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言論 > 正文

徐水良:關於共產黨設局的問題

作者:

歷史上和現實中,各國情報機構在其情報戰和其他交鋒中,設局欺騙敵人,是常事,常規。

中國大陸和海外,在民運、維權、反對派、「公共知識分子」、非政府組織、宗教團體、其他信仰團體,海外闖關回國,等等等等各種領域,也常常發生一些重大事件。這些事件,是自然發生的,還是中共及其情報機構和地下勢力陰謀設的局;參與其中的是中共線人,還是反對派英雄,也常常引起激烈爭論。

一般說來,對共產黨設局的問題,多一點警惕多一點智慧多一點懷疑是對的,沒有警惕和智慧,就必然像過去多少年來的情況那樣,狹義民運和反對派被共產黨及其地下勢力陰謀設局玩弄於股掌之中。

但要判斷具體某件事情是不是共產黨設的局,卻必須慎之又慎。

中共通過抓抓放放,唱雙簧,中共抓捕打壓,線人造勢捧抬,還有演闖關戲等等,很輕易、很安全、完全沒有危險,就可以把他們的線人軟骨頭,塗金塑造成著名大英雄。有時,共產黨設的局很大,為了貫徹他們「領導民運、主導民運、控制民運」,「築巢引鳥、做窩養魚」,「與其你搞民運,不如我搞民運」等等方針,由中共情報機構主動製造了不少很著名的假民運假反對派假公共知識分子假維權假非政府組織等等的人士和隊伍,尤其是主動搶先組織最早的海外民運隊伍,以及為他們的很多線人塗金捧抬,大力造勢,包括組織正義黨第二正義黨等等許多做法,設的局都相當大。

而且,中共欺騙民運、反對派和老外,把他們的線人和線人組織,捧抬成國內或國際名人,著名反對派,把反對派和老外玩弄於股掌,可以說是小菜一碟,非常容易。共產黨甚至有能力玩弄國際社會,把他們的線人捧為諾貝爾英雄。《網路文摘》發表的《共產黨線人走上諾貝爾英雄舞台》介紹的羅馬尼亞安全部線人通過獲獎作家赫塔·米勒的獲獎作品,走上諾貝爾英雄舞台,就是一例。我們當時曾經預言,軟骨頭線人成為諾貝爾英雄的事情,今後還會發生。

在中共情報機構信息靈通的專業運作面前,缺乏專業知識和真實信息的業餘的民運人士及一般民眾,還有不少幼稚的老外和媒體,往往被中共玩弄於股掌。在中共隱藏的、秘密的指揮引導下,為中共設的局竭盡全力、吶喊助威。他們自以為是為民主事業奮鬥,但結果,實際上只是為中共及其地下勢力作嫁衣裳,幫大忙。

相反,對於真正的反對派人士,中共及其地下勢力花瓶民運,往往極力封殺。或者秘密抓捕,防止泄漏消息、不讓外界知道;或者泄漏消息後,各類中文媒體,花瓶民運地下勢力不予理會,繼續封殺。使這些真正的反對派人士,很難造成影響。與中共線人輕易造成重大影響,形成鮮明的對照。

由於過去老式民運老式思維,使民運和其他反對派變成主要從事營救、簽名、呼籲的「營救民運、呼籲民運、簽名民運」。這種營救、呼籲和簽名,大部分,變成了捧抬中共線人,或者把反對派和民眾反專制的注意力、精力和能量,消耗到這些浪費能量、效果不大的呼籲和營救中去,或者浪費到呼籲執行中共的法律廢紙、甚至夜呼籲執行中共所謂的黨內決議的廢紙上去。而不是把力量用到刀口上,用到真正有用的國內如火如荼風起雲湧的全民抗暴、全民起義、全民革命的烽火中去。

恰恰相反,中共及其地下勢力和他們的各類線人,極力污衊這種如火如荼風起雲湧的全民抗暴、全民起義、全民革命,閉著眼睛把它說成是口頭革命。把提出、發起、號召和支持這類抗暴、起義和革命的民主人士,污衊成口頭革命家。極力使反對派停留在簽名呼籲等等老舊形式中,繼續被中共及其地下勢力設局玩弄於股掌。

到茉莉花革命,中共地下勢力又180度大轉彎,採取草原放火滅火,拔安全閥放氣等類似的常規滅火辦法,防止社會大火造成社會爆炸,即防止產生真正的革命。以兒戲革命、惡搞革命、醜化革命等等辦法,幫助中共有效地熄滅了茉莉花革命的火焰。不過,雖然從茉莉花革命以後,他們的策略有很大轉變。但上面提到的他們的原來的那些舊策略,仍然繼續。

中共地下勢力製造形成的這些策略習慣,深深滲透到線人、非線人、真反對派糊塗人士等等許多人的血液中。近來的薄熙來事件中,挺薄極左派的某些策略,也是繼承了這些舊習慣,而且還有創造性發展。他們在土匪黑社會中分左中右,要左中右停止你死我活的內鬥、和諧共治。把各派土匪的和諧共治,美化成民主,並全力把大家的注意力、精力和目標,集中到努力呼籲中共執行中共專制的法律廢紙的幻想中去,甚至不把自己當外人,自稱自己是真正的共產黨人,要大家把精力投入呼籲中共執行自己黨內關於處理若干歷史問題決議、以及執行黨內生活若干準則等土匪專制黨規廢紙的幻想中去。不是全力擴大土匪的內鬥和廝殺,擴大他們的間隙和危機,從而為民主運動爭取活動空間,而是限制土匪的內鬥廝殺,要他們和諧共治,「化危機為轉機」,維持其土匪統治。

不過,這裡的問題在於:中共設局,把民運反對派和某些幼稚的老外玩弄於股掌,使民運成為「營救民運、呼籲民運、簽名民運」,其捧抬的,雖然大部分,是中共線人,這是毫無疑問的。但是,過去和現在,並不是所有的事件,都是中共設的局。有的事件是自然發生的,有的是與一般規律不同的特殊例外。事件中要營救的人,很多也是真正的反對派人士。所以對於每個個案,必須分外謹慎。

再說一遍,要斷定某一個事件,是不是中共設的局,必須慎之又慎。沒有確鑿證據前,可以先假定它不是中共設的假局,把它當作真正發生的真事來對待。對其中的受害者,無論是真的受害者,還是唱雙簧演假戲假裝的受害者真線人,還是先做好必要的營救呼籲工作再說。

在這樣做的時候,同時採用不動聲色的冷靜觀察,來確定事情的性質。這樣做,很有好處。一是在中共及其地下勢力在自以為得計的時候,比較容易暴露事情的真正真相;二是在中共及其地下勢力自以為得計的時候,通過冷靜觀察,容易發覺他們陣營的陣線、他們的地下人員及其配合動作、他們的戰略布局,以及相應的策略、路線、計謀和用心,以便我們看清情況,分清陣線,找出合適的應對策略和辦法。有時候,還可以將計就計,貫徹我們自己的謀略。

如果有證據確定某件事是中共設的局,確定某人是中共線人。就必須小心防範或巧妙利用,一方面,積極預防其危害;另一方面,有可能、有能力加以利用的,也可考慮巧加利用。但如果到了必須加以揭露的時候,就必須有決心排除一切阻力,頂住中共地下勢力花瓶民運的一切攻擊污衊,不管受蒙蔽的朋友如何誤解,都必須根據客觀實際的需要,堅定不移地加以揭露。

責任編輯: 於飛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12/0512/24605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