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大陸 > 正文

遼寧古寺清壁畫遭「破壞性修復」 色彩艷俗不堪

圖一

圖二

圖三

圖四

圖一、圖四為朝陽鳳凰山雲接寺娘娘殿現在的壁畫。如今修復後的壁畫線條簡單,顏色對比強烈,人物表情木訥,原來畫作的韻味蕩然無存。圖二、圖三為朝陽雲接寺內原來的壁畫。本組圖片由網友“五角楓”供圖(請作者與本報聯繫)

文物修繕應該是什麼樣?因為文物不能再造,一旦破壞,不可修復,所以文物修繕工作一定不能留下任何遺憾。

然而一位名叫“五角楓”的網友發表了一篇標題為《朝陽雲接寺令人髮指的維修》的博客,直指這種修復已經玷污了“重繪”這個詞。

這篇博客引起了網友的強烈反響。

記者調查時發現,之前的施工單位並不具有省級文物保護單位雲接寺的勘察、設計資質,而之前聘請來的畫師對壁畫的“修復”,是直接在壁畫上重繪了一幅截然不同的畫作,效果令人咋舌。

記者相繼走訪了朝陽市文物局、鳳凰山風景名勝區管理處和壁畫修復專家。

網友怒斥“破壞性修復”抹去最後一絲歷史痕迹

“五角楓”在博客中發文稱:“我2011年曾去過朝陽雲接寺塔,不久前去了一次。到這裡來主要是看那座精美的遼代佛塔,但這次讓我震驚的卻是塔下的清代小廟。那座曾經看起來已經挺新的廟宇竟然又被重修,裡面最後一絲歷史痕迹也被完全抹去,令人怒不可遏。

回想2011年的那次觀瞻,我完全不知道塔下還有一組完整的清代建築。中軸線的建築有三個大殿,硬山的山門、歇山的大殿和硬山的後殿,三座殿宇排列緊密,格局可愛。當時遠看,以為都是新造的,進入殿內,發現裡面竟然有挺不錯的清代老壁畫,甚是驚喜。

山門內壁畫保存較差,僅有東側保留部分,在清代壁畫中,也算比較精細的。而現在,壁畫被重繪,好吧,我覺得它其實玷污了‘重繪’一詞。”

前施工單位無資質文物部門曾下令整改無效

雲接寺塔,原名摩雲塔,始建於遼代,因塔而建的雲接寺建於清雍正十三年(1734年),是鳳凰山保存最完整的古建築群。

雲接寺,俗稱中寺,位於鳳凰山主峰東坡一條平坦的山脊地段,海拔550米,為防止摩雲塔基被人盜挖,僧人海滄、海明便於塔下募建寺院,令其徒孫照吉居以護之。原構建有照壁、娘娘殿、關帝殿、碾棚、大悲殿、菩薩殿、僧舍、東配房等建築。此次修復的壁畫就在娘娘殿中。

雲接寺塔是國家級文物保護單位,雲接寺為省級文物保護單位。

朝陽市文物局文物管理辦公室副主任解曉華表示,此次娘娘殿修復的壁畫和娘娘殿是同一時期的作品,但是不是文物現在還不清楚。此次維修於2012年上半年開始。

在朝陽市文物局,北國網、遼瀋晚報記者拿到朝陽市文化廣電新聞出版局辦公室對此事的批示和復函。在批示和復函中,也基本涵蓋了這件事的來龍去脈。

當時朝陽市文化廣電新聞出版局辦公室對朝陽市鳳凰山風景名勝區管理處提出的“急修鳳凰山雲接寺殿堂”的申請的批示中寫道:

1.雲接寺為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雲接塔附屬建築,為省級文物保護單位,保護維修必須遵守《文物法》和《文物保護工程管理辦法》相關規定。

2.按照《文物保護工程管理辦法》相關規定,維修雲接寺等殿堂必須由具有國家文物局認定的文物保護工程資質單位進行勘察、設計,製作維修雲接寺等殿堂維修方案。

同年8月1日朝陽市文化廣電新聞出版局辦公室又向市旅遊局發出了《關於鳳凰山雲接寺僧舍維修的復函》,復函中寫道:

1.雲接寺內僧房為省級文物保護單位,依據《文物保護工程管理辦法》和《文物保護工程勘察設計資質管理辦法》的有關規定,維修該僧房需由具有乙級以上資質的勘察設計單位制定勘察設計方案,你局聘請的錦州市大岩古建築工程有限責任公司不具備勘察、設計資質。

2.待勘察設計方案經省文物局批准後,方可聘請資質單位制定施工方案,並進行修繕施工。

解曉華表示此後文物局聯合文物稽查進行了幾次稽查,但都被有關部門攔在山門外。

新施工方很“神秘”遊客看到新畫連連搖頭

昨日中午,北國網、遼瀋晚報記者來到鳳凰山雲接寺,寺院的一些廟宇經過修繕從外表上已經看不出是什麼年代的建築,磚青瓦綠,好似新蓋的一般,維修施工人員正在作業,院里由於維修擺滿了各種建築材料和工具,雜亂不堪,繞過滿地雜物來到寺內。

寺院的天王殿內已經粉飾一新,屋內的橫樑立柱都新漆上了紅色染料,進入娘娘殿一幅色彩絢麗的壁畫出現在眼前,此畫色彩鮮艷反差強烈,線條簡單,和此前網友展示的年代久遠的壁畫細膩的畫風大相徑庭。

寺廟的管理人員告訴北國網、遼瀋晚報記者,這個壁畫確實是參照原壁畫復原的,並且專門聘請了山海關的一個專業畫師畫的,對於這樣的修復結果,寺廟管理人員表示滿意。

到寺廟遊覽的遊客其中有幾年前來過的,他們對這樣的修復也是連連搖頭。

鳳凰山風景名勝區管理處主任任秀奇表示,該管理處對於寺廟進行宏觀管理,而這次整體修繕工作的開始,主要是鑒於寺廟年代久遠,還是秸稈和泥土構造,有些房屋已經殘缺漏雨、傾斜,考慮到房屋安全,管理處向文物局和旅遊局提出了維修申請,朝陽市安全生產監督管理局來檢查工作的時候也提出過安全生產的要求。

他告訴記者,此次維修大概到冬天之前可以完成,預計花費100多萬,不過對於修複壁畫的事,任秀奇表示對此不太了解。

問及錦州市大岩古建築工程有限責任公司不具備此次維修資質一事時,任秀奇表示,在開工兩個月後已經換了別的公司維修,但具體換了什麼公司,有沒有維修、施工資質他不知道。

修複壁畫只能補缺此次修復不符原則

昨日下午,北國網、遼瀋晚報記者就此事電話採訪了中央美術學院壁畫修復專家趙胥老師。趙胥告訴記者,修複壁畫的重要原則是:壁畫修復是一個很複雜的過程,簡單來說,首先要加固壁畫牆體,不能破壞壁畫本身,要本著“修舊如舊”的原則。

絕對要杜絕在原畫上下筆,只能在畫面殘缺的地方補畫,原畫只能做清理灰塵的處理。

根據這個原則,顯然此次雲接寺的修復無一處符合。

記者留意到,壁畫所在的雲接寺的天王殿,已經被粉刷一新。

北國網、遼瀋晚報特派朝陽記者崔晉濤

網友聲音

“大紅大綠慘不忍睹”

網友京晉京:“我不懂藝術,但原來的壁畫是那種古樸的美,線條那麼流暢,人物形態那麼悠然。而現在的大紅大綠實在慘不忍睹。”

網友啞男啞掌柜:“看完就知道什麼叫令人髮指,暴殄天物啊,重繪?重毀吧!”

網友chichaer:“是直接在原畫上面重繪?如果是的話簡直令人髮指啊!”

新聞鏈接

老太修復教堂壁畫失敗可能面臨起訴

一起發生在西班牙的藝術史上的災難性修復事件,已經成為全世界媒體津津樂道的話題。一位81歲的老太太CeciliaGiménez,出於好意,把教堂里一幅受損的耶穌畫像親手修復了,結果,修復過程中因“技術沒掌握好”而導致局面失控,被稱為“藝術修復史上的一次噩夢”發生了。

就在媒體瘋狂報道此事的時候,修復這件畫作的81歲的老太太Ce-ciliaGiménez患上了焦慮症,最近,她一直卧病在床,她的鄰居和親戚表示,她修複壁畫失敗後媒體的狂熱報道讓她感到不知所措,她被這一切給壓垮了。更悲慘的是,她有可能面臨起訴。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于飛 來源:北國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