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政黨 > 正文

民運老戰士徐水良驚人語:韓寒的大智慧 歷史罕見

—駁韓寒素質論

作者:

駁韓寒素質論

          徐水良

         2011-12-27日

韓寒說中國人素質低,不能搞革命或民主。

但是,難道中國人的素質,比伊拉克,阿富汗,突尼西亞,利比亞,菲
律賓,印尼,還有實現初步民主的蒙古,等等等等還要低?人家民主
了,我們卻沒有。

難道我們的素質比滿清末年還要低?滿清末年開放黨禁,報禁,有了
新聞結社自由,而我們卻沒有。

難道我們的素質比辛亥革命後的素質還要低?辛亥革命後最初幾年,
全國實現了民主自由,有了數以千計的政黨,有完全的新聞自由和其
他自由。我們現在卻沒有。

難道我們的素質不如戰亂頻繁的軍閥混戰和國民政府時期?那時的基
本自由,包括言論,新聞、結社等等自由,仍然沒有取消。

難道我們的素質不如47、48年?那時,有了選舉,開了國大,制定
了一部基本民主的憲法,而現在卻沒有。

人的素質,需要在民主社會中成長和發展,只有在尊重人的民主社
會,尤其是在未來以人為本,以人和人的發展為中心的人本主義社
會,每個人和他們的素質,才能得到自由和充分的發展。沒有民主,
專制腐敗,人的素質只會越來越低,越來越墮落。

所以,需要通過革命實現民主,從而為人的素質自由發展鋪平道路;
而不是相反,以素質低為藉口,去反對革命,反對民主。

世界上的民主,往往是素質低的人通過革命建立起來的。然後在民主
制度中學習、完善和發展民主制度,同時提高自己的素質。例如英
國、美國革命,當時英國人、美國人基本上是農民,文盲比例很高,
人的素質並不高,但通過民主,後來的素質,得到很大提高。

不要相信中國告別革命派,不要相信他們用素質落後論、經濟落後
論,文化落後論,文字落後論,黃色文明藍色文明論,還有劣等基因
論,中產階級論,缺乏一神教信仰論,國情論、特色論、動亂論、代
價論、分裂論、人性論、專制民主差不多論、專制派民主派一般黑
論,本質上都是忽悠論,等等等等奇談怪論,來反對革命反對民主的
胡說。

難道當代中國,還不如英國革命,美國革命實現民主時候的狀況?當
時的英國和美國,沒有工業革命,沒有現代工業。沒有電,沒有火
車,汽車,飛機,電燈,電話,無線電。文盲比例很高,人的其他素
質也不很高。往往比當代中國不知道落後多少倍。

說革命只能產生專制,只能以暴易暴等等,完全是告別革命派捏造出
來的陳詞濫調,早已經被我們批駁得體無完膚。歷史事實完全不是這
麼回事。而韓寒,要麼他完全不懂歷史,那麼,這樣說就是出於無
知;要麼他懂得歷史,那麼,他這樣說就是為了幫助獨裁專制。

全世界絕大多數國家,尤其是大國的民主制度,是由革命或者戰爭建
立的。英國的民主,是清教革命和光榮革命兩次革命建立起來的,美
國革命(獨立戰爭),建立了全世界自由民主人權的樣板。葡萄牙革
命,東歐的天鵝絨革命,菲律賓革命,印尼革命,阿拉伯革命等等,
哪一次革命符合告別革命者捏造歷史的造謠?

當然,極左派的反動「革命」,造成歷史大倒退。但那是假革命,真
反動。

革命和改良,都不過是走向目的地的道路或手段,它們的目的是自由
和民主。

當專制獨裁者頑固拒絕改良、拒絕用改良道路去實行自由民主,死死
擋住自由民主的道路時,你除了用革命搬走這些自由民主的攔路石,
別讓攔路石擋住道路以外,你還有什麼其他辦法走向民主?

你必須搬走他,而搬走,就是革命。

因此,革命,不過是掃除阻力的手段,通過革命,掃除統治者這塊攔
路石的阻力,搬開它,以便走向自由和民主。

告別革命、反對民主等等五毛們的謬論,歸根結底,其目的,一是為
造成問題的真正的責任人推卸責任,把它推到中國文化、文字、經
濟,和全體中國人頭上,轉移大方向;二是製造怪論,反對革命,反
對民主,保護專制。這些謬論既違背歷史,又不合邏輯,不能成立。

符合歷史前進需要的革命,是歷史的必須。

自從美國獨立宣言等等文獻肯定革命是人民的權利和義務,革命越來
越成為全世界公認的道義上、自然法上和國際法上的一種人民權利。
因此,國際上,普遍肯定革命,一個國家發生革命並取得成功,國際
文明社會往往立即加以承認。美國每年到國慶節,電視上一般都會播
出美國革命的電視,讚揚美國革命。

只有中國的告別革命派才頑固地捏造歷史,污衊和攻擊革命,這種情
況,在全世界是沒有的。這背後是什麼原因,讀者不難想像。

一般革命,如科學革命、技術革命、信息革命、工業革命,農業革命
交通通訊革命,電子、電腦、網絡革命,文學藝術革命,等等等等,
都是社會的需要。無需解釋,這些革命當然是歷史的必須。

政治革命,一般的正常情況下的政治革命,也是社會的必須。

只有極左主義極左派等反動的革命,或者不顧客觀情況和社會成本的
盲目的革命,才不是必須的,甚至錯誤的、反動的。

至於改良,從上而下的政治改良權,屬於統治者。只要統治者拒絕政
治改良,被統治者和社會,就沒有辦法搞政治改良。因為你要搞政治
改良,就必須推開拒絕改良的統治者及其阻力,也就是先搞革命。然
後才能搞政治改良。

真正的政治革命,從來不排除改良。不僅不反對改良,而且需要依靠
革命以後新政府領導的改革或改良,來完成政治制度的變革,從而實
現革命的目標。革命只是為政治變革和改良掃除阻力。

改良可以單獨完成政治制度的變革;但革命,一般必須依靠革命以後
的改良或改革,來完成自己的目標。

政治革命的任務,主要是為革命後的政治變革及改良掃除阻力。

當然,錯誤的改革,如大搶劫大掠奪的「改革」,必須堅決反對。

因此,只有偽改良派,尤其是中國當代的偽改良主義者,才堅持要反
對革命。

也只有偽革命派。尤其是極左的堅持反動「革命」的偽革命派,才堅
持要反對改良。

再說一遍,世界上絕大多數國家,尤其是大國的民主制度,是通過革
命或戰爭建立起來的。日本,德國,伊拉克,阿富汗的民主制度,是
通過戰爭建立起來的。其他絕大多數,是通過暴力的或和平的革命建
立起來。英美等老牌民主國家,都是通過暴力革命建立民主制度。

不經過革命或戰爭,僅僅通過改良建立民主的國家,寥寥無幾。並且
不是重要的大國。

在當局頑固拒絕改良的條件下,通過革命,為政治制度的變革、改革
和改良掃除阻力,就成為歷史的必須。

在當局頑固拒絕政治改良的條件下,沒有改良權的反對派,卻閉著眼
睛反對革命,堅持要搞改良,不承認革命是統治者拒絕改良條件下的
歷史必須。這夥人,如果不是完全的白痴,就是故意混淆是非的五毛
或地下勢力。

自上而下的改良,必須得到統治者的同意,是統治者的權利;而革
命,才是民眾的權利(這裡的革命權利,指的是道義上、自然法意義
和國際法意義上的權利,不是被革命的對象——統治者制定的法律意
義上的權利)。韓寒連這樣的常識也不懂。連自己沒有改良的能力和
權利這種常識也不知道,自大狂地把自己當作最高統治者,以為自己
有改良能力和權利,宣稱他們要搞改良,大概是昏了頭。

韓寒說:「所以我們只能一點一點追求,否則在書房裡空想民主和自
由憋爆了自己也沒有意思,改良是現在最好的出路。」真是胡說八
道。改良,是統治者的事情,只要統治者不同意改良,就把改良出路
堵住了,你的改良就根本不是出路,而只是欺騙。

中國的精英們被閹割,變成了太監奴才,沒有一點血性,沒有一點反
抗精神,竟然搞出告別革命論,還有素質論等等,把極左派的反動說
成革命,然後惡毒污衊全世界都一致讚揚的革命。說中國人素質低,
不配搞革命和民主,試圖欺騙全國老百姓,與他們一樣當太監,不要
反抗。這正是中國特有的中國特色,全世界唯一。

韓寒,就是又一個太監。

這些天,除了人民日報環球時報以外,全國知名的五毛水軍御用文
人們紛紛出動,到處吹韓寒,說韓寒是大智慧。確實,對於韓寒這
樣,能夠創造出「黨即人民」、「人民就是體制」等驚人的漿糊理
論。他說:「中國共產黨到了今天,有了八千萬黨員,三億的親屬關
系,它已經不能簡單的被認為是一個黨派或者階層了。所以共產黨的
缺點很多時候其實就是人民的缺點。我認為極其強大的一黨制其實就
等於是無黨制,因為黨組織龐大到了一定的程度,它就是人民本身,
而人民就是體制本身……」為共產黨辯護到了不顧一切的地步,這樣
的大智慧,歷史罕見,智慧已經大到神經正常的人無法理解和接受的
地步。對於這樣的大智慧,夫復何言?

我對《08憲章》的看法和策略/徐水良.582.

   徐水良

韓寒 寫真集3
韓寒

責任編輯: zhongkang  來源:網路文摘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11/1229/23017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