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外媒看中國 > 正文

中國毒地上建樓 極少人知道地下的秘密


工業專家們估計,在整個中國,可能有數萬幅被污染的土地(原文配圖)

據英國《衛報》6月6日(周四)報道,在中國的城市裡,房屋建築在被污染的土地上,而那些發展區的居民卻不知情。

高勝科(音)和王​​凱(音)因為調查中國城市裡受污染的土地而獲得了“中國對話”的最佳調查獎和2013年《衛報》的中國環境報道獎。這是他們由三部分組成的系列報告中的第一部分。

在北京東五環外的朝陽區管庄村,挖掘機在轟鳴,塵土飛揚,這裡正在修建康泉新城二期工程。

工地上見到已經挖了一個20米深的坑。惡臭從坑裡冒出來。到現在為止,極少人知道埋藏在這裡的秘密。

這塊地此前為鐵道部屬下的一家工廠,生產抗腐蝕性的鐵路枕木。該工廠營運了30多年;很多種有機污染物持續地深入深層土壤層,滲入到地下水。七、八年前,這家工廠搬走了,這地塊就空置在那裡。在2011年1月,北京市工商局決定將這塊地變成保障性住房開發用地,由為公務員修建廉租住房的居民建設服務中心接管。

接手後,一些專家進行了初步的土地調查。在2011年5月,中國環境科學研究院發布了一份公開的環境影響評估報告,該報告沒有提及任何的土壤污染問題,也沒有提及這塊地之前的使用情況。

然而,《財經》雜誌得到了由中科院環境科學研究所做的另一份類似的調查報告,該報告表明,土壤中的污染物嚴重超標,尤其是半揮發性有機污染物,如多環芳烴。多環芳烴有許多種,它們大多具有較強的致癌性和致突變性。

此外,地下水污染也比較嚴重。該報告說,在介於0至7米的深度,污染最為嚴重;在12米深處,污染物仍然超標。

在受污染的土地中,四種主要的污染物為重金屬、電子廢棄物、石化有機污染物和持久性有機污染物。一位專家說,有無數塊的土地,比康泉新城的狀況更難修復。“從1950年代到1980年代,北京南三環是化工廠區,集中了農藥廠。對這些土地做過多少次的調查呢?做過多少次的土壤修復?這片區域很久以前就已被變成了一個住宅和商業區。”

土地污染問題遠遠超出北京市的範圍。2001年後,大量的污染企業遷出了長江三角洲、珠江三角洲和中國東北老工業基地。

中科院土壤高級專家羅永明(音)展開的研究顯示,從2008年起,在江蘇、遼寧、廣州、重慶等區域的無數家污染企業進行了搬遷,空出了超過2萬公頃被污染的土地。

從2004年到2012年,重慶搬遷了137家污染工廠。此外,這些廠區現在大多變成了主要的房地產區。連續三年,江蘇搬遷了4000多家污染嚴重的化工企業,留下了大面積污染情況尚是未知數的土地。

在中國,這個問題究竟有多普遍目前還不清楚,但業內資深專家指出,在全國,肯定有數萬幅受污染的土地,其中農藥廠佔據了相當高的比例,但獲得土壤修復或做過處理的數量微乎其微。

例如,在北京,2001年和2005年間,搬遷了142家工廠,空出了878萬平方米可重複用地。據北京環保局污染土地管理部門負責人李京東(音)說,從2004年到現在,只有幾十個污染場址被確定,其中只有8個受到修復處理。

在國有的那些老工廠,由於缺乏設施和意識,對污染物的處理非常基本。那時,農藥廠通常是把農藥殘留和有害化學殘留物現場掩埋到地面以下五六米深處。被這樣處理的土地,仍然具有高濃度的污染物,有時甚至超出允許標準的幾百或幾千倍。

中科院土壤研究所研究員程孟方(音)指出,在中國有很多被污染的土地未經處理就直接用於開發利用。

危害公眾健康

受到污染的土壤會直接和間接地危害人體。間接的途徑是通過地下水、地表水和大氣。直接的渠道是通過空氣中的灰塵,或者兒童玩耍時,沒有注意吸入了一些污染的土壤。

自1990年代中期以來,中國污染的場地導致了過量的急性中毒事故。隨著土地開發速度加快,這樣的各類事故越來越頻繁。

2004年4月28日,在北京的南三環宋家莊地鐵站施工現場,三名工人在地下作業時中毒。他們被送往醫院,病情最嚴重的那名工人必須接受高壓氧治療。此前,那裡是一個農藥廠。

在2006年7月,在江蘇蘇州南二環路附近,一家化工廠搬走後,留下了20畝受污染的土地,現場的6名建築工人在挖土時昏迷。

2007年農曆新年期間,在武漢鶴山的施工現場,當開挖到深層的土壤時,一股刺鼻的惡臭越來越強烈。工人們一個接一個開始感到頭暈,呼吸困難。因為他們不知道是什麼問題,仍繼續工作。最後,數名​中毒的工人被送往醫院接受緊急治療。那是一個農藥廠的舊址。

一名從事污染整治的專業人士參與了北京第二化工廠的取樣,他描述了從一個管道里排放的有毒氣體有多毒。該氣體能用打火機點燃,這表明,污染物的濃度高到足以引起致命性中毒。

中科院環境生物修復中心主任陳同斌(音)說,根據污染物的種類和濃度,可能存在比較長的中毒潛伏期。“急性中毒時,它表明在現場的污染已經達到了嚴重程度。那些在受污染的土地上的長期居民,可能是慢性中毒。可能5年、10年,甚至幾十年不出現癥狀。”

缺乏透明度

即使有的受污染的土地被曝光,有關消息會遭到嚴密封鎖。它只是供由專家和政府閉門決策時進行內部討論。一位曾參與在廣州的許多土壤修復項目的專家給出了一個例子:在廣州,一棟商業住宅的前身是一個重要的化肥廠,那裡的重金屬和石油類污染物均超過安全水平。那塊土地被選作廣州的亞運村。後來經調查發現了該污染問題後,才把亞運村轉移到廣州番禺。然而,該建築現場的居民從來沒有被告之真相。

一位資深業內人士向《財經》透露,在深圳的一塊特別的工業用地,原來那裡有大量的電子公司。這些公司被拆遷後,留下了一個嚴重的固體廢物污染環境。現在在那塊土地上的所有辦公室都不知情。即使是當地政府對該問題的嚴重程度也沒有一個清晰的概念。

《財經》還發現,北京康泉新城二期工程已對被污染的地面做了處理。自稱負責現場土方工程的一位人士說,那些被污染的土壤被移到了北京的東郊。“挖了幾十米深,然後覆蓋上良好的土壤。是根據要求和環境保護部的幾個檢查做的。”

把污染的土壤帶去掩埋時,必須進行防滲處理,以防止污染地下水。一名了解康泉新城二期工程內情的人士說,“受污染的土壤被挖出來後,進行了分類處理,如熱解、焚燒、或堆肥,但在處理過程中,可能會有一些不規範的程序。”

但是,公務員住宅中心沒有證實這些說法。

(譯文略有刪節,點擊看原文

來源:看中國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來源:看中國記者謝嘉玲編譯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外媒看中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