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官場 > 正文

官員子弟身家過億吸金上億 眾公司和老闆被套

●官員子弟,生意場唿風喚雨,身家過億……曾某憑藉各種標籤成為東興的“風雲人物”

●他利用小額貸款公司非法集資上億,眾多公司和老闆被套,損失慘重

“風雲人物”吸金上億“投資”賭場輸個精光

廣西新聞網-南國早報記者趙勁松實習生楊禹倫通訊員陳立宇

東興一名身家過億的官員子弟,利用家庭背景和社會關係,拉來幾名股東投資,自己則虛假出資開了一家註冊6000萬元的小額貸款公司。公司成立後,他假借公司之名,許以高利息向社會吸納存款,利用“拆東牆補西牆”的辦法進行集資詐騙,用錢填補賭場欠債。最後債台高築,自殺不成的他也只好選擇“跑路”。目前,他因非法集資詐騙被逮捕。防城港市金融辦表示,小額貸款公司的監管法規尚未完善,希望國家出台相關政策進一步加強管理

事發“風雲人物”欠債累累跑路

2011年10月,東興的天氣高溫不下,曾某“跑路了”的消息卻讓很多東興人的心裡奇冷無比。這個頗具傳奇色彩的人物,其設置的騙局最終成了不少人揮之不去的夢魘——曾某幾乎捲走了他們的所有家當。

“聽說他跑了,我連想死的心都有了。”接受南國早報記者採訪時,梁某正在遠離東興的一個小城過著東躲西藏的日子。他是曾某最大的債主,通過他的手借給曾某的數額高達7000多萬元,讓他背負了數千萬元的債務,被逼得有家難回。

在東興這座繁榮的邊貿小城,頗具生意頭腦的梁某主要經營橡膠,生意中他常能準確判斷行情,“低買高賣”為他積攢了不少財富。然而,最終他還是“栽”在了曾某的手裡。

梁某稱,曾某的父親多年前是東興上層官員,社會威望和名聲頗高。有著父親光環的照耀,曾某早年的各種生意進展順利,加上他很講“江湖義氣”,出手闊綽,在東興能“唿風喚雨”。

曾某到底多有錢?一個來自坊間的說法是,他有多輛豪車,在南寧等地有多處別墅豪宅,“身家至少上億”。不過,現在看來,顯赫的家世、巧舌如簧的嘴上功夫加上死纏爛打的毅力,正是成為他日後大肆行騙的堅實基礎。

“他跑路大家才知道,他欠了很多人的債,起碼有兩三億。”梁某說,曾某利用小額貸款公司為幌子,很多人把錢交給他放貸,其中不乏公務員。而案發後,一些人礙於名聲和面子,都不敢報案。

手段利用小額貸款公司四處借錢

2006年開始,梁某介紹多名生意夥伴給曾某認識,曾某很快發家。多年的交往下來,梁和曾某關係密切。曾某第一次向梁某借錢是在2011年2月。梁某回憶,當時曾某找他借錢,稱其在南寧開了一家某品牌的汽車4S店,投資了4000萬元,資金一時周轉不過來,借走了300萬元。3個月後,曾某拿著授權代理證書、營業執照等物品再次找到他,要求再借300萬元,他再次答應。

2011年5月的一天,曾某約梁某喝茶,稱“現在的小額貸款公司很好賺錢,要開一家防城港最大的貸款公司”,問他是否有興趣入股,當時他未作出回應。幾天後,梁某的母親生病在欽州住院,曾某和妻子專程前往看望,不停遊說老人,讓梁某和他一起做生意。此後,還不斷打電話給梁某。想到對方還欠自己600萬元借款,梁某提出以此作為股金入股,得到了對方的同意。

此後,曾某又找來一些投資人,於2011年12月成立了東興市置業小額貸款有限公司,註冊資本為6000萬元。曾某任法人代表,梁某任監事長。當時曾某有言在先,不讓他們參與公司的管理,“你們等著分紅就好了。”

不過,股東們等來的不是分紅的喜悅,卻是曾某頻繁借錢的消息。

梁某說,去年7月越南橡膠價格很低,他向一個公司借款1000萬元準備投資。10多天後,借款到手,此時橡膠價格卻上漲了,他不敢購買,把這筆錢留在手上。曾某知道後找到他,要求把這1000萬元轉借給他,用於公司放貸,為期4個月。想著資金有了出路,而且自己不用支付利息,梁某同意了。

一個月後,橡膠價格回落,梁某再次從另外一個公司借來500萬元。準備訂貨的前一天,曾某再次找到他,稱公司要借2500萬元給南寧的一家公司驗資,可賬戶上沒錢了,要他將500萬元轉借給公司10天,梁某未答應。當晚10時,曾某提著好煙好茶到梁某家,軟磨硬泡了6個小時,無奈之下樑某隻好答應。

除了向個人借款,曾某還以公司名義向其他小額貸款公司瘋狂借貸。

梁某說,去年3月,曾某稱公司的業務發展得很好,“不夠錢放貸”,讓他做擔保,向其他小額貸款公司借款。最終,曾某從一個公司借走750萬元。此後,曾某不斷以“公司業務量大,放出的貸款暫不能收回,急需資金進行放貸”為由,以公司的名義向多家小額貸款公司借款數千萬元。也有一些小額貸款公司業務不佳,主動放貸給“生意紅火”的置業公司。不過,這些資金都沒走公司的賬戶,而是流入了曾某提供的個人賬戶。

內情圈錢為到澳門豪賭?

“一次股東大會都沒開過,也從沒有過分紅。”梁某說,公司成立後,曾某以各種理由拒絕開會,其他股東對公司的經營狀況毫不知情,只是一味地聽曾某說“業績很好”。去年10月,曾某“跑路”了,民間流傳他“輸了幾個億”。得知消息,梁某跑到越南、柬埔寨等地去找曾某,無果。隨後,他和多名股東到東興市公安局報案。

在不到一年的時間裡,曾某借了數以億計的資金,這麼多錢都用去幹什麼了?今年3月16日,曾某在北海被警方抓獲,答案終於水落石出。

“他在澳門坐莊賭博,有時一天就輸掉上千萬元。”防城港市公安局經偵支隊三大隊警察許天慶介紹,曾某很好賭,現在看來,他成立置業公司的目的就是為了圈錢,去填賭場的“窟窿”。

許天慶說,曾某在開置業公司前,就欠了2650萬元的高利貸,每月的利息高達80萬元。2011年4月,他開始籌劃組建小額貸款公司。曾某深知自己無法籌到6000萬元註冊資金,分別遊說梁某、楊某、劉某等人入股,收到1480萬元股金。不過,這筆錢大多被他用於投資自己的汽車4S店、還高利貸利息。2011年12月,置業公司的手續得到批准,他經人介紹,以高額利息的方式,向南寧一女老闆借來5000萬元注入公司。

經警方調查,置業公司成立後,曾某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將公司資金“套”出來,他以註冊公司、辦駕駛證、房產證、貸款等為由,先後向36人借來身份證或房產證,編造和簽訂虛假的借款合同。“一天之內,就將6000萬元轉出去了。”許天慶說,其實這筆錢最終到了曾某的賬戶上,他還了5000萬元後,餘款用於賭博、買車等個人支配使用。

為何有如此多的人願意借款給他?一個很重要的原因是“高利息的誘惑”。

2012年3月,聽說借款給置業公司能獲得較高的利息,東興某保險公司的陸某主動找到曾某,要求借款給他。經雙方約定,借款為100萬元,月息為2.8%,為期半年。為此,陸某拿了自家的房產去銀行抵押,貸款後轉借給曾某,以獲得利息差價。此後,每個月陸某都能按時收到利息,讓她誤以為“高枕無憂”。

“在支付利息上他很守信用,這就讓很多人沒了疑心和抵抗力。”許天慶說,曾某以最高4%的利息向人借款,平均每個月要支付300萬元利息,最高的一個月達到500萬元。

反思小額貸款公司需加強管理

梁某說,東興的邊貿繁榮,資金流動頻繁,常有生意人之間互相借錢的事,大家都是憑藉信用二字,“很多時候連借條都不打”。正是基於對曾某的信任,曾某才能屢試不爽,不斷獲得他人貸款。

防城港市公安局經偵支隊隊長王建喜說,按照有關規定,小額貸款公司不能吸收公眾存款,但在現實生活中,一些公司為追求利益最大化,往往以高利息向民眾“吸金”。一些人也因貪圖高利,願意“存款”到小額貸款公司。如此一來,這些違規的小額貸款公司其實是行走在危險的邊緣,一旦破產,後果不堪設想。加上小額貸款公司是新興行業,國家尚未出台相應的監管、處罰政策,公司一旦涉嫌違法,社會危害性非常大。

曾某總是對股東稱“公司業績紅火,資金不夠放貸”,那置業公司到底做了幾筆正經的生意?警方調查的結果是:一筆。曾某通過自己的“馬仔”放了一筆300萬元的貸款,不久就收回了。他謊稱的業績良好,其實是用於賭場上的揮霍。

曾某個人操縱置業公司的全部業務,難道就沒有一絲破綻嗎?

8月9日上午,防城港市金融辦相關負責人對南國早報記者道出了其中的奧秘。該負責人說,防城港市有21家小額貸款公司,東興市就有7家,是廣西縣域覆蓋面最高的。作為行業主管部門,金融辦對各個小額貸款公司全年會有6次檢查,每個月有一次公司業務報表。此外,金融辦還通過廣西小額貸款公司監管信息系統,掌握了各個公司的每一筆業務來往。

“對置業公司,我們是特別重視的。”該負責人說,曾某是東興的“風雲人物”,金融辦的工作人員也曾聽說過不少關於他的負面傳聞,懷疑他成立公司會有非法的行為,找了每個股東了解情況,對方都沒有察覺出異樣。公司成立後,金融辦對置業公司也格外“關照”,監管上更為嚴格,但在各項檢查中,發現公司的資金去向正常。

不過,通過警方的調查,如今看來,曾某是採取了“兩本賬”的做法,其中一本就是他指使財會人員專門用來應付檢查的假賬目。

“我們沒有行政執法權,對這些公司沒有威懾力。”該負責人說,目前來說,國家僅對小額貸款公司成立前的政策做了嚴格細緻的規定,對於如何監管,卻沒有相關具體措施,金融辦只能進行一些行業引導,不能強制干涉公司的具體業務。如果公司出現一些違規情況,也只能做風險提示,最多也就是發書面整改通知。

該負責人坦言,對於小額貸款公司的管理上,本來要求公司由股東成立貸款委員會,但很多公司置若罔聞,最終由一人“獨攬大權”,造成無法挽救的後果。不過,該負責人反覆表示,曾某一案僅是個案。事發後,有關部門已在審批、監管層面上工作加強了管理力度。

8月12日,南國早報記者從防城港市警方獲悉,曾某因涉嫌職務侵占罪及非法集資詐騙罪,已被公訴機關提起公訴。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王篤若 來源:廣西新聞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官場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