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動態 > 正文

透視中國:有錢了卻失去了家底

故宮修繕

中國對古建築的保護面臨缺錢、缺人、缺方法等諸多困難

這些年來,中國收藏家在國際市場大手筆買古董、文物、藝術品的消息不絕於耳。

中國在2012年超越美國成為世界最大的藝術品和文物古董市場時,國內對文物、古迹、有歷史價值的建築卻仍然缺乏保護意識、更沒有在資金方面大量投入。

西安興教寺

西安興教寺,是唐代高僧玄奘法師的靈塔所在地,在佛教界佔有重要地位。被納入“絲綢之路”申報世界遺產名單後,當地政府通知興教寺,為配合申遺,寺內很多建築需要拆遷,政府將另尋新址給僧人建設寺院。

消息一出,輿論嘩然,紛紛譴責對千年古寺的破壞,迫使政府出面解釋並強調,要拆遷的並非寺廟本身,而是寺內很多近期建造的建築,目的在於保護古迹和申遺。

但興教寺僧人們認為,拆遷寺廟內部分建築,並不只是因為申遺,而是因為寺廟所在地區的商業開發價值。而且自古以來塔、寺、僧一體不可分離,如果拆除興教寺院、攆走僧眾,等於毀了唐代古寺的歷史文化遺產。

沒有了僧人入住的寺廟如何運作不得而知。但每天搭車來寺廟“上班”的僧人卻會是現代中國的一副絕妙景象。

故宮玻璃窗

“大內”故宮在“星巴克咖啡門”消息後最近又傳出“1949年前玻璃窗”事件。

5月4日上午,北京故宮翊坤宮,一男性參觀者徒手擊碎正殿原狀展室一塊窗玻璃,致臨窗陳設的文物跌落受損。

事發時的監控錄像因角度問題沒有拍到肇事者擊碎玻璃的瞬間。故宮博物院院長單霽翔更解釋說,“翊坤宮現存玻璃至少是1949年以前的,與窗框一起因保留歷史信息而不敢擅動。”

院長沒有解釋1949年之前的玻璃有怎樣的歷史信息,只能臆想故宮的這些玻璃算民國時文物,有保存的價值。

徽派古建築

安徽建築

徽派建築是中國古建築最重要的流派之一

如果說民國玻璃在“皇城”故宮有保留價值不因保安問題而更新升級的話,遠在南方的安徽早在多年前就開始了對徽派老建築的“異地保留”工程。

最近香港影星成龍將幾幢徽派古建築捐獻給新加坡大學的消息曝光才使這樣的保護文物“善舉”得以廣為人知。當然,反對者群情激動,責罵成龍此舉實在有悖他一貫的愛國形象。

但中國媒體報道稱徽派古建築“遺存數量巨大,政府無力負擔所有古建築的保護,很多文保名單之外的、偏遠山區的古建,正在自生自滅。”

或許在那些責罵成龍的“愛國者”眼中,中國的珍寶就如同肥水,寧願在自家地里發霉發爛也絕不能流到外人田。

城市、鄉村

2012年中國國家住房建設部與國家文物局曾聯合開展首次國家歷史文化名城保護工作大檢查,結論是:全國119個國家級歷史文化名城中,13個名城已無歷史文化街區,18個名城僅剩一個歷史文化街區,一半以上的歷史文化街區已經面目全非,與歷史文化街區的標準相差甚遠。

至於鄉村,有報道稱,中國目前只有大約5000個古村落,還有人統計僅存3000左右。2012年中共政府曾公布了第一批共646個中國傳統村落名單,同時要求糾正無序和盲目建設,禁止大拆大建。

這些歷經滄桑巨變而保存至今的古村落,被稱為中國“最後的家底”,但各種跡象顯示,它們正在迅速消失。

中國農村城鎮化使文化遺產保護和經濟發展之間的矛盾早就蔓延到鄉村地區。城市裡的古迹很多已經消失或者面目全非,徽派古建築缺乏保護經費凸顯鄉村保留歷史原貌的困難。中國城市已經因歷史文物的損毀失去了自己的個性和獨特面貌,鄉村正在重蹈覆轍。

如果繼續下去,富裕了的中國即便手裡攥著大把鈔票卻糟蹋了祖上遺產而變得家底空空。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劉詩雨 來源:BBC中文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動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