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大陸 > 正文

安徽「神醫」稱其處方可治癌 外商欲500億購買?

500億元人民幣是什麼概念?根據資料,如果是剛出庫的新鈔,一張百元鈔票重約1.15克,500億元人民幣等於575噸,需要十輛大型卡車才能裝走。

這個數字出自一個新聞——9月9日的人民網福建頻道轉載央視網的消息稱,今年9月3日“中國金方安徽省淮硤中醫研究院”接待了香港商人“崔浩來”。崔透露他代表“總部位於德國達姆施塔特的美國製藥巨頭默克公司”,以500億元人民幣的價格,求購中國金方安徽省淮硤中醫研究院的一個治療肝癌的專利技術處方。

該消息引發了很大關注。據北京青年報記者調查,“中國金方安徽省淮硤中醫研究院”其實是“淮硤中醫藥皮膚病研究院”,該研究院屬民間機構,備案於淮南市科技局,沒有醫療機構許可證。然而該研究院及其負責人張建華在網上卻“神乎其神”,如宣稱其配製的“超級中藥”能根治牛皮癬、治癒晚期癌症等十大重症、準備申報十項諾貝爾醫學獎等,甚至聲稱治癒艾滋病,“預計10月在北京,將組織醫生將艾滋病人血液注射進自己體內,證明能治癒艾滋病。”

就醫學界普遍認為缺乏長期根治方法的牛皮癬來說,張建華就以“板上釘釘”的口氣說:全世界也沒有人敢說根治,只有我能根治。

“買處方的事實是存在的”

《美國公司開價500億求購我國一則中藥方》一文稱,被求購的技術處方是一個被稱作“超級中藥”的系列方案,能夠直接清除掉肝癌病人體內致癌物質,對“癌中之王”肝癌立竿見影,同時適用於重症銀屑病、重症糖尿病、腎衰、唿衰和心衰。很快,可能是所謂買家“位於德國的美國製藥巨頭默克公司”的美國製藥巨頭默沙東、德國製藥巨頭默克均澄清,沒有委託香港商人花500億買藥方。目前,轉載該文的人民網等已將相關頁面刪除。

張建華的診所一覽無餘,比研究院簡陋得多

診所門臉並不起眼

“事實是存在的,可能一些朋友轉述此事時部分描述不太準確。”“淮硤中醫藥皮膚病研究院專家委員會工作總監”陳建國說,消息源於設在深圳的“專家委員會對外合作交流辦公室”,該辦公室與港商崔浩來等一些代表西方跨國製藥公司“特使”洽談,“他代表西方製藥公司用500億元收購藥方。”陳建國承認,500億元僅是崔浩來所言,後來他也未向其核實。

陳建國襯衣扣子敞開三個,留著小鬍子,光腳穿著皮鞋。他煙不離手,沙啞的嗓音遠比平常人高几個聲調,不斷做出動作幅度很大的手勢。陳建國說話滔滔不絕:“中醫的一個有效秘方,足以催生一個龐大的企業集團,其價值遠遠超過500億元。”他還舉出了青蒿素、雲南白藥等例子說明秘方價值,“這是我們的保密方案,正在申請國家機密,不可能賣。”

51歲的“淮硤中醫藥皮膚病研究院院長”張建華大多時候沉默寡言。

據淮南市鳳台縣衛生監督所執法人員調查,張建華於2008年取得中醫執業醫師資格證,目前在鳳台縣城關鎮開門診。

“500億”的消息令研究院大出風頭,但位於鳳台縣鳳城大道的“張建華診所”於9月26日、27日大多時間鎖著門。北青報記者透過玻璃門發現,室內面積約20平方米,只有簡單的兩張桌子、兩排簡易塑料椅子,看不到醫療器械和藥品。與診所相鄰的店面經營人員稱,不熟悉張建華,來診所的人並不是很多。

與寒酸的診所相比,位於鳳台縣茅仙洞風景區附近的研究院氣派得多,有五層大樓、上千平方米,但並沒有醫療機構許可證,不能開展診療活動。曾帶隊到鳳台縣調查的淮南市衛生監督局徐局長說,沒有發現這個研究院內有行醫治病跡象。在北青報記者探訪的兩天,也沒有發現有求診治病人員進出。

但研究院周邊的商店、飯店經營者及三輪摩托車運營人員透露,近年來常有全國各地皮膚病患者來治病。多名皮膚病患者也向記者證實,他們曾到該研究院看過病,而不是去縣城裡的診所。

“有患者來了,我們就讓他們去診所。”張建華顯然知道相關法規。他謹慎地說,研究院不看病不賣葯。“我們在全國有200多家合作醫院,我們的研究成果可以應用在這些醫院裡,獲得資金,沒必要靠研究院看病。”當北青報記者希望獲得合作醫院名單及合作專家名單時,陳建國予以拒絕,他稱這涉及隱私,專家教授也不願拋頭露面。

神乎其神的中醫世家傳說

在網上不少文章中,張建華被稱為“中國的隱形富豪”,稱其資產保守估計2000億美元,“無形資產超過100萬億美元”。

面對北青報記者時,張建華忌談他的學醫、求學等履歷,也不透露家庭情況,只稱是出身於中醫世家,中醫是家傳。與“富豪”形象反差較大的是,張建華掏出的手機是一款僅數百元的舊手機。

“500億?誰愛信誰信。”在鳳台縣城,認識張建華的人對此消息報以一笑。縣城認識張建華的一男子說,前些年張建華的小診所安在雜亂的小巷子里,後來才搬到鳳城大道,“我和他喝過幾次酒,他比較能吹噓,口才不錯,煙抽得特別勤,還愛寫毛筆字。”

北青報記者走訪淮南市中醫醫院、鳳台縣中醫醫院等,沒有醫生聽說過當地有張韜這樣的“著名中醫”。

張建華成長於距鳳台縣數十公里外的淮南毛集區牛小台村,毛集街面上很多人知道張建華,幾位毛集老人聽說“著名中醫世家”、“500億元購藥方”等說法後都哈哈大笑起來,他們稱“很荒唐”,“什麼中醫世家,他爸爸張韜以前趕車賣醬油”。

毛集區牛小台村的老人說,上世紀60年代初,張建華的父親張韜帶著張建華等孩子從縣裡下放到該村安家落戶,張韜自稱中醫,“他還說自己有個小本,上面都是秘方,可沒人看到過。”村民說,可以說張韜懂點中醫,但絕不是什麼“著名中醫”。

“一家人生活其實很艱難的,因為他們以前上班,不懂種地。”村裡老人感嘆。到了上世紀80年代,張韜開始賣醬油養家煳口,“他自己調配醬油,用一個驢車拉著大桶走街串巷。90年代初,他們就去鳳台縣開診所了,全家都搬走了。”村民說,張建華從小不是淘氣的孩子,有點沉默寡言,連初中都沒有讀下來,沒有什麼正式工作,也沒有特殊經歷。

村民證實,張建華排行第二,大哥張正天,下面有三弟和一個妹妹。早在七八年前,張韜就已去世。

2011年,淮南市中醫院曾在報紙上發布鄭重聲明,因為張正天等人宣傳和該中醫院合作診療,該院不斷接到患者詢問,患者說看到廣告說該中醫院與“中國金方醫學科學院附屬醫院”合作,“張正天及中國金方醫學科學院附屬醫院在網上及社會上所做一切宣傳及醫療行為均與我院無關。”

據央視記者調查,張正天其實是陳建國的另外一個名字。

將要把艾滋血液注射進自己身體?

張建華、張正天兄弟均宣傳“超級中藥”的概念,張建華稱“超級中藥”不是某種葯、某個處方,而是運用“榨取、浸漬”等技術提取天然原生中藥的精華成分,例如從幾百公斤藥材中提取有效藥用精華,去除無用成分,所得藥液僅幾千毫升,製成“超級中藥”藥液或顆粒,採取“肛門滴入”的方法,“由腸道吸收後直接進入血液循環,直接清除病人體內的毒素”。

“超級中藥”在宣傳中形同“神葯”,比如稱其可治各種類型的肝癌、胃癌、子宮癌、乳腺癌等惡性腫瘤,用藥三五天甚至許多病人用藥當天病情就停止惡化,當天就能看到病人露出“久違的笑臉”。這種與傳統中醫藥理論不同的概念也被不少人質疑。

“工作總監”陳建國稱“超級中藥”不違反中醫中藥的理論,“凡是精華都要吸取,中國人就不能過情人節嗎?”他稱“專家委員會”中有六成是西醫,研究出來的成果不能用中西醫簡單來劃分,“只要是學醫的,我們一講理論他就能接受。只要是和我們的專家交流過的,沒有一個專家去否定。”陳建國用高亢語調說,“超級中藥”是人類開天闢地以來世界上最偉大的發明。

更令人驚異的是,該研究機構稱將組織醫生注射艾滋病人血液。對此消息,張建華和陳建國沒有否認,他們對北青報記者表示,“超級中藥”能治癒艾滋病,“我們已經治癒了無數個,但這些人不願意出面,因此不為人知。”該說法令人震驚,但陳建國和張建華卻輕描淡寫,他們稱在10月準備在北京辦一個活動,組織醫生將艾滋病患者的血液注射到自己體內,然後用“超級中藥”治癒,證明療效。“到時候肯定要請政府部門、業內專家、新聞媒體、公益明星等到場監督,還有公證部門現場公證。”陳建國說。

北青報記者就“超級中藥”、“微生物毒素”等理論向淮南市中醫院、鳳台縣中醫院的多名醫生諮詢,他們均表示沒聽說過此類理論,不少醫生直言“不靠譜”、“不相信”。

有中醫介紹,大夫診治病人會辨證施治,也沒有一種葯可以包治多種重症疾病,至於肛門滴入不是沒有,但那僅是在消化道無法吸收情況下的輔助施藥方法,大多數情況下大腸只能吸收水分,其吸收能力遠弱於胃部,對中藥成分主要靠大腸吸收的說法難以理解。

“別說治癒十項重病,就是攻克一項也能轟動全世界,我們沒在學術界聽說過,中醫業內也沒有這樣消息。”一位當地醫院的醫生說。

患者“治癒”是誰的功勞?

為證明皮膚病治療的療效,陳建國先從電腦中調出一段視頻,視頻中一女子皮膚病嚴重,他稱該女子20多天前來求診,現在康復得非常好,接著該女子就被叫來接受採訪。

這名自稱“馬曉潔”的女子全身皮膚已接近正常人樣子,只有腿部還有一塊牛皮癬。她說2歲就有皮膚病,以前在合肥、上海等地都看過,但反反覆復不好,20多天前找到張建華時全身潰爛,走路都需要別人扶著。通過預約她取到熬好的中藥,通過肛門滴注,很快就起了效果,只用20天就好了八成。

記者發現,在9月22日另一家媒體到該研究院採訪時,馬曉潔也曾到場現身說法。

為找到張建華宣傳治癒的那些病例,記者奔波數百公里求證。安徽長豐縣張祠鄉邱崗村的劉秀武曾出現在一段視頻中,稱30多年的重度銀屑病被治癒。近期記者趕到該村,村民稱劉秀武七八年前早已去世。一名村幹部說,劉秀武的皮膚病非常厲害,確實到張建華那裡治療見好,“張建華後來還帶人來找劉秀武拍視頻做廣告。”但一年後劉秀武皮膚病又複發了,和原來一樣嚴重,沒幾年就去世了。村幹部表示,劉秀武家人都外出打工多年未回,村裡人也聯繫不到。

安徽六安市壽縣豐庄鎮花圩村26歲的李華強證明,十多年前他是通過張建華花費三四萬元治好了全身牛皮癬。記者見到他時,他身上沒有任何牛皮癬的癥狀。其鄰居也證明,李華強小時候全身皮膚病很嚴重,全身開裂。

淮南當地醫院的醫生介紹,俗稱牛皮癬的銀屑病是現代醫學沒有解決的疾病之一。有的患者用了各種辦法沒有效果,有的不治反而病症就消失了。用任何辦法治療100個患者,總會遇到幾個自行消退的例子,張建華就把這幾個例子當成“治癒”典型病例宣傳了。“哪個醫院沒有治癒的患者?”淮南市中醫院的中醫專家認為,治療好一部分人、一段時間不複發和徹底治癒、全部治癒是兩個概念。

“超級中藥”將申報諾貝爾獎?

淮南市衛生監督局徐局長說,“(張建華的)問題在於他對於‘超級中藥’的炒作,但我們衛生監督部門沒有技術手段調查發布該消息的來源。”

淮南市食品藥品監督局的王副局長說,張建華有行醫資質,可以給病人開方子抓藥,也可代為患者煎藥,但不能以提前煎好的製劑銷售。他和法規科王科長都表示,曾到張建華的研究院去進行檢查,沒有查到其售賣違規製劑。

張建華稱十多年前已經申報了治癒銀屑病的發明專利,其專利ZL01108192.9,北青報記者在國家知識產權局網站查詢發現,2001年4月8日張建華申請了“一種治療銀屑病的膠囊及製造方法”的專利,“本發明涉及一種治療銀屑病的中藥,其特徵在於:該中藥包括龍膽草、生槐花、土茯苓、紅花、大青葉、紫草、白鮮皮、生地、菝葜、七葉一枝花。”但由於未繳年費,該專利已於2012年6月27日失效。

除此之外,張建華沒有其他專利。

陳建國就此解釋:“超級中藥”是各方爭奪的方案,不可能都去申請專利,否則就會泄密。

而張建華也自信地說,“最核心的技術都在我的腦子裡,專利保護失效了,但我的大腦不失效,沒人能拿走我的藥方。”張建華說,他手中有大量秘方,都可以去申請專利,但沒有必要申請,因為擔心秘方泄露,他連兒子都不傳。

有知情人稱,目前張建華採取代煎藥方式,來求診者一般當場拿不走葯,開好藥方後基本都以“缺幾味葯”、“患者自己煎煮達不到效果”等理由代為煎藥,讓患者過段時間來取葯或郵寄過去,“此方法實際是一種規避法規的做法”。

“哪怕我們查到一袋一瓶的中藥製劑,那也可以對其進行查處。”王副局長說,他們會繼續密切關注張建華和他的研究院是否售賣違規製劑。目前由於衛生部門多次檢查,張建華已非常謹慎,他熟悉醫藥管理法規,因此各方都沒有查到什麼證據。

此外,對於該研究院宣稱的諾貝爾醫學獎申報,安徽省科技廳、淮南市科技局等均表示沒有任何這方面信息。但陳建國和張建華稱他們將“超級中藥”申報諾貝爾醫學獎的事情板上釘釘,而且“很有信心、勢在必得、盡在掌握”。“等我們組織完將艾滋病人血液注射進醫生體內的活動後,一切將公之於眾,所有質疑也都會煙消雲散。”陳建國說。

不過,專業人士稱諾貝爾獎根本不是自己來申報的,一般諾貝爾獎委員會給有資格的提名人寄發邀請函,由提名人進行提名之後再評選。(李華良)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來源:北京青年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