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言論 > 正文

陳永苗:宋彬彬的道歉是騙取眼淚和掌聲的表演

作者楊眉

中國文化大革命期間的標誌性人物,曾經在天安門城樓給毛澤東佩戴紅袖章的北師大附中學生宋彬彬本月12日回到母校向“文革”中受到傷害的老師和同學鄭重道歉,有報道說,年近七十的宋彬彬在發言過程中數度留下了眼淚,引發中國輿論不少積極的反饋。宋彬彬是中國開國元勛宋任窮的女兒,是名副其實的紅二代的代表。

去年十月,另一位紅二代代表,前中國外長陳毅之子陳小魯也回到母校,向曾經被自己批鬥過的老師們公開道歉,此舉也曾經引發國際輿論的高度關注,有專家預測這可能會成為中國官方認真反思文革歷史的一大導火線。不過,中國國內卻有不少學者對此表示謹慎,北京憲政學者陳永苗甚至批評這是紅二代們在作秀。

陳永苗在接受本台採訪時首先就陳小魯以及宋彬彬公開道歉的時機評論說:

陳永苗:他們這些人道歉的時機有些詭異,都是在習近平開始登台之後在陸續開始。這裡面自然是有原因的。我認為是太子黨集團認為隨著習近平的上台他們已經重新掌權,重新登上歷史舞台。所以,他們就開始一種表演,他們說,文革的歷史不能夠再重演,也就是說,將來不能夠再有人對我們進行文革式的衝擊,說來說去,說穿了,還是為了保護自己的利益。

法廣:而且,在這些人的道歉言論中,很少有人談到應該對文革的真正原因展開反思,對發動文革者進行問責。

陳永苗:所以說,這些道歉的原因就是出於保護自身利益,他們只想通過道歉獲得掌聲,為統治集團洗白,為他們尋得一個開明清白的形象。而沒有對文革展開反思的意願或者承擔責任。所以,他們的道歉實際上就是一個表演秀,儘管他們在表面上表演得很真誠,但是,本質上還是一個作秀。犯了那麼大的罪孽,出了那麼大的錯誤,他們站出來不是為了承擔責任,而只是表示道歉,因為他們知道,知識界要求他們道歉的呼聲日益高漲,他們知道道歉之後就會贏得媒體以及知識界的一些掌聲。

法廣:我想您一定細讀了宋彬彬的道歉信,其實信中有不少內容似乎是在為自己做推脫,比如說,她說,卞鍾耘當初被打死的時候其實她和劉進曾經兩度前往阻止,她還說,其實她在天安門城樓為毛澤東帶袖章之後根本就沒有把名字改成宋要武,這些都是媒體之後炒作的結果,她與宋要武之間沒有什麼關係。這些同研究中國文革歷史專家、旅美學者王友琴此前的說法都是有出入的。

陳永苗:其實宋彬彬使用的手法同前總理李鵬推出一轍,李鵬通過出日記來推卸自己在六四事件的責任。無論是紅一代還是紅二代,他們出場的目的都是為自己謀求利益,將責任推給他人,給自己留個清白。這實際上也是共產黨使用的一貫的方法,當年共產黨把所有的責任推給四人幫,遵循的也是同一個邏輯。宋彬彬通過道歉告訴全中國她不僅沒有打死卞仲耘老師,而且還試圖援救她。

法廣:不過,如果出來的道歉都把責任推給他人,那麼社會輿論很容易會提出這樣的問題:究竟誰應當來承擔文革的歷史責任?毛澤東的歷史評價問題豈不是又會被推向前台?

陳永苗:他們就是把責任推到毛澤東身上,推到一個已經過世的人的身上。通過道歉獲得掌聲,感動中國。從而成為良知的代表。將自己提高到精神導師的地位,告訴眾人不能再搞文革,不能將目前太子黨統治的秩序搗亂。

法廣:中國官方似乎還沒有做出反應?

陳永苗:中國官方通過改革似乎進入去政治化的過程,避免涉及這些敏感的話題。官方不會去修建文革紀念館,儘可能傾向於掩蓋,把敏感問題封閉起來。

法廣:如果用一句話來概括宋彬彬的道歉的話,您會怎麼概括?

陳永苗:我覺得宋彬彬的道歉是一場騙取眼淚和掌聲的廉價表演。

法廣:感謝陳永苗先生接受本台的採訪。

聽眾朋友,今天的當今世界請北京憲政學者,自由撰稿人陳永苗談文革棋手宋彬彬公向受害者公開表示道歉,是由揚眉采播,感謝各位的收聽,下次再會。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劉詩雨 來源:法廣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