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政黨 > 正文

民運中的很多事情 越研究越讓人感到驚心動魄

—徐水良答網友質疑:國內和坐牢不是保護傘

作者:
徐水良答網友質疑:國內和坐牢不是保護傘。監獄不是保護傘。如果坐監獄的人,發表影響很大的錯謬無論,就可以受到保護,就應該受讚揚,就應該讓他們的謬論去欺騙民眾,那中共就可以讓80%或更多進監獄的人來發表謬論,難道我們都要讚揚,都要讓那些話去欺騙誤導民眾?

徐水良答網友質疑:國內和坐牢不是保護傘

監獄不是保護傘。如果坐監獄的人,發表影響很大的錯謬無論,就可以受到保護,就應該受讚揚,就應該讓他們的謬論去欺騙民眾,那中共就可以讓80%或更多進監獄的人來發表謬論,難道我們都要讚揚,都要讓那些話去欺騙誤導民眾?

我也是幾次坐牢,長期坐牢的人。坐牢總年數,迄今仍然超過劉曉波,迄今大概仍然是劉的兩倍。我在監獄從來沒有屈服,從不認罪。也沒有講過多少違心話。但為了保護自己,如果沒有必要,也是儘可能少說激進的話。有的無關緊要的小的違心話,也說過幾句。但我在國內時,非常希望海外能夠批評我們國內過分軟弱的話。而且希望,如果我們入獄的人,為了躲避中共酷刑或死刑,不得不講違心話,我也是希望海外糾正和批評。講幾句違心話保住性命,應該是值得的允許的。例如堅持自己的文章沒有反黨反社會主義反馬列主義,堅持自己沒有反對和顛覆政府等等違心話,應該是允許的。但海外讚揚這些違心話,卻是不允許的。

對國內的過分軟弱的那些話,理應由海外來批判。我們國內的人如果出來批判,危險很大。但結果,我非常失望,海外往往讚揚這些話, 最後,我在國內,卻不得不出來批駁那些錯誤的東西。因此,我體會非常深,海外如果把坐牢和國內當作保護傘,說批判他們,就是不道德等等的理論,這種做法,其結果,就是把危險推給國內。所以我在出國前極力反對和批評此類理論。並且由於體會深,出國以後,仍然繼續批評此類理論。

海外理應表現激進,批判國內軟弱的話,是海外的本分。因為這是對國內的保護。包括對國內批判者和被批判本人兩方面的保護。相反,不切實際地讚揚某人勇敢,卻給被讚揚的帶來危險。

對劉曉波,我至少研究了十五年。民運中的很多事情,越研究,越讓人感到驚心動魄。

至於一些普遍性的規律,我已經再三說過。這裡只是簡單提一下。例如:監獄中的軟骨頭和出來後的激進「勇敢」,往往是一般的軟骨頭線人,尤其是中共要樹立榜樣加以捧抬的線人的普遍性特點。因此,軟骨頭急劇轉化表現的「勇敢」,恐怕並不是改正軟弱的標誌,相反,卻往往是軟骨頭線人無需表現軟弱、卻需要表現「勇敢」改變過去、重塑形象的特點。對這些人,要特別小心。相反地,對那些曾經軟弱,出獄後繼續軟弱的,卻往往不必太小心。

=======

我重複一遍:「監獄不是保護傘。如果坐監獄的人,發表影響很大的錯謬無論,就可以受到保護,就應該受讚揚,就應該讓他們的謬論去欺騙民眾,那中共就可以讓80%或更多進監獄的人來發表謬論,難道我們都要讚揚,都要讓那些話去欺騙誤導民眾?」

我也是從國內出來的,坐牢的年數迄今仍然大約是劉曉波的兩倍,而且是在不斷殺反革命的年代坐牢。我不認為監獄是保護傘。反對把監獄當作保護傘。也不認為必須無限推崇國內。我在國內時就堅決批評王炳章正義黨等主張國內領導海外的這些說法,說,「國內領導,怎麼領導?」指出主張國內領導和把監獄當保護傘,都是一種計謀。實行這些謬論,無非是把領導權交給特務線人。因為國內組織,中共通過抓人,「三抓兩抓,就可以把民運領導人中的真反對派抓進監獄,留下特務線人來領導。」「在一黨專制下堅持國內領導,實際上是堅持共產黨通過特務線人來領導。」等等。

還有,如果監獄是保護傘,那麼,中共只要裝樣子,把特務線人表面上抓進去,不僅可以塗金,而且可以在監獄(或暗中到賓館)中發謬論,無所阻礙地欺騙反對派和民眾。中共為保護他們的特務線人或者為之塗金的做法,抓抓放放及至判刑,是基本手法。為了保護,連表面判處死刑,實際改名換姓到另外地方生活的都有。如果國內和坐牢就是保護傘,那你就讓中共牽著鼻子走吧。

這裡的問題就在於正確認識和判斷,需要特別慎重。但不是把國內和監獄當作保護傘。

2012-10-15日

責任編輯: 王篤若  來源:網路文摘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12/1017/26435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