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人物 > 正文

被拒簽路透社記者慕亦仁:我報導的是真相

——大紀元專訪路透社記者:報導中國人悲慘生活被拒簽

專訪路透社記者:報導中國人悲慘生活被拒簽

駐北京長達18年之久的外國資深記者慕亦仁(Paul Mooney)最近不再沉默,公開了中共外交部拒絕他作為路透社駐北京記者入境簽證事件。慕亦仁表示,被拒簽的原因是因為他18年來,一直報導在中國所發生的民間新聞事件和一些政府認為的敏感話題。

最近一年來,中共對媒體的控制在日益加劇。慕亦仁說,作為外國人的他,只是被拒簽;但是,國內的中國記者的處境“不堪設想”,這些記者才是更偉大、勇敢的人。他們才是中國未來的希望。

慕亦仁呼籲美國政府,對於中共迫害外國記者的行為,包括對他個人的拒簽,採取對等的做法。一個民主自由的政權,如果容忍這樣的事件發生,就已經不符合“民主、自由、和人權”的基本法則了。

駐北京長達18年之久的外國資深記者慕亦仁(Paul Mooney)在加州伯克利接受本報記者的採訪。(馬有志)

拒簽前曾被中領館警告

慕亦仁表示,他在美國等待簽證的8個月內,曾在舊金山的中領館被“審問般”的約談。當時的中共經手記者簽證的官員對他說:“如果發給你記者簽證,你可不可以(在報導中國事件中)‘更客觀’些?”

慕亦仁說:“我在中國的18年期間,經歷了六四、經歷了茉莉花革命,經歷了許多中國所發生的事件。作為一個記者,對於新聞事件,我會按照職業的精神去報導,公正的、客觀的,不會因為在美國、台灣、或者是中國而有所改變。”

至於說客觀,慕亦仁說:“在18年中,我的報導都沒有因為偏離事實而被中共政府找過麻煩。儘管中共外交部沒有說明拒簽的理由,但中共外交部在11月8日,這個‘記者節’的特殊日子通知路透社我被拒簽的消息,主要是在逼迫我,去幫中共粉飾太平。”

重金屬污染觸目驚心政府不作為

慕亦仁說:“作為一個外國人,我到一個地方,那裡的黨委書記和警察可能就會立即跟來;除此以外,在中國與中國記者採訪報導的內容其實是類似的。下面是一個典型的故事。”

“中國的重金屬污染是觸目驚心的。在湖南離長沙1小時車程的一個地方,有一個電池廠。廠方與地方政府和當地黑社會有聯繫,直接將重金屬污染的水排入河流,結果當地的糧食、蔬菜、水果都被污染了。”

“政府在媒體報導後派了人來調查和驗血,但是,當他們發現有1000人受重金屬鎘污染後,就終止了繼續驗血,全撤走了。其後,也不讓中國的媒體報導了,對民眾的賠償也沒有音信了。”

80歲老婦給自己下跪

“有一個6歲的小孩,因為重金屬污染而死。其父親花了9萬塊人民幣也沒有把小孩救活。在中國記者朋友的引見下,我見到了那個小孩的媽媽和奶奶,聽完了老人的哭訴後,老人向我跪下了。我忍不住心酸、也熱淚盈眶。而當那個小孩的媽媽和奶奶看到我也是眼含淚水時,她們從哭泣變成了嚎啕大哭,像是找到了可以聽她們心聲的人。”

“其實,我覺得我能夠起的作用幾乎是零!因為政府根本不作為。這個家庭最後只收到了6千塊人民幣就算了事了。”

聆聽中國老百姓底層的聲音少年被官員賣給黑磚窯

慕亦仁說:“中國老百姓底層的聲音幾乎是沒人能夠聽得到的。我作為一個記者能夠做的,也只是讓他們知道,這個世界上有人知道他們的委屈。這種曝光也是會有作用的。有個艾滋村的病人,她勇敢的帶著我去走訪其他的病人,過程中她被警察抓走了,我非常的擔心。後來了解到,她的處境相對變好了,因為政府也怕曝光。”

“人心都是一樣的,作為兩個女兒的父親,我能理解那些中國百姓的心情。”在鄭州,慕亦仁有一次與9個家長一起去黑磚窯找他們失蹤的兒女。

“有個少年,他來到鄭州找工作,結果被聲稱可以提供工作的人帶去賣給了黑磚窯當奴工。三個月後,他逃了出來,去了市勞工局找官員。結果勞工局的官把他帶去黑磚窯,討回了600人民幣,給了少年300元後,反而用600元把他賣給了另一個黑磚窯。三個月後,他又被那個官賣了一次。”

“一個現在19歲的青年,見到我時,頭一直低著,不敢抬頭看人。那個青年現在不敢上街,只待在一個餐館裡,整天幹活。”

“我和那些家長在一起的時候,幾乎他們每個人都一大早就喝白酒,就是一開始不會喝酒的終久也會!他們在有說有笑中,可能突然停下來,呆望著前方,一言不發。”

共產黨比日本人對中國人的傷害還甚

慕亦仁說,我是1970年開始關心中國的。當時,像其他許多美國人一樣,也是對共產黨抱有幻想,但是,這一切,在真正關心中國後都改變了。作為一個人,是無法想像中共政府的行為的,也沒有人有任何理由可以來解釋這個政府對人民的這些做法。

他說:“我這樣說,儘管有許多中國人不喜歡。但是希特勒的殘忍,是對於外族,而中共是對本國人民的。其實,共產黨比日本人對中國人的傷害還甚。”

他說,奧運期間,南方周末記者在2月份就開始調查毒奶事件。但是,中共政府封殺了這類的報導。這個政府除了維持其權力外,沒有其他的考慮,這個政權把權力和面子看得比幾十萬幼小嬰孩的生命和健康還要重要。

中國憲法規定中國人權中共政府在踐踏

慕亦仁說,警察打人中國人就不疼嗎?中國人也同樣是人,這裡沒有所謂的中國特色的人權。還有,中國的憲法中也規定了中國人的權利,但是,中共政府卻在踐踏這一切。

他說:“雖然我對共產黨失去了希望,也不相信他們會有實質的改變和真正的改革。但是,我對中國和中國人卻充滿了希望;因為,如果我是一個中國人,我想我不會像中國記者那樣前仆後繼、那麼勇敢。我是一個外國人,就算報了一件事,估計共產黨也不會對我怎麼樣;但是,那些中國記者,他們的處境就完全不同了,所以,我非常佩服他們。”

慕亦仁最後謙虛地說:“我也不覺得我為中國人做了什麼。作為一個職業記者,這一切都是應該的,這是工作,也是一個記者的責任。”(大紀元記者馬有志)


路透社記者慕亦仁:我報導的是真相

本月一份美國研究報告披露,中共近年來通過其經濟實力、簽證和互聯網控制等手段,壓制外國媒體新聞報導,越發變本加厲。絕大多數媒體在壓力之下集體噤聲。日前,駐北京資深記者慕亦仁(Paul Mooney)公開了,中共外交部拒絕他作為路透社駐北京記者入境簽證事件。

“去年我不得不離開中國,回到美國從新申請簽證,路透社在北京提供了一份專題作家工作給我,他們遞交了我的簽證申請,但是等了八個月之後,中共政府拒絕了我的簽證申請。”

之前是駐北京長達十八年之久的外國記者,有三十多年經驗的慕亦仁,談到拿不到簽證原因時表示,“我覺得是因為我所寫的報導,我比較關注人權,社會正義,報導西藏與新疆等,這些中共敏感話題,我相信中共政府並不滿意我的報導。”

是什麼樣的報導讓中共不滿意慕亦仁的報導呢?

“我報導了有關農村孩子遭綁架的事件,也是在河南遭綁架的年幼男童,被迫在黑窯當奴工,這些磚窯卻是合法的,他們沒有得到任何報酬,你知道就是像奴工。你知道我同九個失蹤男童的父母一起,到窯洞里去尋找他們的兒子。我也去了湖南省癌症村,報導上千民眾血液檢測出鎘中毒,其中一個六歲女孩因鎘中毒死亡,那個被摧毀的家庭心都碎了。”

慕亦仁認為,作為記者,報導中國會和報導其他國家一樣,“我非常小心和客觀的對待我的報導。在中國的十八年期間,我的報導從未被中共政府批評過,他們從未說過什麼,我知道他們當然不喜歡那些報導,但我報導的是真相。”

他說報導事實真相,幫助弱小群體發聲,難以讓中共政府採取任何措施加以改進,“政府一方面,當地商家與當地官員,他們會因此賺錢,你知道共產黨的面子,要比中國人的健康來的更重要,所以最後總還是要中國人來承擔後果。”

他指目前很多人對中國所出現的問題採取忽視的態度,他呼籲美國政府,維護自由,民主,人權法則,不應讓這樣的事件發生。

新唐人記者韓寧、馬健伯克萊採訪報導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于飛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