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南昌起義》油畫背後:軍博陳列品背後的政治風雲

——《南昌起義》油畫背後的故事

首任館長賈若瑜揭秘:軍博陳列品背後的政治風雲

軍事博物館的建立是為了紀實我軍戰鬥的歷程,保存歷史資料,實事求是是博物館陳列中的根本原則。承認這一條準則並不難,然而在實施這條準則的過程中卻充滿了矛盾與紛爭……

本文作者是軍事博物館首任館長,他為我們講述了軍博三個顯為人知的故事。

胡喬木說的權威還是周恩來說的權威?

“八一”南昌起義是中國共產黨獨立領導人民軍隊進行人民戰爭的武裝起義,是我軍歷史的開端。據當時暫代中共《黨史》教材的《中國共產黨三十周年》一書所提的,1927年“八一”南昌起義和領導人是周恩來、朱德、葉挺、賀龍四位。我查看史料後,覺得這種提法不夠準確,實際是當時在以周恩來為首的中共前敵委員會領導下,賀龍、葉挺、朱德、劉伯承等率領在黨直接掌握和影響下的軍隊舉行的起義。

為了慎重起見,我帶著問題向周恩來同志請教。我說:“總理,‘八一’南昌起義,你當時是主要的領導人,請你回憶一下當時領導人的情況。”周總理認真地想了想後說:中國共產黨1927年8月1日領導南昌起義的領導人應是周恩來、賀龍、葉挺、朱德、劉伯承等五人。周總理對這幾位領導人當時的地位和作用都作了詳細的說明,還親筆寫了南昌起義領導人的姓名和排列次序。於是,我們根據周恩來同志所提供的材料,不僅在解說詞中加以體現,還請畫家黎冰鴻同志據此畫了巨幅油畫,作為輔助展品。

1959年八九月間,由中央軍委和周恩來同志率領的中央政治局和中央書記處的同志們,先後到軍博對陳列內容進行審查,經批准後我們進行了預展。

不久,有一天突然接到中宣部的通知,要我們把南昌起義領導人的巨幅油畫帶到兄弟博物館去參加會議。我立即同軍博副館長王地子、辦公室主任張桐、美術創作室主任關復生等一起,帶上這幅油畫前去參加會議。到了目的地,我們見到那裡已陳列一幅按周、朱、葉、賀次序排列的南昌起義巨幅油畫。

會議由中宣部副部長張際春同志主持。他說:“在同一個地區,對同一歷史事件的展出出現兩種說法,這樣不好。今天我們來統一認識解決關於南昌起義領導人和排列次序的問題。”這本是討論解決問題的會議,沒想到張副部長的話音剛落,就有同志把“帽子”甩過來了,說我反黨反中央。“南昌起義在胡喬木同志的《中國共產黨三十周年》中提的是周、朱、葉、賀,你們卻提出周、賀、葉、朱、劉。反對胡喬木同志,就是反對黨中央。”接著你一句我一句,措辭激烈,慷慨激昂。

我感到十分驚訝。後來,張際春同志說:“老賈,你有什麼話說嗎?”我說:“我想問兩個問題:南昌起義時周恩來同志當時負責什麼工作的,胡喬木同志是負責什麼工作的?現在周恩來同志是負責什麼工作的,喬木同志是負責什麼工作的?怎麼周恩來同志說的就是反對胡喬木同志,反對胡喬木同志就是反對黨中央?我不理解。”

張際春同志又問:“有什麼根據嗎?”
我說:“有!”我就從上衣口袋裡掏出周恩來同志親筆寫的關於南昌起義領導人排列次序的字條。張際春同志看了字條後說:“會先開到這裡。”他就同與會的中宣部有關同志到另一個房間去了。經他們研究之後,張副部長出來說:老賈把這幅南昌起義的油畫留在這裡,軍博再另畫一幅。我們按照張副部長的要求做了。由於有南昌起義主要領導人周恩來的親筆出證,這個問題才得到了圓滿解決。

(摘自《世紀》2007年第2期賈若瑜文)

八一南昌起義黎冰鴻油畫1957年中國國家博物館藏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王篤若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