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陳永苗:政府扮好人將欠款責任推給包工頭

中共最高法院日前發布關於審理拒不支付勞動報酬刑事案件適用法律的解釋。中共官媒22日報道稱,中國刑法規定,拒不支付勞動報酬,數額較大,經政府有關部門責令支付仍不支付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並處或者單處罰金;造成嚴重後果的,處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並處罰金。本台1月23日採訪了知情人。

大陸官方消息,1月21日下午,在武漢東西湖區七雄路星光大道音樂會所門前,一群農民工跳起了江南Style騎馬舞討薪。報道說,40位工人共計有233000元工資尚未支付。農民工說“要是拿不到錢,不僅過年回不了家,孩子上學都成問題,我不能對不起孩子。”

  下載連接:16K

   下載連接:128K

武漢市民稱,農民工辛苦一年,卻拿不到工資很可憐,全家老少都等錢過年,孩子上學也要用錢。

(錄音):大過年的老闆欠農民工很多錢,這個事情很普遍,每年都是這樣。農民當然很可憐!多的很,沒有保障,不是他,都是這樣。生活在最底層,供孩子上學,撫養老人,都是靠他一年的工資。

接觸過類似案子的大陸憲政學者陳永苗表示,大陸主要拖欠工資的是建築行業,而建築行業里最主要的是政府欠款。這些人通常是給政府建辦公樓,因為政府不出錢,包工頭就沒有錢分給工人。然後它又制定這樣的法律來夾包工頭。

(錄音):實際上它就是給農民工一個安慰,好象最高法或者政府做了很多事情,實際上欠錢的是政府,政府大規模的搞建築,然後它沒辦法支付這筆錢。現在我觀察到的,實際上欠薪的根源是政府,你有本事說政府官員欠款,你把市長、市委書記抓了,你抓包工頭有什麼用?

陳永苗以民營企業為例說明,政府把欠薪的責任推給企業和包工頭。

(錄音):它一貫都是這麼做!例如民營企業,工人工資普遍偏低,政府就出一個規定說(把工人工資)提上去,它又把提高工人工資來維護穩定的成本轉嫁給民營企業,轉嫁給包工頭,本來應該是政府自己的責任,它都轉嫁了!

年底農民工討薪難的現象已經持續多年,官方此時推出這樣的法律,其實是向農民工顯示政府愛民的形象。

陳永苗(錄音):它實際上不會將這些問題解決,它只是向社會或者向農民工表達一種愛心,我愛你,我給你保護,所以你去要的時候,我就抓幾個包工頭吧。然後包工頭跟政府關係不錯,就不好說,到最後就是跟農民工說,我好愛你,但我沒辦法。

維權律師李和平認為,對這類問題,原來的法律規定很明確,真正按照法律條文去做,不需要再規定什麼。

(錄音):我覺得以前的民法已經足夠了,他如果嚴格按照法律去做,也可以了,但是現在主要是當局有法律它也不依,如果還不能按照法律去做的話,再出多也沒有用。我不知道,因為我沒看到條文。

希望之聲國際廣播電台田溪採訪報道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吳量 來源:希望之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