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中共大使館也不是鐵板一塊

作者:

呼喚中國的斯登古

八十年代末期的一九八九年,世界上兩個同是獨裁專制的共產黨國家先後發生了舉世矚目的兩件大事。一個是亞洲的中國,另一個是東歐的羅馬尼亞。中國在一九八九年六月,發生了一場以全國大學生為主體和有廣大的知識分子群體、民眾廣泛參與的向中共當局"要政治民主,言論自由、反腐敗貪官"的請願活動,後被世人稱為"六四";同年十二月,羅馬尼亞民眾向齊奧塞斯庫當局發動了大規模的抗議示威活動,目的是要填滿菜籃子、要加薪。這兩場請願、抗議活動在當時的中國駐羅馬尼亞大使館引起了極大的震動。作為中共政府高層的對外機構全體外交官員及其全體工作人員,對本身這個集權統治以武力鎮壓"六四"卻表示了政見上的極端不一致和極端不滿。這在共產黨的歷史上頗為罕見。從這個意義上講,"六四"事件上從趙紫陽起下至國民群體,可以說完全是一個從上到下的國民革命,代表中共政府出使的駐外大使館這個階層也不是中共的鐵板一塊!只不過是內幕少為人知。而越是中共高層越是清楚中共自己是怎麼回事。這兩場請願活動最終得到了兩個截然不同的結果而成為鮮明的對照,令世人思考。

當時,我曾為錯過"六四"這一讓世人深刻銘記的歷史事件而感到非常遺憾。但是,就在"六四"事件之後不久我卻經歷了另一場如同翻版但卻成功的偉大革命,從另一個側面親歷了輿論與權力;暴力與反抗;軍隊與獨裁者的較量,見證了中共在羅共喪權、齊奧塞斯庫斃命這場革命中如喪考妣的心態、行為以及歷史是怎樣被篡改和蒙蔽的。而我在這場歷史事件里曾豪邁的認為"我為祖國而戰",實際上為中共充當了一角炮灰。

中共的大使館也不是鐵板一塊
同仇敵愾

一九八九年,羅馬尼亞中國大使館院內有一個招待所,專門接待國務院各部委出差人員和國內各類專家組。從"六四"開始,大使館一掃往日的冷清、沉悶和刻板。幾乎每天都有國內和鄰館的人來往,使館熱鬧異常,所有館員都圍著來客詢問交談國內的情況,交流、評論對形勢的看法,向他們提出各種問題。來客毫無保留的把所見所聞,自己的見解及全體國民的意願一併傳達。大使館所有人員對政府下令向學生和老百姓開槍表示極大憤慨,一片譴責之聲。每天大院里變成了自發的集體交流,自發的集體聲討的場所,大家誰都不肯散去,院內整日人聲鼎沸,聲討之聲溢於言表。

使館的大使是外交部的一個資深的老幹部,頗有才華。但是,一輩子懷才不遇。大使常有驚人之語令人瞠目。每日飯後大使經常在院子里給看使館大院的一隻名叫虎子的狼狗餵食和與虎子遛彎,這過程中大使會突然從嘴裡甩出一句非常耐人尋味的雙關語,給大院的群體討論來一句高度概括。當領著虎子再轉回來時還會突然給燒紅的干鍋澆一瓢冷水,可那隻鍋反會突然達到爆炸般的沸點......大使無語,帶著虎子繼續遛彎。

此時,全世界各國的中國大使館都在黨中央要求下討論學習、人人過關,強迫表態。

"六四"期間,家有大學生的館員,更是每日焦灼不安,深恐親人遭遇不測。那時大使館與國內的通訊手段還只是靠信使飛來飛去傳遞信件。官員們每日屈指盼望信使捎來家書,焦灼的等待國內親人的消息。在這種情況下,大使特許各處參贊把握,允許家有大學生的官員使用使館的長途電話與家人聯絡,以穩定大家的情緒,保證使館的正常工作。

那些日子,全體館員每日沉浸在那種不可言表的感憤和憂慮之中,替天安門前所有的孩子們擔心,為這個國家的前途命運擔心。使館沒能安排例行的討論學習,強迫統一思想人人表態。如果當時這樣做了,無疑是犯眾怒,火上澆油,將百分之百的遭到抵制。

那時,我深深體會到大使館也絕不是共產黨的鐵板一塊,群體的意志,群體的力量有多麼偉大,全館人員都和祖國人民和所有天安前的孩子們同思想,共命運,國內國外始終保持了自發的高度一致,沒有誰在和X黨保持一致。大使館是代表國家出使的一個重要的對外職能機構,是一個重要的群體,一個智慧和理性的階層。但是,還從和人民站到一起共同反對當局的暴政。我為此認證了一個再淺顯不過的道理,那就是,當人的正信正義一旦被激發出來,是任何強權和暴政都無法使人屈從的,那是良知和正義的覺醒。這說明,在中共政權的高層裡面頭腦清醒的正義之士比比皆是,他們是不為中共折腰的真正的英雄好漢。"六四"這一場偉大變革雖然被獨裁專政以機槍和坦克扼殺在搖籃里,而至今也不知道究竟有多少年輕的生命和熱血鋪就了這一段"血築"的歷史,但是,"六四"的英雄不朽!"六四"的精神不朽!

責任編輯: 于飛   來源:看中國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