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軍政 > 正文

揭秘:江澤民令萬名武警進京 軍隊一級戰備內幕

江澤民當政十五年(包括後來垂簾聽政的兩年)經歷了很多中國歷史上的大事,比如香港和澳門的回歸、加入世界貿易組織以及鎮壓法輪功,前面的事不是運氣碰上了,就是利用其他人為己賣命而獲,只有鎮壓法輪功是江澤民的獨家「專利」。

鎮壓法輪功是江澤民政治生涯的一個轉折點。如果說「六四」後進京,在險惡的政治鬥爭中,江是一步步站穩腳跟的話,鎮壓法輪功事件使江澤民立即背上了沉重的巨大包袱,這是企圖速戰速決的江澤民始料不及的。從江澤民一意孤行啟動鎮壓機器那一刻開始,其命運就緊緊和鎮壓運動捆綁在一起,其一切決策也都是以此為中心。

恰如手無寸鐵的基督徒在強大的羅馬帝國長達300年的迫害中仍然屹立不倒一樣,超世俗的信仰的力量是無法用世俗的概念去度量的。法輪功幾年來和平理性的抗爭讓死不認錯的江澤民騎虎難下。因此,要了解江澤民1999年之後的思想和行為,就必須對這場迫害有一個全面的了解。

羅織罪名

從1999年「四.二五」上訪事件後,在全國範圍對法輪功的調查摸底、輿論宣傳準備、調動公安偵查搜集情報,以及各地黨組織的心理準備工作就一直在緊張進行。江澤民把這當作頭等大事來抓。

由於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1998年移居美國,江澤民甚至希望通過減少五億美元的貿易順差,引渡李先生回國。李先生於1999年6月2日發表了《我的一點感想》,其中說道:「我只是教人向善,同時無條件的幫助人解除疾病,使人達到更高的思想境界。我不收任何金錢與物質報酬。對社會對人民起到了積極的作用。普遍使人心向善、道德高尚。不知是不是因此而引渡我哪?……不過我聽說通常引渡的人都是戰爭罪犯或人民的公敵。再有就是刑事罪犯。如果這樣的話,我不知道我是符合以上的哪一條。」

李先生還說:「其實,我一再教人做人要以真、善、忍為準則,我自然也要做一個表帥。在我個人與「法輪功」弟子遭到無端的非議與不公正的對待時,都充分的表現出了大善大忍的胸懷,給政府充分的時間來了解我們,無聲的忍受著。……其實我非常清楚有的人為何非要反對『法輪功』。就是像媒體報導中說的學『法輪功』的人太多了。一億多人是不少,難道還怕好人多嗎?不是好人越多越好、壞人越少越好嗎?」

儘管江澤民可以看到李先生的所有諄諄勸善之言,但是他還是太習慣用自己那卑鄙小人的思維模式去猜測別人。江還認為沒有人不怕死、也沒有收買不了的人。所以,掌握了全部國家機器的江認為沒有自己辦不到的事情。

1999年6月7日,江在中央政治局會議上發表關於抓緊處理和解決法輪功問題的講話,把法輪功的產生和迅速傳播說成是「國內外敵對勢力同我黨爭奪群眾、爭奪陣地的一場政治鬥爭」。

江澤民從來不為自己的結論提供任何論據和論證過程,也全然不顧法輪功和平、理性並且已經給億萬民眾帶來身心改善的事實,蠻橫專斷地要求所有共產黨員、共青團員、在職幹部、離退休幹部,所在單位的黨團組織和行政部門的領導都要停止修煉法輪功,並「在思想上劃清界限」。

大多數政治局委員及常委對鎮壓法輪功不感興趣

從政治局對他4月25日當晚寫的那封信的反應上,江澤民感到大多數政治局委員乃至常委都在鎮壓法輪功的問題上相當冷漠,包括朱鎔基領導的政府部門也認為把法輪功當作敵我矛盾處理實無必要。因此,江決定成立一個聽命於他的跨部門領導小組,凌駕於一切政府機關之上,直接避開政府、司法系統、財政系統等部門對推行鎮壓命令的約束。於是他想到了李嵐清。

當時在七名政治局常委中,除江外其他六名對鎮壓持反對態度。在中共高層口碑很壞的薄一波聽說政治局其他常委都反對鎮壓,於是出來表態,表示堅決支持江的決定。

江澤民還決定去說服跟自己私交不錯的李嵐清。江澤民拿出黨性和「亡黨亡國」的帽子威逼李嵐清,最終李嵐清立場鬆動,同意了江的決定。

這樣,江澤民按照他的設想成立了一個專門處理「法輪功」問題的領導小組,由李嵐清任組長,並根據中共「槍桿子、筆桿子」的理論任命羅干和丁關根任副組長。江還任命公安部副部長劉京等有關部門的負責人為主要成員,統一研究解決「法輪功」問題的具體步驟、方法和措施,並指示中央和國家機關各部委、各省、自治區、直轄市密切配合。該機構於6月10日成立,故稱其為「610辦公室」。

成立「610辦公室」非法組織繞過法律做事

就其性質而言,「610辦公室」是個不折不扣的非法組織,其產生和存在都沒有法律依據,和文革中的「中央文革小組」一樣。「610辦公室」的唯一目的就是繞過法律,繞過正常的經費和人員編制審批,調動全國的鎮壓和宣傳機器迫害法輪功。這個非法組織的總頭目其實就是江澤民,所有重大密令都是江澤民傳達下去的。江怕留下證據,送去的密令從來不敢落款,但「610辦公室」的人見到此類「白條」就會立刻執行。

江澤民利用自己獨裁權力,採用非正常手段,繞開正常的法律體制,組建凌駕於各級司法系統之上的「610辦公室」,並讓「610」去脅迫從中央到地方的司法人員執法犯法,徹底中斷了中國二十幾年來的法制進程,對中國社會造成了難以估量的負面影響。

信誓旦旦:政府從未禁止煉功健身

江澤民當時雖然跳得很高、喊得很響,但卻也拿不出什麼具體的辦法。於是江澤民找曾慶紅私下謀劃,通過中央辦公廳和國務院辦公廳於1999年6月14日發表了《接待部份法輪功上訪人員,中辦國辦信訪局負責人發表談話》,其中提到:「一、連日來,一些法輪功煉習者紛紛傳言,什麼『公安機關就要對煉功者進行鎮壓了』,『黨團員、幹部參加煉功就要開除黨(團)籍和公職』……這完全是無中生有、蠱惑人心的謠言……」「二、黨和政府對待正常練功健身活動的態度是十分明確的。……我現在再次重申:對各種正常的練功健身活動,各級政府從未禁止過;人們既有相信並練習某一種功法的自由,也有不信某種功法的自由……」

現在回過頭來看當年這些政府要員向全國正式發布的信誓旦旦的談話和許諾,不難看出以江澤民為首的中共翻手為雲、覆手為雨,從無信義可言。

本來法輪功的一切活動就都是公開的,所以那些信奉「真、善、忍」的法輪功學員對中共媒體並無戒心。但與此同時,大量的公安和特務偽裝成法輪功學員,打入所有的法輪功煉功點搜集信息,對他們的各種活動進行照相和錄影,調查清楚了每個法輪功煉功點的負責人的情況。

開始鎮壓:上萬武警進北京周邊軍隊一級戰備

7月19日,江澤民召開中共中央高層會議,以總書記的身份下達了開始鎮壓的命令。上萬名武警荷槍實彈進入北京,周邊軍隊進入一級戰備狀態。7月20日,江澤民下令進行了一場遍及全國範圍的大逮捕,所有被認為是法輪功「骨幹」的成員都被中共拘留或帶走問話。江還在7月29日試圖通過國際刑警組織引渡李先生回國,但遭到國際刑警組織的斷然拒絕。

「六四」之時,中共就是先用機槍坦克殺人後使人們不敢說話,然後再用宣傳機器全力說謊,在接下來只有一個聲音的環境中,許多人都聽信了中共的謊言。江澤民認為這一招對法輪功應該同樣奏效。江下令銷毀所有法輪功的書籍和影音製品,同時指示封鎖網際網路上所有可能得到法輪功真實資訊的網站,迫使民眾只能從被江操控的國內媒體獲取有關訊息。

在鎮壓前,北京市電信局提供263服務,也就是用戶無需登記用戶名和口令,撥打263後即可上網瀏覽,並且可以註冊電子郵件信箱。在鎮壓開始的那一刻,263以技術維護的名義,停止郵件服務48小時,阻擋國內民眾通過郵件與海外及時聯繫。

江澤民精心準備的謊言登場

在鎮壓開始兩天以後,7月22日下午三點,江澤民精心準備的謊言就登場了。一部三十多分鐘詆毀法輪功的電視片在全國反覆播放,片中充斥了各種千奇百怪的謠言。比如李洪志先生1999年2月在洛杉磯的講法,原始錄影中有一句話說「過去人所說的那種劫難是不存在的」,但是在電視上當局恰恰把「不」字給剪接掉了,這樣這句話就變成了「過去人所說的那種劫難是存在的」,然後以此為由,說法輪功在宣傳世界末日。

1999年的中國國民生產總值達到83,000億元人民幣,擁有世界上數量最龐大的軍隊、武警、公安、勞教、監獄系統,還有2,000多種報紙、雜誌、上百家廣播和電視等宣傳機構,僅中央電視台就有12個電視頻道,覆蓋全國,而且通過衛星用外語向全球播放。7月20日以後,一夜之間這個龐大的國家機器忽然全力運轉,目的只有一個——江澤民宣稱:要在3個月內消滅法輪功。報紙、雜誌、廣播電台和所有的電視頻道開足馬力,24小時反覆播放所謂的「揭批」文章和節目。警察把修煉群眾從每一個煉功點趕走,將不服從的人押上警車抓走。所有的工廠、企業、學校、街道都要組織人們集體收看批判法輪功的新聞和節目。各國的中國大使館也開始組織當地華人開「揭批會」,並向各國政府散發詆毀材料。全國上下燒書、抄家、抓捕、人人表態支持鎮壓,以及廣播、電視、報紙鋪天蓋地的宣傳批判,恍惚之間,如文革再臨。

這裡還不能不提到,江澤民同時還動用在香港收買的媒體對法輪功進行詆毀,其中最賣力氣和最迷惑人的就是「鳳凰衛視」。鳳凰衛視表面看起來不偏不倚,但中共的重要稿件直接下到該電視台,不但一個字不能改動,而且誰如果敢提出任何異議,立即就得捲鋪蓋走人。工作人員都知道,鳳凰衛視在最關鍵的時候,在最關鍵的問題上發揮著中央電視台不可替代的作用。

鳳凰衛視總裁劉長樂是中共總參特務出身。1999年「4.25」中南海事件後,劉長樂受羅乾的秘密派遣,與偽科學家何祚庥合作,從99年5月就開始對法輪功竭盡造謠之能事,製作誣陷法輪功和法輪功創始人的專題節目,並在北京印刷發行了一本專門誣衊法輪功創始人的書,不但內容荒誕無稽、通篇謊言,而且用詞非常惡毒。鳳凰衛視以民眾喜聞樂見的形式包裝自己吸引觀眾,以貌似公正的外表全力配合江澤民進行欺騙宣傳,為鎮壓法輪功製造輿論,毒害了無數大陸和海外的華人。鳳凰衛視人員後來紛紛出事,劉長樂被揭發參與中國銀行前行長王雪冰經濟違規及犯罪活動,接受盤問調查,中文台副台長趙群力駕機墜毀身亡,女主播遭遇重大車禍,資訊台記者被綁架。

看到江澤民傾盡全力鎮壓法輪功,不少社會學家當時估計,「以中共政府的力量,法輪功堅持不了一個星期。」

法輪功是修煉團體沒有「負責人」

不過江澤民失算了。他一直沒有搞清楚一個問題,法輪功實際上並不存在什麼「骨幹」,所謂的「負責人」也僅僅是在集體煉功的時候拿個錄音機放音樂、或者有什麼活動通知一下大家,除此之外,負責人與煉功點上的其他人沒有任何區別。每一個人都有各自在社會上的工作,每一個人也都根據對《轉法輪》的學習和了解去決定如何做。那種認為抓了「負責人」,法輪功就會群龍無首的情況並沒有出現。大規模抓捕反而使那些普通的學員也都站出來,義無反顧地承擔起和平請願和講清真相的作用。

從7月20日凌晨開始,大量的法輪功學員開始從各地湧向北京為法輪功鳴冤、上訪,為自己的合法煉功權利申訴。7月21日和7月22日,中南海附近、西單、六部口、北海以及天安門等地不得不戒嚴。610辦公室要求地方政府不惜代價阻止群眾上訪,通往北京的交通要道被嚴密封鎖,軍隊進入一級戰備狀態。然而,仍然有許多人步行或騎自行車,穿山越嶺趕赴北京。一些人在進京途中被當地公安截回並拘留,另一些人則成功到達北京。數萬上訪的學員被臨時關押在豐臺和石景山的體育中心。

法輪功學員源源不斷地上訪

在隨後的幾個月里,匯集北京城區的上訪學員人數,最多時超過30萬,而北京城近郊區長期以來都維持大約70萬為法輪功上訪請願的人。這些人從政府官員、軍人、知識份子、學生、商人到普通農民,從小孩到白髮蒼蒼的老人都有。有些遠在四川、雲南、黑龍江、新疆的農民,甚至包括有些一輩子從沒有出過遠門的農村婦女,也毅然踏上了千里上訪的遙遙旅途。一名吉林白山的婦女,在坐車去北京上訪的時候被警察截在了遼寧,並被沒收了所有的財物。她孤身一人,逃出警察局,從漫天風雪的東北,沿路要飯,走到了北京。一個四川農民在被北京的警察盤問時,打開自己的包袱,將9雙穿爛的布鞋送到警察面前,說:「我走了這麼遠才到這兒,就為了說一句心裡話。法輪功好!政府錯了!」

當時到北京打橫幅抗議的至少有兩位省部級官員,出於安全考慮這裡不便透露他們的名字。他們也同樣被警察抓到,在詢問並核實他們的姓名和身份後,警察嚇了一大跳,趕緊讓原單位領了回去。這裡不但反映出修煉法輪功的人遍布各個階層,同時也反映出江澤民的獨裁,連這樣高級別的幹部也無法向江進言。

上訪是中共在文革後為了解決大量冤假錯案而制定的有中國特色的官民溝通渠道,是弱勢群體討一個說法的最後希望。江澤民在對待法輪功時,卻制定了禁止為法輪功上訪的「公安六條」。中共石家莊市「610辦」在2005年農曆新年之際下發了迫害法輪功的工作部署通知,該通知中有「六防」,其中最後一防就是「防止法輪功利用法律手段和上訪搞對抗」。依法申訴被說成是「對抗」,就要被抓被判刑,「利用法律」就是「犯法」,這是江澤民迫害法輪功的一大隱蔽邪惡之處。可以說,江澤民在這方面是開了歷史的「先河」。

江澤民感到最難以想像的是,儘管他已經下令採取了極其嚴厲的措施對待上訪、請願——包括罰款、監禁、開除公職,以及家庭連坐、單位牽連等手段,這些上訪的法輪功學員似乎不為所動。江澤民簡直無法相信世界上還有人會為了信仰而甘願犧牲一切物質利益。這些法輪功學員對信仰的堅定,也讓江更加妒嫉李先生,同時也更使他急於把法輪功鎮壓下去。

法輪功與國際社會的反應

就在江澤民緊急動員鎮壓的時候,李洪志先生正好在澳大利亞雪梨參加世界各國部份學員主辦的法輪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5月2日,李先生會見了《澳洲新報》、《自立快報》、《亞洲周刊》、中華電視公司等中文媒體的記者,當天下午,又會見了澳洲國家廣播電視局、《雪梨晨鋒報》、法新社等媒體的記者。

李先生在開場白中說:「我認為佛法是嚴肅的,通過媒體像做廣告一樣吹,這本身就是不嚴肅,所以我們就一直沒有借用媒體來做這件事情。基本上都是學員覺得好,學了之後,他就把自己心裡的感受,身體的好轉,整個狀態告訴他的親戚、朋友。關於這方面的問題,我們任何一個人都不會對自己的親屬撒謊,對自己的丈夫撒謊。那麼說出的話就是真實的,絕不會我受騙上當了,再叫我的妻子、兒女、親戚、朋友再去上當,絕沒有這種事情。」

李先生還表示:「學員當中有許多是高級知識份子,有許多是科學家,有許多是博士、碩士,特別是在美國那個環境下,有很多,不下幾千人,那都是拿幾個學位的。這些人不聰明嗎?他們非常聰明。比如說,在我們中國大陸,有許多人是高級知識份子,有許多是高級幹部,甚至於是搞政治工作的,他們經過了文化大革命,有過思想信仰,追求過,也有過盲目的信仰,也經歷了這樣、那樣的運動,這些人是傻子嗎?他絕不是,他能夠盲目地追求一個東西、盲目地信仰一個東西嗎?這些人是絕對不會。」

李先生的談話打消了國外許多人對法輪功的很多疑慮。所以江澤民在開始鎮壓法輪功之後,第一件事就是把所有類似的、能夠澄清法輪功事實真相的訊息截堵在國門之外。

在中國開始鎮壓的同一天,李洪志先生發表了一篇聲明,呼籲世界各國政府、國際機構、善良的人們能給予支持和幫助,解決目前在中國發生的危機,同時希望中共政府及領導人不要把法輪功群眾當成敵人。

接下來的幾天裡,李先生接受各國媒體採訪,不斷說明一點:法輪功不會構成對任何政權的威脅,相反,對任何政府、國家和民族都是有百利而無一害的。7月22日,法輪功明慧網發表李先生給中央和政府領導的一封信。在信中,他呼籲中共政府不要對無辜的法輪功群眾採取打壓政策,而應該通過和平對話方式解決問題。他預言這種不計後果對修煉人的殘酷迫害,將最終導致國家和民族的災難。這是所有善良的人們都不願意看到的。

與國內數十萬、甚至上百萬人規模的和平請願同時發生的還有世界各國法輪功學員的聲援。7.20事件後,許多學員自發匯聚到美國首都華盛頓康乃迪大道2300號的中國駐美大使館前靜坐和平請願。那以後的2個星期中,學員向美國各級政府、議員、媒體和世界170多個國家的駐美大使館,講述中國發生的迫害,希望他們能夠幫助法輪功學員跟中共政府對話。

很快,自由社會的各國政府和人權組織就做出反應。1999年7月至12月,加拿大政府、聯合國世界公民聯合會、澳大利亞、美國參議院和眾議院等紛紛通過決議,強烈抗議和譴責中共這一侵犯人權和踐踏自由的行徑,並呼籲營救受迫害的法輪功學員。

責任編輯: 吳量  來源:江澤民其人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12/1213/27320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