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官場 > 正文

江西縣官騙取村民戶口本強征土地起衝突

江西省南城縣周一出動上百警力到天井源鄉暴力征地,與反抗的村民發生衝突,2人受傷,6人被捕。周二,上百失地農民分別到縣、鄉政府抗議,要求釋放被捕的抗議者遭到拒絕,至周二晚記者截稿時抗議者仍未散去。有村民告訴記者,當地政府為了順利完成征地,以辦社保為名騙走了村民的戶口本。

南城1.jpg圖片:江西縣官騙取村民戶口本強征土地起衝突。(網路圖片)南城2.jpg圖片:江西省南城縣周一出動上百警力到天井源鄉暴力征地,與反抗的村民發生衝突,2人受傷,6人被捕。(網路圖片)

江西省南城縣周一出動上百警力到天井源鄉暴力征地,與反抗的村民發生衝突,2人受傷,6人被捕。周二,上百失地農民分別到縣、鄉政府抗議,要求釋放被捕的抗議者遭到拒絕,至周二晚記者截稿時抗議者仍未散去。有村民告訴記者,當地政府為了順利完成征地,以辦社保為名騙走了村民的戶口本。

南城縣天井源鄉港下園村5小組隊長邱長財周二告訴本台記者,該村一直是人多田少,農民世代靠種田維持生計。前不久,縣政府提出要在該村修建一所中學,需要徵用該村700畝農田,但卻未按照耕地標準給予合理補償,卻在周一,出動上百警力到村內強征土地,並毆傷、抓捕了多名村民。

他說:“我今天上午去了縣信訪局沒談好,我們今天下午去了縣委,但他們又把我們趕出來了。我們現在還有一百多人在縣委縣政府,我們不是抗議,就要他們把人放出來。200來戶人寫的橫幅是‘抗議剝奪農民權益,亂抓人’因為我們的征地價格太低,條件沒談好。我們村裡有幾個女的,昨天攔住他們不讓他們征地,他們就把人抓走了。抓了6個女人,打傷了2個人,兩個老人被打得很嚴重,警察說我們干擾他們工作。”

記者:“一共征你們多少畝地?”

邱長財:“700多畝,每畝三萬,我們看了中央的新聞,我們的田是農田,不是荒地。”

記者:“當天多少警察在這邊征地?”

邱長財:“我數了一下大概一百人左右。”

另一名王姓村民告訴記者:“那些婦女只是維護自己的土地,要無條件徵收我們的地,我們不給他們征地,公安、警察、特警都有,他們的車子都沒有掛牌。今天我們去了信訪局,但他們就是不放人。縣政府就以建中學為名義要徵收我們700多畝地,我們老百姓就是不同意三萬塊一畝地,又不留一塊地給我們蓋房子。”

記者就此致電天井源鄉政府,一名參與征地的工作人員稱,征地標準是統一規定的:“南城縣都差不多,3萬多是政府下的文件,縣裡面規劃怎麼搞我們就怎麼搞。”

記者:“那你們不考慮農民想法嗎?”

對方:“總要服從大局嘛。”

邱長財還告訴記者,為了達到強征的目的,當地政府以各種手段威脅、恐嚇村民,動用公安機關以莫須有的罪名扣押、拘留村民,導致民怨四起,還以辦社保為名騙走了村民的戶口本:“戶口本是縣委書記5個月前收的,他就說能拿到養老保險,他說要把戶口本收上來,他說和征地沒關係,給了他之後,他卻說你們既然拿了養老保險,那麼我們就一定要征地了。就這樣一步一步地逼老百姓。”

記者又輾轉找到一名縣國土局參與該次征地的負責人,她表示按照省里的規定,每畝只應該支付2萬多元,但現在已經多給了千餘元,農民的思想需要解放:“農民過於激烈了,他們的思想沒解放出來。這裡要建一所中學,三萬塊一畝是省級標準,不是我們縣政府隨便答應你多少錢。按照28183元一畝是按照江西省統一標準的,但現在出三萬,已經算是可以了。政策宣傳還不到位的時候,他們也有人打電話到我這裡諮詢,我也和他們解釋了,部分人還是比較理解的。”

記者:“如果農民不同意征地你們會強征嗎?”

對方:“一個縣城要發展,肯定要那樣的。大家換一個角度站在政府的方面理解一下問題就不大了,就不要搞得那麼激烈要打架了。”

記者:“假如農民失去土地靠什麼生存?”

對方:“有保障體系的。政策多理解一下,還是比較惠民的。”

而據村民在給政府部門的投訴信件中計算,該村水田、果樹、旱地每年總產值超過300萬元,但征地補償款總數僅為800萬元,土地喪失後,他們很快便會生存無著落。

周長財說:“把人家地皮全搞光了,每一個人頭大概只能分到六、七千元,生活能有保障嗎?男的60歲,女的55歲才能拿養老保險金,你現在就把土地征走了,我們靠什麼活?”

以上是自由亞洲電台特約記者忻霖的採訪報道。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官場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