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政黨 > 正文

民運老戰士:革命爆發 中共暗中接管維持政權的陰謀

—民運老戰士徐水良:革命爆發 中共暗中接管維持政權的陰謀 中國人,中國異議人士,請學會自重!

作者:
尤其是多少年極力組建特務線人招安派花瓶民運隊伍,幫助中共維穩,並在革命來臨時接管權力幫助中共維持政權的陰謀,特別是擊破中共強加給反對派給民運一個領袖的陰謀,又給批判無敵論一個推力,並從影響公共輿論的意義上,也有其意義,所以後來才投入反對劉無敵得諾獎的簽名信。

我很看不起不少中國人對諾獎的瘋狂,太輕浮淺薄了。連劉無敵諾獎問題,我一開始都不主張發聲明,因為太抬高了諾獎的意義。我們重視的是實質,而不是一頂並無實質意義的桂冠。

後來仔細想了想,需要打破中共在這件事情上的陰謀,尤其是多少年極力組建特務線人招安派花瓶民運隊伍,幫助中共維穩,並在革命來臨時接管權力幫助中共維持政權的陰謀,特別是擊破中共強加給反對派給民運一個領袖的陰謀,又給批判無敵論一個推力,並從影響公共輿論的意義上,也有其意義,所以後來才投入反對劉無敵得諾獎的簽名信。

這中間,我的主要目的,像我揭露中共組建特務線人花瓶民運的一貫做法那樣,是為了爭取一次革命完成中國民主轉型,是為了避免二次革命可能帶來的血腥暴力衝突或戰爭。

非科學類諾獎後來的頒獎,越來越貶低了諾獎自己,讓中國人和全世界看低諾獎這些獎項,讓人們重視實質,而不是重視虛名,從這個意義上,諾獎越來越貶低自己,是一個好事。

其實,在劉無敵諾獎問題上,我與其他公開信有的簽名人迄今都不同的是,我認為劉的諾獎問題,是中共、與中共情報機構及花瓶民運等唱雙簧,曲線運作,中共表面的反對,不希望劉得諾獎,不過是故意從反面以曲線道路幫助劉造勢,與花瓶民運正面造勢相結合捧劉曉波的雙簧。多少年了,中共捧他們的線人,用的都是中共公開打壓,花瓶民運極力捧抬,三捧兩捧,很快就捧為國際名人。

劉本人,根據規律,作為八九民運最著名軟骨頭,與79民運最著名的軟骨頭一樣,不當線人的機率,幾乎是零。他後來的表現,也一直在越來越證實這個規律。劉監獄中的軟弱,和後來的激烈,也是這類軟骨頭投共以後樹立新形象的規律。最後關鍵問題上幫中共維穩,才是本質的表現。

所以,十多年前,1999年或2000年,有一個朋友極力向我推薦國內「領軍人物」劉曉波,說他非常勇敢,不斷寫言辭激烈的優秀文章,說他了不起。我說:對照他在監獄的軟骨頭表現,你不覺得奇怪嗎?換個別人,這樣做,早就進監獄常住了,他卻一點沒事。你想一想就明白了!這個朋友很聰明,想了一下,就恍然大悟。我在幾年以後的文章中,也重覆談了我的這個意見。

獲獎後,中共情報機構難掩自己的暗中興奮,以至於用表面的反對來幫助劉無敵掩蓋真面目的行動,都做得有氣無力,不倫不類。與反對同政治關係不大的高行健文學獎相比,破綻極其明顯。

所以,批判無敵論,揭露中共陰謀,才是本人目的。而有的朋友,迄今都認為中共真的反對劉得諾獎,他們僅僅反對劉無敵軟弱。從這種邏輯出發,如此堅決地反對劉得獎,就站不住腳。

而莫言本來就是體制內的,他得獎,不存劉那樣的欺騙性需要揭露,又與民運、反對派無關。所以,對莫言得諾獎本身,僅僅屬於客觀批評和評論。這裡最重要的問題是要揭露中共在諾獎問題上的反覆無常和卑鄙無恥。

中國人,尤其中國異議人士,應該學會自重。自己對中國對人類的貢獻才是重要的,不要把自己降低到一切為了得諾獎的輕浮浮淺地步。不要把自己的骨頭搞得那麼輕,似乎諾貝爾就是一切。

責任編輯: zhongkang  來源:網路文摘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12/1020/26484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