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言論 > 正文

林保華 王立軍事件:中共的危機很難成為轉機

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的打黑幹將王立軍在「走狗烹」前反戈一擊,驅車三百公里,投奔美國駐成都領事館,上演一場「叛國投敵」的大戲,給整天價高喊「穩定壓倒一切」的中共當局當頭一棒,又似乎應驗了「天下未亂蜀先亂」的中國歷史。

其實,就是去年林彪叛逃事件40周年,人們剛剛紀念、討論,還沒有得出真相,又演出同一戲碼。歷史的重演除了說明中共沒有什麼長進之外,還說明或預示什麼事情呢?

事件再次證明剃人頭者人亦剃之。林彪是毛澤東的打手,王立軍也是薄熙來的打手,結果都是「走狗烹」的下場,如果王立軍不上演「叛國投敵」,也許就被薄熙來滅口。他深知薄熙來的為人,才下「魚死網破」的決心。也許因此會得到當局的「從輕發落」。也因為這是地方上的事件,否則王立軍的跑車也許與林彪的三叉戟飛機的「折戟沉沙」同樣下場而「車毀人亡」。

林彪事件的直接影響主要有兩個,一個是毛澤東健康急轉直下,再來唐山大地震,就把他送上天國。另一個更深遠的影響是中國人民對共產黨的邪惡本質認識更加清楚,迫使毛澤東推行適度的開放政策,文革成為強弩之末,到毛澤東死後,「改革開放」成為不可逆轉的趨勢。

那麼這次王立軍事件,對中國會產生什麼影響呢?因為當前中國的社會各種矛盾已經難以收拾,就像當年文革帶來的政治、經濟困境那樣。中共18大能否帶來一線生機?這次王立軍事件會不會是一個觸發點?

王立軍事件當然反映了中共高層的權力鬥爭,而且是以黑箱作業的形式進行,這點肯定引發越來越多的民眾對中共獨裁專制制度的不滿,中共必須採取某些措施來平息這些不滿情緒,才能「穩定」自己的統治。這場鬥爭也有路線鬥爭的性質,那就是薄熙來要回到文革的極左路線,但是許多民眾,包括許多中共的現今領導人並不想這樣,只是薄熙來的「唱紅打黑」佔據了共產黨的政治與道德高地,使其他中共領導人無可奈何,最後只能由中紀委出面,以王立軍過去在東北的問題逼他揭發薄熙來的問題。

中共無法打出「路線鬥爭」的旗號而使用不道德手段,正是因為現今的路線有問題,是各個特權利益集團的大雜燴,引發民眾強烈不滿,薄熙來那個「唱紅打黑」對人心才有蠱惑作用。

當然,在王立軍事件以前,我們也看到中共政壇出現了一些微妙的變化,例如汪洋對烏坎事件的容忍,劉源對總後勤部副部長谷俊山的肅貪,似乎想為走出困境找出一點辦法,正如去年10月我在這裡說過,太子黨可能在18大提出他們的「新民主主義」綱領,增加政治、經濟的多元與包容性。台灣選舉時中國的開放網路,這次王立軍事件發生後對言論的某些容忍,似乎也有那麼一點意思。但是這些至今仍然是個別的事件。

但是我們也看到,中國正在到處實行「實名制」,包括上網、買火車票,甚至買刀子,更是危機感的表現。其中最典型的,是王立軍事件爆發後,反薄先鋒「姜維平」的大名被解封,但是沒有幾天又封殺了,反映他們患得患失的矛盾心理,或僅僅是短期的利用而已。

更值得注意的是目前中國軍隊出現一些異象,那就是各個軍頭出來狂呼「穩定」,中央軍委副主席徐才厚更率海、空軍司令、政委突然視察廣州軍區,特彆強調要「嚴守政治紀律,堅決維護黨中央的權威,確保部隊一切行動堅決聽從黨中央、中央軍委和胡主席指揮」。是要動用軍隊來為利益集團攤牌,還是廣東與重慶是兩個不同模式的地方諸侯,導致北京擔心引發「聯省自治」的風潮?

中國的前途,已經不是用謹小慎微的「改革」,或某幾個政治人物的個人行為所能解決的,因為中國的專制與腐敗是結構性的體制問題,沒有發動群眾的改革,是無法打破這些利益糾葛的。也因此,預估未來對薄熙來的處理,應該還是「官官相護」的手段,只要薄熙來俯首認錯,不再對權力有非分之想,中共高層就會將事件淡化,並讓薄熙來過著優裕的生活而終老。而王立軍的日子不會比他好過,因為他不是太子黨。於是,中國的政局還是「穩定壓倒一切」。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王篤若 來源:RFA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