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大陸 > 正文

悲慘 奶奶去世 留守幼童伴屍7天身上爬滿蛆蟲

湘雅二醫院醫護人員正在為小夢做治療。本版圖/通訊員王建新

湘雅二醫院醫護人員正在為小夢做治療。本版圖/通訊員王建新

    破門而入看到的那一幕場景,成了肖開全的夢魘。

    1歲8個月大的女兒小夢,一動不動仰天躺在奶奶的臂彎里,身上爬滿了蛆蟲,奶奶趴在

衛生間門口,身上濕漉漉的,屍體已開始腐爛。

    肖開全頓時淚如雨下,不顧一切撲上去將女兒抱起。

    本報記者劉少龍 通訊員王建新 長沙報道

    「我敢肯定,我媽已走了有7天了。因為自從9月20日上午以後,家裡電話就沒人接了。直到9月27日晚上,我們破門而入。我的孩子,這7天真不知道她是怎麼挺過來的。」昨天下午,湘雅二醫院兒科病房的走廊里,26歲的肖開全一邊用手扯頭髮,一邊擦拭著淚水。27日晚上見到的場景成了肖開全的夢魘:奶奶趴在衛生間門口,屍體開始腐爛。女兒一動不動躺在奶奶臂彎里,身上爬滿蛆蟲。

    聽到這悲慘的事情,其他患兒家屬也不禁動容,都說孩子命大,真是一個「堅強娃」。

    家裡7天沒人接電話,擔心不已

    「來,叫爸爸。」9月20日10點多,這是肖開全聽到他母親王立春的最後一句話,王立春要孫女小夢在電話那頭叫爸爸,小夢大聲地喊了「爸爸」後就去玩了。此後,王立春家裡的電話再也沒人接過。

    肖開全和妻子,以及父親和弟弟,一起在長沙打工。在老家婁底市雙峰縣家裡,就留下了小夢和奶奶王立春,今年45歲的王立春平時身體不錯。9月19日,王立春還帶著小夢去一個親戚家裡,吃了生日宴的酒。

    20日上午,王立春給兒子打了生前的最後一個電話,電話里王立春叮囑肖開全,要兒子給他表妹打電話,接姨媽去。原來,王立春的姐姐和她一樣帶著留守的2歲多的孫子在家,但孫子前不久不幸淹死了。「我媽的意思,就是不要讓我姨在家裡,到我表妹那去散散心。」9月22日,肖開全給家裡打電話沒人接,當時也沒太在意。

    23日,再打電話回家還是沒人接。「這時我就有點擔心,便叫鄰居去家裡看看。」鄰居家離肖開全家還有幾十米遠。鄰居說,家裡門關著,燈也亮著,電視機有聲音,還能聽到水龍頭放水的聲音,可能他媽媽和小孩在衛生間洗澡,應該在家。有點奇怪的是,這幾天都沒看到她帶著孫女出家門,大門總是緊閉的。

    9月24日、25日,肖開全繼續打電話,還是沒人接。9月26日,擔心不已的肖開全和妻子周露商量,一起回家看看,可工作上有事,他們推遲到了9月27日回家。

    見到父親,小夢微弱地喊「爸爸」

    9月27日晚上10時許,肖開全和妻子及父親趕到家裡,小夢外公也趕來了。肖開全的家是兩層樓的房子,有三大間。他們看到家裡燈是亮的,也有電視機的聲音,但不論怎麼喊和敲大門都沒人應。小夢外公到屋後,透過燈光,只見到王立春趴在衛生間的門口,小夢則躺在王立春臂彎里,一動不動,情急的外公大聲呼喊,小夢的手似乎動了一下。

    肖開全和父親將大門撞開,一股特別臭的味道撲鼻而來,衝進右側的房裡一看,只見王立春趴在衛生間的門口,頭在衛生間裡面,全身濕漉漉的,衛生間水龍頭的水還在流,小夢則一動不動躺在奶奶的臂彎里,王立春身上已開始腐爛。肖開全撲到孩子旁邊,抱起孩子,只見孩子臉上有不少蛆蟲,身上也是濕的,肖開全呼喊著小夢,小夢微微睜開眼睛,眼神獃滯,用微弱的聲音喊了聲「爸爸」。孩子鞋子是濕的,脫下一看,一雙腳已被水泡得浮腫,小腿有摔傷的痕迹。

    可能7天都沒進食的小夢,瘦得皮包骨了,夫妻兩人抱著孩子抱頭痛哭。肖開全說,女兒小夢很聰明,並且嘴巴很甜。「孩子在奶奶的屍體旁待了7天呀!整整7天沒人管沒人問,如此漫漫長夜和白天。」周露痛哭流涕。

    肖開全說,母親應該死了7天了。「我媽很節約的,白天家裡絕對不會開燈的。」肖開全說,家裡燈是開著的,那應該是9月20日晚上開的燈,到了白天就會熄燈,但燈一直亮著。還有母親聽力很好,如果沒有出家門,電話一定會接,自從9月20日上午她就再也沒有接過電話。所以他認為母親去世的時間,應該是在9月20日晚上。

    肖開全還發現,客廳里有小夢拉的大便,有點幹了。他母親一般將吃的東西放在卧室的柜子里,但柜子的門很緊,小夢打不開,柜子門明顯有拉動的痕迹。「孩子在7天里到處找食物吃,可沒吃到任何的食物。孩子挺了過來,真要感謝上蒼。」肖開全說。

    [病情]

    孩子感染嚴重,正在搶救

    9月28日凌晨3點,肖開全帶著小夢到湘雅二醫院兒科搶救。湘雅二醫院醫務部主任肖濤說,孩子檢查發現患有膿毒血症、消化道出血、皮膚感染、中度脫水、急性蜂窩組織炎等疾病。「由於長時間待在屍體旁,全身感染很嚴重,生命垂危,已進了重症監護室。」肖濤說。昨天,肖開全給女兒清洗外陰部,還清洗出3條蛆蟲。孩子體內會不會有蛆蟲爬進去呢?肖濤表示,目前還沒發現。

    該院成立了醫療救治小組,並組織兒科、皮膚科、重症監護室等科室專家進行大會診。

    「孩子現在還處在極度驚嚇中。」肖開全說。在醫院裡,小夢常常驚醒,手指著前面,口裡說「那裡」。周露說,小夢口中的「那裡」,指的是「奶奶存放食物的柜子,專門為小夢準備的」。在家裡,小夢要吃東西就會指著柜子,說「那裡」。肖濤教授說,孩子無疑受到了嚴重的驚嚇,現在精神還有點恍惚,需要進行心理輔導。

    [對話小夢父母]

    為生存不得不外出打工

    本報長沙訊 「做父母的,誰也捨不得將孩子留在家裡,何況是這麼小的孩子。」昨日,在湘雅二醫院兒科病房走廊里,小夢的父親肖開全流著淚,向記者透露其生活的艱難。

    記者:來長沙打工多少年了?

    肖開全:4年多了,我老婆來長沙打工也有1年多。兩個人一個月只有3000多一點,妻子1000多,自己2000多。我的父親和弟弟在建築工地打工,家裡就只有女兒和她奶奶在家。

    記者:孩子這麼小,為什麼夫妻兩人都出來打工?

    肖開全:家是雙峰農村的,只有4畝田,要養活一家6口人,小孩的開支很大的。沒辦法不得不出來。另外,我媽媽的年紀也不大,1966年出生的,身體也還好。

    記者:將孩子留在家裡擔心嗎?

    周露:孩子是我們一輩子的幸福,孩子很聰明,很討人喜歡。擔心是當然的,但生計所迫沒辦法。特別是老公的表哥2歲多的兒子淹死後,我們更加擔心孩子。他表哥的兒子也是留守兒童。

    記者:現在,你們最希望的是什麼?

    肖開全:孩子快點好起來,哪怕砸鍋賣鐵也要救孩子。孩子好了後,一定要將孩子帶在身邊。記者劉少龍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于飛 來源:瀟湘晨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