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軍政 > 正文

英媒金融時報:六四天安門鬼魂悄然走近中共權貴

據《金融時報》6月3日(周日)報導,李宇軍(Li Yujun)上個月從北京第二監獄獲釋,這名曾經的街頭小販,在其45年的生涯中超過一半是在監獄中度過的,他因在1989年「六四」事件中扮演的角色而入獄。1989年6月4日凌晨,當局在北京對民主示威民眾實施了屠殺。

他最初因「縱火罪」被判處死刑,緩期兩年執行。他被指控「六四」當晚涉嫌放汽油焚燒一輛坦克,以阻止解放軍士兵進入北京市中心,鎮壓手無寸鐵的示威者。

上月他因表現良好而獲釋。據稱,他正患有精神病,被禁止接受採訪,並將在未來至少八年內會遭到中國安全力量的嚴密監控。

這一「微薄」的寬大處理及其它一些似乎有變化的跡象,令一些活動人士及人權倡導者認為,也許北京領導人會願意首次公開重新回顧1989年的事件。

但其他人警告說,共產黨仍然不大可能會重啟其在最近歷史中這一最為痛苦的篇章,任何此類行動只會在未來某個時候,作為這一國家的權威政治體制出現大變動的一部分。

「很多人正在尋找政府可能推翻其對『六四』定性的跡象」,位於香港的中國人權衛士團體研究協調人王頌蓮說,「但是,尤其是當你看到政府虐待活動人士,情況越來越遭,很難想像現在會出現一個大的轉變。」

共產黨對「六四」事件的官方定論是:為「平息反革命暴亂」,國家領導人和軍隊所採取的行動是完全必要和正當的。「反革命暴亂」是共產黨對這場以天安門廣場為中心的和平民主示威的稱呼。

從那時起,共產黨已經幾乎完全從公眾的記憶中及中國的話語中抹去了這一事件的所有痕迹。

但它仍是中共統治者的一個巨大污點,並將在「政界精英」圈子中扮演一個高度象徵性的重要角色。在政界,幹部們被劃分為兩類,一類是染指屠殺的,另一類是手上沒有血污的。

「天安門事件,在世界上,在國內國外,人們都拒絕遺忘,在未來某個時刻,當局會推翻自己的定論」,美國哥​​倫比亞大學教授黎安友說。他是天安門文件的編輯之一,該文檔集合了一些被泄露出來的秘密文件,詳述了在天安門示威和鎮壓期間,中共最高層召開的會議及決定。

「那一刻只會在該政權出現重大變動時到來,那時,這個黨因為經濟衰退或派系鬥爭而真正的陷入了麻煩,他們會做出需要民主化的決定,然後把作為重新審視天安門事件作為其中的一部分。」

最近幾個月,中共高層領導人薄熙來被清除,暴露了自1989年以來中共內部最嚴重的派系鬥爭,並引發了在黨內推動政治和憲法改革,包括引進民主的呼聲。

薄熙來此前在黨內排名第25,但他於4月份被暫停所有職位,並被控「嚴重違紀」,他的妻子被控涉嫌謀殺了一名英國商人。

薄熙來與天安門屠殺有牽連,因為他的父親薄一波,是中共「八老」中最強硬的人物之一,他參與了在1989年決定派坦克鎮壓示威學生的決定。

一個小而意義重大的進展是周五在香港推出的一本新書,在書中,1989年時的北京市市長陳希同對大屠殺表示「遺憾」,並稱這本可避免。

陳希同是北京官方對「六四」唯一一份官方報告《關於制止動亂和平息反革命暴亂的情況報告》的作者,把這場和平示威形容為「反革命暴亂」。但現在陳希同表示,他與該份文件無關,他只是服從命令,在1989年6月下旬向公眾宣讀的該份報告。

這本新書的出版商是前中共高層官員鮑彤的兒子鮑朴。鮑朴說:「據我所知,這是第一位被人們廣泛認為應該對大屠殺負責的官員對該事件表示遺憾。」

然而,絕大多數分析人士認為,穩定壓倒一切仍是當前中共統治者的首要任務,薄熙來的倒台不會導致任何重大的政治突破或在不久的將來為天安門事件平反。

上周,一些中國活動人士團體試圖紀念「六四」事件而被騷擾和拘捕。一些人士因為反對軍隊鎮壓仍在獄中。

點擊看原文

責任編輯: zhongkang   來源:看中國記者李婉君編譯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