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動態 > 正文

帝國良民:「拼爹」終於也和國際接軌了

人民日報7月12日發表了一篇意味深長的文章,題目是《德國也拼爹美國白手起家者鳳毛麟角》;文章引述德國經濟研究所的一份報告顯示,德國民眾收入差距不平等的原因中,有40%可以歸結於家庭背景的差異。也就是說,父母教育程度、社會地位和經濟收入較高者,他們的孩子進入社會較高階層相對更順利,反之則阻礙重重。德國的“拼爹”現象遠比一般人預想的嚴重。美國也是“拼爹”現象嚴重的發達國家之一,白手起家者鳳毛麟角。丹麥則是個人發展機會最公平的國家之一。

我想起了小時候一些經常考試不及格的學生會在與父母狡辯時提出“我們班XXX比我考得還少”、“我們班平均成績也只有六十幾分”……,無非是試圖掩蓋自己學習不用功或考試的失誤。小孩子嘛,也是自我安慰或推責的本能,以免被父母責罵,至少可以減輕一點責罵,更會因此少了幾分內疚,以達到一種心理平衡。今天人民日報專門發表這樣一篇典型的西方發達國家德國和美國也大量拼爹的文章,這種文風放在一個拼爹成風、甚至泛濫成災的中國而言,可謂是耐人尋味,言下之意世界上最發達的西方國家都在拼爹,我們拼爹算什麼?憑什麼老是指責我國拼爹的美德?

其實稍有悟性的人都明白這樣一篇文章的本意是什麼,德國美國拼爹拼得,為什麼我們拼不得?大有一種“和尚摸得、我莫不得?”的阿Q精神。按照文章的邏輯,應該說中國式拼爹終於與與國際接軌了,何況是與世界上最牛的德國和美國接軌,在中國有一種邏輯,凡是能與國際接軌的東東,一定都是先進的,一定都是符合世界潮流的。可喜可賀呵,連拼爹這種德行都開始與國際接軌,果然已經大國崛起了。

當然我們也不能在拼爹問題上故意搞雙重標準,不然那些吹鼓手們會很不爽,所以我們也得承認在德國美國某種意義上也存在拼爹現象,有一個好的家庭背景,這當然會更容易、甚至理所當然的成為子女成功的重要基礎之一,否認這一客觀事實完全沒有意義。但其實大家都看得清楚,中國式“拼爹”現象,與德國美國式拼爹有著完全不同的內容,人家拼爹無非是家庭的權力或財富背景為子女走向成功之路提供了更廣闊的平台,在一個法制社會,這種狀況總歸是在法律範圍內有其限度,或者說更顯得在社會能夠容忍的法制框架內,某種程度上也為社會所認可。

反觀中國式拼爹現象,不僅更普遍,更露骨,而且更無法無天,比如我們司空見慣的“蘿蔔招聘”,設置一個假惺惺的考局,最終採取潛規則讓官二代輕鬆過關,不公平競爭已經從招聘過程的“潛規則”,發展成了招聘崗位的“量身定製”。這不僅破壞了基本的公平公正原則,不僅涉嫌官場腐敗,更屬於違法亂紀行為。更多讓中國人深惡痛絕的“拼爹”,則體現在類似“我爸是李剛”的意境之中,以至於發展到“我爸是村長”、“我爸是XX”,不斷的以這種刺激的語言模式挑釁公眾和社會的敏感神經。而這種中國式拼爹甚至已經不止限於所謂的官二代,已經延伸出了富二代、星二代等等,其中比如說典型的什麼京城“四少”,什麼李雙江之子李天一輪姦婦女,不一而足。他們享的福很多,闖的禍也不少,而且總是能泰然自若、理直氣壯,其父母也不惜運用社會資源和關係網踐踏社會良知,無視法律尊嚴,挑戰了社會公平的神經。這或許才是中國社會對拼爹現象深惡痛絕的根本原因。

眾所周知,在缺乏公平的競爭環境中,拼爹現象泛濫將不能保證機會和起點的公平,尤其在中國這樣一個法制並不健全的社會,拼爹成了彰顯權力與財富力量的終極武器,“學好數理化不如有個好爸爸”,最終只會加劇社會的分化,演繹出越來越尖銳的仇官仇富社會現象,在看待這一社會現象時,也越來越呈現出不理智的暴戾之風。

我所奇怪的是明明知道中國目前存在的拼爹現象已經嚴重分化了社會,公然冒犯社會公平之底線,並大肆挑戰現代法制,卻還有人此時此刻跳出來為拼爹尋找心安理得的理由,以為真的中國式拼爹可以與國際接軌了,是接軌嗎?接鬼還差不多吧。有一個現象也很怪異,鬧得沸沸揚揚的李雙江之子輪姦案,不過一個星二代而已,多次違法犯罪,卻搞得撲朔迷離,至今還有人在裝神弄鬼,跑出一個律師竟然聲稱為輪姦犯罪作無罪辯護,甚至胡扯什麼“酒後輪姦不算強姦”之類的奇談謬論。現在人民日報又祭出這樣一篇莫名其妙的《德國也拼爹美國白手起家者鳳毛麟角》,試圖為中國式拼爹醜劇張目,殊不知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反而越描越黑,欲蓋彌彰。

德國人美國人拼爹似乎並沒有讓更多的普通德國人美國人感到不安,因為他們知道法制社會是有底線的,因為他們知道在法制的範圍內沒有人敢公然踐踏公平公正等基本的社會行為準則。而在中國社會,這一切恰恰相反,當大多數人覺得無論怎麼努力也不能改變自己的命運,最終只會滋長仇富和仇官情緒,危及的也只會是社會價值體系和社會公平正義。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來源:作者博客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動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