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生態 > 正文

外媒:中國糟糕的土壤 前景不寒而慄

在湖南大埔,一家化工廠坐落在這片農田旁。當地一位農民說,她不敢吃這裡種出的農作物。(原文配圖)

據《華爾街日報》7月27日(周六)報道,在湖南大埔,當地一位農民說,她不敢吃這裡種植出的農作物。

一個由國家支持的化工廠就在她的農田旁,她說,該廠把廢水直接排入當地用於灌溉的池塘里,把池水變成了熒光的藍色,讓人想起了防凍液。在稻田裡走來走去的農民,一些人的腳上出現了原因不明的水泡。

那位農民指著灌溉池塘那邊矮小的稻苗說“種這些作物什麼都得不到”。她種的大米,因為質量低劣而無法出售,之所以種,只有為了有資格獲得由工廠業主因為污染該區域而支付的款項。她說,但金額只有她過去在土地健康時掙到的一小部分。那些植物看起來還活著,“但實際上裡面已經死了。”

在湖南大浦,農民們的這些經歷凸顯了中國污染加劇的戰鬥和關鍵的前沿。多年來,公眾的注意力都集中在窒息的空氣和被污染的水,瘟疫一樣感染了在中國不斷擴大的城市。但最近的一系列案例突出了污染擴散到城市以外的地區,現在包括了大片大片的農村,包括農業中心地帶。

國家科研單位的研究者們估計,中國的耕地,從8%到20%之間,大約為2500萬到6000萬英畝,可能現在已被重金屬污染。甚至已有5%可能是災難性的損失掉了,令中國處於低於當前所需的29600萬英畝的耕地“紅線”以下,來養活這個國家13.5億人口。

長期以來,中國一直試圖實現農村工業化,這可追溯到始於1958年毛澤東災難性的大躍進,當時他為尋找快速工業化,鼓勵農民設立以犧牲農業總產值的後院鍊鋼爐。這幾十年農村工業化的累積,已影響到用環境作代價,特別是在中國糧倉的工業增長潮。在曾經是農業省份的湖南和湖北,工業活動從2007年至2011年增長了3倍以上,遠遠超過工業增長重地廣東。

環境研究人員說,在某些情況下,工廠往往在當地官員的幫助下在向農村搬遷,以利用那裡廉價的土地,而官員們要的是刺激經濟增長。在其他情況下,城市的領導人希望工廠搬出擁擠的城市。專家們說,相比大城市的同行們,許多小城鎮的政府妥善管理複雜的工業活動的能力更小,這加劇了農村的污染。

在最近的鎘米恐慌後,種植水稻的農民朱洪慶(音)已看到了市場下跌。(原文配圖)

今年2月,中國環境保護部拒絕透露一份多年來全國土壤污染調查的結果,稱這些數據是“國家機密”。該決定在網上及傳統媒體上引發一片嘩然。

在5月份,當廣州當局披露當地大米供應18個樣本中有8個被發現含有過量的鎘後,引起了第二次軒然大波。鎘這種重金屬可以在腎臟肆虐,及造成嚴重的骨痛。

官員們沒有說這些鎘來自哪裡,但是他們說,這些大米產自湖南省。鎘通常與採礦及金屬冶煉和電池製造相關,所有這些在湖南都很常見。

社交媒體用戶表達了憤怒,並駁回了隨後兩個全省範圍的調查-顯示只有5.8%和1.4%的大米供應鎘含量超標。“先是水,然後是我們呼吸的空氣,現在是土壤。這讓人們怎麼活?”一位新浪微博用戶寫道。

中國農村面臨的威脅遠遠超出了鎘。今年1月,中國官方媒體強調了有毒化工廢料的危險,及在湖北省的“癌症村”。居民們指責附近的一個工業園區,造成了該村近期60多人死於癌症,他們大多未滿50歲。

一個月後,中國環境保護部首次公開承認存在這樣的“癌症村”。

今年3月,國家媒體報道稱,在東部省份浙江省一電池廠附近,168位村民被發現血鉛水平升高,這是最新的與電池和冶煉設施相關的農村鉛中毒案。

然後,還有中國的耕地被過度使用化肥的壓力。環境部生態司司長庄國泰在近期的新聞發布會上說,在中國使用的化肥,只有35%被農作物吸收,餘下的65%,被排出成為污染,這嚴重污染了中國的耕地。被地表水沖走的氮肥,可以污染水源,導致土壤酸化、土壤侵蝕和作物低產量。

從農田中去除重金屬是一個複雜的過程,可能需要幾年時間,令這段時間無法農耕。對於一個支持世界20%的人口、具有低於全球10%耕地的政府,這是一個令人不寒而慄的前景。在糧食安全方面任何重大削減都會損害到中國共產黨。

同時,政府拒絕披露土壤調查結果,只增添了恐懼-官員們知道的比他們說出來的更多。

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法學院的專家Alex Wang說,“有一個普遍感覺,政府官員們知道這個問題非常糟糕,如果他們披露了,那麼公眾的憤怒將超出政府所能應付的能力。”

(譯文有刪節,點擊看原文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于飛 來源:看中國記者王燕編譯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生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