裡有「陽光」,聶遠更大男人了


    「我要讓觀眾覺得唐僧很萌」

  南都娛樂:你演的唐僧很Man,為什麼這麼設定?

  聶遠:網上有個笑話,說只有這版唐僧是取經的,其他版的都是被娶的。我確實和其他版本不同,我想把心中的理解傳遞給大家,取經十七八年一路磨難,他怎麼可能是一個文弱白嫩的形象,而應該是一個外表儒雅內心強大剛毅的人。今天我們去西藏自駕游都要考慮很多東西,他當時沒有,輕裝上陣,背的都是經文,就一個缽盂。這樣的人,怎麼可能一個妖怪就把他嚇得哎呀哎呀叫喚?

  南都娛樂:我看裡面唐僧還有「拍猴腦、摸豬頭」的橋段。

  聶遠:唐僧是領導,下面都是他的下屬,但他這一路西行十七八年,肯定有開玩笑的時候,他可能隨時在路上拍豬八戒腦袋一下,騎著馬跑了,他們會開玩笑,會交流起來,這是很人性的狀態。如果永遠一本正經,那我相信他們出來都是得抑鬱症的。所以我們盡量還是要讓觀眾覺得玄奘法師很好,用一句網路的話叫「很萌」。

  南都娛樂:甜到憂傷的唐長老和女妖怪們有什麼互動?好像不像原版那樣不近人情。

  聶遠:他會有態度,別的妖精只是要色誘他吃他的肉,但女兒國國王是又善良又年輕,和佛有緣,就會對她多一絲友善,這樣我就設計他看她的眼神會多一絲友善,在觀眾看來就有點曖昧了。但最終我只會和她維持有距離的關係,比如說女兒國國王把她最喜歡的石頭送給了唐僧,唐僧最後是很釋然地一笑,沒有接受也沒有拒絕這份禮物。

  南都娛樂:聽說這次片酬不高?

  聶遠:對,應該只有原來的五分之一,張紀中導演說我們這個投資雖然是很多錢,但是演員大家都不高,想多花點錢在製作上,真的好好來翻拍一部名著。他們一開始找我演孫悟空,前面六小齡童、周星馳都演過孫悟空,如果去演孫悟空,我得好好想想孫悟空的邏輯,走一條跟別人不太一樣的路子。我知道孫悟空更受歡迎,我小時候最喜歡孫悟空,最討厭唐僧,也會擔心觀眾排斥。後面找我演唐僧,我就想我能和所有版本演的唐僧都不一樣。

    「現在有老婆做飯,兩年內完成生子任務」

  南都娛樂:今年這麼多部戲播出,有沒覺得是事業第二春?

  聶遠:我原來選擇劇本的時候有所偏離和迷茫,不知道自己該接什麼類型的戲,一年拍120-140集,差不多時間、價錢、檔期合適就去了,但可能觀眾不喜歡。說實話,人都會有犯糊塗的時候,接戲的時候我很認真對待,但戲都有命數,它沒有播或效果不好。以前只是讓觀眾覺得好看就完啦,今天我不能停留在這階段,我希望能讓自己得到共鳴,我有共鳴觀眾才有共鳴。我的人物和戲才能傳達給觀眾一種思想。

  南都娛樂:能讓你共鳴的戲是指?

  聶遠:打個比方時裝劇,原來我覺得時裝戲又輕鬆又快,演完就OK,但我沒得到觀眾的共鳴,或者你讓我演《媳婦美好的時代》那種戲,我可能演不過海波他們。但今天讓我演一個大男人的,有點小心眼的,不準老婆怎麼怎麼樣,必須要按照男人方式做的,也許我會有更多共鳴,所以我的方向要明確,明白自己有優勢的地方,展現自己更多優勢。

  南都娛樂:據說你在《金陵十三釵》里演的也是個勇猛的國軍戰士?

  聶遠:對,拍的過程非常痛苦,拍了20天,當時南京都到了40攝氏度。為了準備一個鏡頭,得花六七小時,這過程中我們還不能大動,因為身上有很多炸點,炸了就要重新來,但今天回味起來特別有感觸,我一直覺得做男人要認真,自認還是個認真的人,去了劇組後,覺得他們除了認真,更加細心,嚴格,打比方一瓶水放的位置,都會有很多人特別注意。

  南都娛樂:在軍隊呆過,是不是對你也有影響?

  聶遠:對,我1995年在部隊呆過半年多,才17歲,當時兵役制是三年,我們都說,當兵後悔三年,不當兵我後悔一輩子。當時不理解這種心情,只覺得部隊太約束人了,年輕氣盛正是最張揚時,覺得怎麼管著都不自在,就離開了部隊。但我慶幸的是我了解了部隊,我現在很喜歡和嚮往部隊,有可能將來還會穿上軍裝。現在我就想演軍隊戲,展現自己男子漢的陽剛和堅強,對男性來說,演軍人是很有代表性的和必要的。

  南都娛樂:你說自己原來做飯很好,現在還做嗎?

  聶遠:其實啊,長期在未婚狀況下,誰都要讓自己過得好一點,都會做得好吃。但我現在找到陽光了,當然就不需要做了,這是各盡其責,你在這個角色里,就要負起這個責任。而且東北的風氣是這樣的,女生願意為家庭付出更多,在我們貴州男生就是耙耳朵,相對來講我不是。

  南都娛樂:準備什麼時候要小孩呢?

  聶遠:兩年以內吧,我們是這麼想的,這個年紀完成生孩子的問題挺好的。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來源:南都娛樂周刊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娛樂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