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軍政 > 正文

美中網路博弈 - 下一代人的新冷戰(8):網路時代需要新的行為準則

美中網路博弈—下一代人的新冷戰(8):網路時代需要新的行為準則

華盛頓—中國軍方被披露涉嫌大規模入侵美國電腦網路的消息使網路安全成為美中關係中一個不可迴避的重要議題。美中雙方都強調,有必要合作建立一套適用於網路時代的行為準則。

隨著網路安全迅速成為美中關係中一個無法迴避的棘手議題,兩國都提出有必要建立一套機制,規範各國的網路行為。

美國國家安全顧問多尼隆(Tom Donilon)3月11日在亞洲協會發表演講時首次公開點名指責中國,並要求中國制止猖獗的網路間諜活動。他說:“我們希望從中方得到三樣東西。第一,我們需要中方承認問題的緊迫性和範圍,以及它對國際貿易、中國企業名譽和我們總體關係構成的威脅。第二,北京應該認真採取行動調查並制止類似行為。最後,我們需要中國與我們進行直接和有建設性的對話,建立一套可接受的網路空間行為標準。”

雖然中國仍矢口否認政府支持了對美國的網路間諜活動,但也表示,中國願意與美國合作制定網路空間的“遊戲規則”。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在一次外交部記者會上說:“網路空間需要的不是戰爭,而是規則與合作。中方願意本著相互尊重、相互信任的原則,與包括美國在內的國際社會一道,開展建設性的對話與合作,共同維護網路空間的和平、安全、開放、合作。”

“我們都在解決規則問題。這也是我們存在分歧的地方。標準是什麼,原則是什麼,哪些是允許的,哪些不是。我們還沒有解決這個問題。”網路安全專家歐文·勒晁(Irving Lachow)指出,缺乏共識和行為標準的確就是造成目前中國網路間諜活動泛濫的原因。

然而,很多美國網路安全專家都認為,目前美中兩國對網路安全的認知存在根本分歧,達成一套全面的行為準則仍有不少障礙。前中央情報局局長邁克爾·海登(Michael Hayden)表示,美國的網路制止通過網路竊取他人財產,但鼓勵言論自由。而在中國的網路上,情況恰好相反。

新美國安全中心的勒晁表示,雖然美中達成一個全面的網路安全行為標準有一定難度,但雙方可以在細小的領域,比如打擊網路兒童色情方面,建立共識。他說:“比如雙方可以從打擊兒童色情方面下手。在某些方面雙方還是可以找到共識的,然後雙方再從這些共識的基礎上拓展。我想,這會是一個好的開端。”

但傳統基金會的高級研究員成斌(Dean Cheng)認為,在美中雙方找到共識,達成有關網路安全行為的具體協議前,美國急需採取行動,提高中國實施網路間諜活動的成本。“我認為,西方國家特別是美國沒能讓中國為其行為付出足夠的代價。如果沒有負面效果的話,你就只是揮揮手指頭,那麼到頭來沒有懲罰,中國為什麼要停止其行為呢?”

對此,前中情局局長邁克爾·海登建議美國使用經濟手段,對中國的網路間諜行為還以顏色。“我認為,我們只要對中國拿出一些更強硬的態度來,明確告訴他們,你們在網路領域的行為對我們的經濟構成巨大影響,你們偷取錢財、竊取機密、奪走就業機會。我們要在經濟領域來作出回應,比如簽證、進出口許可,有多少中國大學畢業生可以到美國頂尖大學攻讀技術領域的博士。我的意思是,我們有很多事可做,讓中國的網路間諜行為代價更為高昂。”

2011年5月,美中戰略與經濟對話首次把網路安全議題列入對話日程。隨後,時任美軍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邁克·馬倫上將在與中國解放軍總參謀長陳炳德會晤時再次提及網路安全。在短暫的時間裡,網路間諜與網路安全迅速成為美中關係中一個不可迴避的議題。就像美中關係中許多其他複雜和敏感的議題一樣,美中兩國也很難在短時間內就網路安全達成重大共識。能夠預見的是,美中在網路空間的博弈將繼續下去。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劉詩雨 來源:VOA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