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生態 > 正文

中國土壤重金屬污染 部分城市放射性異常

清除“鎘米”背後的土壤污染,最重要任務之一就是全面會診土壤重金屬污染現狀。記者近日從國土資源部、中國地質調查局獲悉,我國正在繪製土壤重金屬“人類污染圖”。

正在繪製人類污染圖

據悉,我國正建立涵蓋81個化學指標(含78種元素)的地球化學基準網:以1:20萬圖幅為基準網格單元,每一個網格都布設採樣點位,每個點位各採集一個深層土壤樣品和一個表層土壤樣品。深層樣品來自1米以下,代表未受人類污染的自然界地球化學背景;表層樣品來自地表25厘米以淺,是自然地質背景與人類活動污染的疊加。用表層含量減去深層含量,即得出重金屬元素“人類污染圖”。

據介紹,從1994年起,中國地質科學院地球物理地球化學勘查研究所等機構就對全國土壤51種化學元素進行監測,1999年起對東部農田區54種化學元素進行填圖,2008年起建立全國地球化學基準網,對含78種元素的土壤81個化學指標進行探測。數據顯示,重金屬等污染物指標在大的流域及局部工礦業和農業區上升較快。

重金屬污染顯著擴大

全國多目標區域地球化學調查項目已發現局部地區土壤污染嚴重。如長江中下游某些區域普遍存在鎘、汞、鉛、砷等異常。城市及其周邊普遍存在汞鉛異常,部分城市明顯存在放射性異常。湖泊有害元素富集,土壤酸化嚴重。研究證實,鎘、汞等重金屬元素與人類污染存在密切關係。重金屬元素在土壤表層明顯富集並與人口密集區、工礦業區存在密切相關性。與1994~1995年採樣相比,土壤重金屬污染分布面積顯著擴大並向東部人口密集區擴散。

土壤危險元素在增多

地質學家指出,研究表明,我國土壤正出現越來越多本來沒有或微不足道的危險元素。土壤一旦被污染,通過自凈能力完全復原周期長達千年。為人類健康,必須持續加大對污染行為監管和懲治力度。對已被污染土地,要把污染源搞清楚並加以切斷。土壤污染物不僅有重金屬,還有大量有機污染物。國土、地質、環境、水利等部門要通力合作為大地“排毒”。

■鏈接湖南“鎘米”背後2/3耕地酸化

加劇重金屬污染的危害

近期,湖南大米不時被檢出鎘超標,“魚米之鄉”光環被罩上一層陰影。事實上,土壤污染已成我國眾多地方的“公害”。很多業內專家認為,湖南的“鎘米”危機是一場遲早要來的危機。

全國1/5耕地重金屬污染

湖南省地質研究所專家童潛明認為,我國土壤污染形勢已十分嚴峻。中國水稻研究所與農業部稻米及製品質量監督檢驗測試中心2010年發布的《我國稻米質量安全現狀及發展對策研究》稱,我國1/5的耕地受重金屬污染,其中鎘污染耕地涉及11省25個地區。在湖南、江西等長江以南地帶,這一問題更加突出。

童潛明認為,土壤重金屬污染的成因,既有工業造成的點源污染,也有農業投入品濫用造成的面源污染。重金屬對土壤的污染首先來自於工業“三廢”。湖南是全國聞名的有色金屬之鄉,有色金屬採選開發已有數百年,歷史包袱沉重。在衡陽常寧水口山、株洲清水塘、湘潭竹埠港等涉重金屬企業密集地區,許多耕地早已不適合繼續耕種。來自農業的污染也是土壤重金屬污染的重要來源。目前全球每年進入土壤的鎘總量為66萬公斤左右,其中經施用化肥進入的比例高達55%左右。

30年酸化相當於300年

對土地的“掠奪式”開發更加劇了重金屬進入土壤的步伐。近年來,出於對產量和經濟效益的追求,農民大量施用氮肥和磷肥,土壤酸性急速飆升。湖南省權威部門統計顯示,由於不合理耕作、過度種植、農用化學品的大量投入,與上世紀80年代第二次土壤普查時比較,目前湖南省耕地土壤pH值已由6.5降至6.0,30年土壤酸化程度相當於自然狀態下300年的酸化程度。“研究表明,土壤pH值每下降一個單位值,土壤中重金屬流活性值就會增加10倍。”

湖南省一位農業專家說,湖南是目前全國土壤酸化面積最大的一個省,全省耕地中有2/3存在不同程度的酸化現象。土壤酸化帶來的直接影響,是增加重金屬在土壤中的活性使其更容易被作物吸收,從一定程度上加劇了重金屬污染的危害。

湖南將嚴控污染增量

“在經歷了鎘米危機之後,治理土壤污染的重要性與緊迫性已更加凸顯。”湖南省環保廳副廳長謝立說,針對全省土壤重金屬污染現狀,目前環保、國土、農業等部門已在聯合開展抽樣調查。對重金屬造成的土壤污染,湖南省的治理思路是嚴控增量,逐步消化存量。本版據新華社電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來源:京華時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生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