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言論 > 正文

鄉音:這樣的菜農越多越好

過去買豆角,都撿有蟲或有蟲眼的買,道理很簡單,因為這些都是沒有或少量使用農藥的;那些沒有蟲眼的看著鮮亮,可是都是過量使用農藥的,所以就很少有人買。然而後來,帶蟲或蟲眼的越來越少了,到了現在幾乎都找不到了,怎麼辦?菜又不能不吃,久而久之,人們也就習慣了。

再比如韭菜,過去的韭菜葉雖細小,但吃起來是那個味。可現在的韭菜比過去的既肥大又鮮嫩,一棵能頂過去的兩三棵,吃起來味道差遠去了。種菜的親戚告訴說:頭茬韭菜不要買。因為菜農不但施化肥,還往韭菜的根部直接使用敵敵畏。連菜農都說,這敵敵畏勁真大,不但殺蟲,韭菜還特別壯,長的又肥又大。可是你說頭茬韭菜不能吃,這誰能分得清?那後來割的韭菜就沒有毒性了?除非不吃韭菜了。

在追逐利益不講道德的世風中,還是有一些憑著良心種菜的菜農。海外明慧網上這兩天的報導中有幾個這方面的例子,我們一起來看一看。

四月二十一日黑龍江大法弟子李十寫的文章是《不上化肥的小青蘿蔔大家願意買》。他在文中寫道:〝地里動物糞泡濕了,苗好吸收,五十天蘿蔔就長大了。九月十三日上市場賣,四、五公分粗,十來公分長,前頭淺綠,後邊白色,剩兩個小葉芽,擺好後誰走過來都想多看一眼,說沒上化肥誰信哪?不信不要緊,可以品嘗再買,有化肥的發苦,沒化肥的發甜,這種蘿蔔三分辣七分甜,人們開始一個一個的買,後來一買好幾個,他們說是水果蘿蔔,可我買的不是那個籽。離腌鹹菜時間還早,他們就這樣零吃,沒吃夠的還回來找。九月二十二日賣早白菜,明白人掏個白菜心嘗嘗,有買整心的,很多人要多半心的,大青葉不能扔,說是做什麼泡飯,最後沒心兒的〝扒拉棵子〞也搶沒了……〞

他為什麼不像別人那樣上化肥呢?那樣既省力又高產。他說:〝我修煉法輪功,師父教我們遇事要多為別人著想,按‘真、善、忍’辦事。大法弟子種菜不能上化肥坑消費者,師父要求我們做好人,比好人還要好的人。所以不能為了利益而失德。〞

四月二十日也有篇報導《四川老人被綁架 親朋要人也遭扣押》。文中說:四川省華鎣市祿市鎮月亮坡村村民鄒雲祝、李樹銀夫婦,一輩子種田種菜為生,是勤勤懇懇的庄稼人,子女們都在外打工,老倆口在家種十來人的田地,整天在田裡忙碌,晚上還要收菜、理菜、捆菜至深夜,早上三、四點鐘就要趕到集市賣菜。……夫婦倆按〝真、善、忍〞做人,用良心種菜、賣菜,又能吃虧忍讓,吃再大虧也從不與人計較,對誰都用誠心善心相待,所以他家的菜非常受歡迎,生意很好。

現在的中國人互相欺騙久了,做什麼都不放心。咱就說買菜,有些人砍起價來真讓人心寒,總想用最少的錢買最多的菜。價錢搞好了,他還給你挑挑揀揀,甚至當著人家的面擇起菜葉來。修煉法輪功的人不但要做到買賣公道,還得能忍,吃了虧一笑了之還不算,還要真心實意地對待顧客。鄒雲祝夫婦做到了,這是他們受大家尊敬的主要原因。

那麼菜農之間是什麼關係呢?二十日的另一篇文章《遼寧建平縣張敏芳被綁架拘留》對此做了很好的解答。遼寧朝陽市建平縣萬壽鄉法輪功學員張敏芳,是位法輪功修煉者,她於四月七日遭綁架,她的一個鄰居說:〝把這麼好的人抓起來關押真是無理,一次我家的菜沒時間去賣,我就求她幫我去賣,結果她為了幫賣我家的菜,卻把自己家的菜收到家裡,第二天才去賣自家的菜,而且幫我家賣菜,分文都不差的,我最信任她了,她是天底下最好的人。〞大家知道〝同行是冤家〞,就像賣菜,誰願意看到別人的菜比自己賣的好,更甭說為了替別人賣而把自家的放到家裡了,可是張敏芳做到了。

這是兩天內明慧網報道的文章中涉及到的幾個菜農的事例,看後讓人感慨。在以往的報導中,這方面的例子有很多,比如有的法輪功學員種出的菜,菜販來收,全部免檢,因為他們對法輪功學員太信任了。還有的法輪功學員,在別的菜農為提前讓番茄上市,就給番茄抹乙烯利時,她卻堅持不圖這點小利,目的就是為了讓民眾吃上真正放心的蔬菜。

大家知道,今天我們中國人生活在一個各方面都有毒的環境中,真是生存維艱。中共將我們現在這個社會搞的爾虞我詐、道德敗壞、世風日下。多出現些這樣的好人不好嗎?他們才是我們民族的希望,可是中共卻偏偏對這樣的好人下毒手,中共可真是為毀滅中華民族而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吳量 來源:讀者推薦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