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對比 > 正文

打金枝與拼爹時代

《打金枝》是中國古老戲劇中的一個經典劇目,它從中國的歷史中汲取了豐富的內涵,把君臣、父子、夫妻之間的仁義,親情和禮儀濃縮在一個家庭故事中,而這個家庭又是以皇宮做背景,一場看似小兒女的家庭衝突,卻又牽上了國事,在人心弦緊繃欲斷的時候,卻在其樂融融的親情中,以家庭喜劇的形式結束。這齣戲,滋養豐富了中國的戲曲文化,讓戲曲文化的清芳,歷久彌新,如同細密的春雨一樣滋潤著中國人的心靈和思想。


《打金枝》(網路圖片)

《打金枝》是中國古老戲劇中的一個經典劇目,它從中國的歷史中汲取了豐富的內涵,把君臣、父子、夫妻之間的仁義,親情和禮儀濃縮在一個家庭故事中,而這個家庭又是以皇宮做背景,一場看似小兒女的家庭衝突,卻又牽上了國事,在人心弦緊繃欲斷的時候,卻在其樂融融的親情中,以家庭喜劇的形式結束。這齣戲,滋養豐富了中國的戲曲文化,讓戲曲文化的清芳,歷久彌新,如同細密的春雨一樣滋潤著中國人的心靈和思想。

打金枝又名打昇平,唐代宗的掌上明珠昇平公主,尚郭噯,大將郭子儀的兒子。以公主的身份,不能用嫁這個詞。郭子儀在安史之亂後為李家江山的恢復中立下的功勞無人可及,代宗封為汾陽王。一個是九五至尊的天子,一個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下的汾陽王,若在拼爹時代,這一對小兒女,可是有的一拼。而這對小冤家,用現在的話說,也確實演出了一出拼爹的戲劇。

按照國禮,昇平公主在夫家屬於君,按家庭禮法,昇平公主是兒媳,是晚輩。昇平公主自恃出身高貴,在家中一直以公主自居,公公郭子儀的80壽誕,昇平公主也不去拜壽,郭噯又一次受到兄嫂的嘲笑,郭噯回家之後和公主起了口角,一怒之下還動了手,說,你家的天下,還是我爹爹打下的呢。公主大怒,回宮告狀。

聽了公主的哭訴,代宗皇上心中雖然責怪郭噯不知輕重,嘴上卻對公主說,郭噯說的不錯,我家的天下,確是他爹爹打下來的。這是實情,但是從千年之前的皇上口中說出,卻是非同小可。那是君權神授的帝王時代,從皇帝到百姓,都相信真龍天子下凡人間轉生成人間帝王,那是上天給他的君臨天下的權力。

老成持重的郭子儀誠惶誠恐,綁了郭噯到皇宮請罪。這一齣戲,將如何下演?斬了郭噯,貶了郭子儀?或者滿門抄斬,就此免去郭子儀這個功高震主的禍患?代宗皇上卻哈哈一笑,可以是雷霆萬鈞振動朝野的一場大案,在這哈哈一笑中化作滿天晴朗,本是高高激起的海浪輕輕落下,化作朵朵溫柔的水花輕咬著掌心,讓人的心中漾起陣陣溫馨的波紋,我每次看到或讀到此處,心中都會有莫名的感動。代宗皇上對自己的親家翁說:「不聾不啞,做不得阿翁」,小孩子閨房裡的吵鬧,管他們做什麼。全然是親家之間的語氣與口吻。然而這句「不聾不啞,做不得阿翁」,卻是說不出的尊貴,道不盡的寬厚,把世間的「禮」與「理」 演繹得淋漓盡致,是以千古流傳,垂範後世。

在皇上與皇后教訓公主與郭噯之後,廢除了公主與公婆之間的君臣之禮,從此之後,在王府,行家禮而不行國禮,公主要拜見公婆,行王府兒媳之禮。什麼是教養,這就是教養。養不教,父之過,皇上也是父親,一樣要教養自己的兒女,否則,公主也是一樣的沒有教養。貴族之意在於精神的尊貴,飛揚跋扈是卑賤的暴發戶作風。

家國本是一體,從家法可看國法,國法再大,大不過天理人倫,大不過骨肉親情。在這樣一個溫厚的朝代,寬厚的君主,公主尚且不敢拼爹,世子不敢拼爹,還有哪一個敢?我一直喜歡戲劇,在這個拼爹橫行的時代,又想起這這出《打金枝》,尤其今日看到一個父親的官職連七品芝麻官還差半級的小丫頭,居然也敢出來拼爹。權把《打金枝》當作當今時代的一面照妖鏡來看吧。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夏雨荷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對比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