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誰在公證業背後「躺著拿薪水」

此時,又是秋風涼了,菊花很黃,還有蟹黃也非常肥。眼前有景,嘴上流油,只不過,在現實中,這種肥美,往往多是屬於一些達官貴人。早在兩年前,人家浙江桐鄉公證處的領導們,就過足這種癮了。一個小小的公證處,到陽澄湖吃次螃蟹,就花到16萬多。更勁爆的是,這個公證處的主任,年薪達80多萬。這樣...

此時,又是秋風涼了,菊花很黃,還有蟹黃也非常肥。眼前有景,嘴上流油,只不過,在現實中,這種肥美,往往多是屬於一些達官貴人。

早在兩年前,人家浙江桐鄉公證處的領導們,就過足這種癮了。一個小小的公證處,到陽澄湖吃次螃蟹,就花到16萬多。更勁爆的是,這個公證處的主任,年薪達80多萬。這樣的公證處,還能公正嗎?(據10月19日錢江晚報)

這些猛料,又來源於網友爆,又被權力部門證明情況不虛。當地審計局官員說,網友發帖中的這些內容,來自於審計報告,基本真實。要不是網友看著這群吃螃蟹的不順眼,這審計報告斷然不曾激起半點漣漪,至於離什麼“問責風暴”,完全就是十萬八千里。

看到有人吃螃蟹,我就會想到魯迅他老人家那句名言。他是這樣說的,“第一次吃螃蟹的人是很可佩服的,不是勇士誰敢去吃它呢?螃蟹有人吃,蜘蛛一定也有人吃過,不過不好吃,所以後人不吃了,像這種人我們當極端感謝的。”浙江桐鄉公證處那些人應該沒吃過蜘蛛吧,反正他們把螃蟹給吃了,而且,花了巨資,吃得瘋狂,現在自然有必要從中提煉一些值得“極端感謝”的價值。

我可不想從生理角度,從科學層面,去分析吃那麼多螃蟹,會有怎樣影響,是壯陽補心,還是會撐出胃病,是不是可能引發食物中毒,這些,我都不關心。我想問的是,這公證處就那麼十來個人,一下子吃掉16萬,這份闊綽勁的底氣到底從哪來的?公證處主任到底何德何能,怎麼就能年薪多達80萬呢?

這公證處實在是“不差錢”。那麼,公證處到底是衙門,還是商場?公證處主任到底是官員,還是老闆?

搞清楚這些問題本質,進而拆掉這些問題背後的病灶,我們也可以心平氣和地說一句,感謝你們這些公證人員去吃螃蟹,至少讓我們找到如何通往明天的公正。

還是來看看這個“到陽澄湖吃螃蟹”公證處背後有怎樣的關聯紐帶。原來,桐鄉市公證處就是司法局下面的一個事業單位,不過實行的是自收自支,公證人員工資也按業務收費來提成。想必很多人也就懂了,這是背靠司法權力,直面市場利益,這個錢,當然會很好掙。

擦亮眼睛看看現在公證業吧,它早就不是一方凈土了,有人把它比喻成“菜市場”,有些公證機構在喊“客戶需要什麼我們就公證什麼”的宣言,什麼處女公證、愛情公證、絕食公證都在搞,有的甚至替不法行為進行公證。如果說,這些公證機構僅以市場主體身份在折騰,倒也多少可以理解。問題是,現在公證機構,更多還是依靠權力魅影,拿著國家賦予的公共證明權,來換取利益的籌碼。

畢竟,公證行為具有的證據效力、強制執行效力以及法律要件效力,讓無數人不得不為之埋單。這就讓公證機構具有行政壟斷與市場壟斷的雙重身份。這樣一來,自然有權有錢,吃著螃蟹,拿著高薪,還能裝著一臉正義,你又能奈我何?

鄒韜奮有篇著名雜文,叫《卧著拿薪水》,由頭是當年馮玉祥氏對新聞記者的談話——“國家將亡,應卧薪嘗膽,但他們正在卧著拿薪水”。我覺得,那句“卧著拿薪水”,實在幽默,又入骨。許多年以後,桐鄉公證處花16萬吃螃蟹,拿80萬年薪,要我看,比馮玉祥罵得那些在國難中還醉生夢死的老爺們更可恨。畢竟,時代列車是在轟然前進的,這些人卻能安然躺在那裡,這背後,自然就有太多的錯位。

為什麼長期沒能從制度界定公證機構性質,為什麼沒能從管理上規範公證機構行為,為什麼沒能確保公證行為的嚴謹和公正?可以肯定的是,公證機構改制長期裹足不前,公證業對公共利益進行瘋狂掠取,就是因為在這個行業背後,有更多人在“卧著拿薪水”。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來源:博客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