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言論 > 正文

楊連寧:難道官二代以拼爹為榮嗎?

——難道官二代不以拼爹為恥嗎?

難道官二代不以拼爹為恥,反以啃老為榮嗎?一個人一輩子蔭蔽在父輩的卵翼之下,活到老了還在啃老,總也活不出個頂天立地的自我來,總也活不出個受人敬重的獨立人格來,不是個很悲催的人生嗎?

近日看到許多官二代都老態龍鍾了,出鏡時仍舊沒有自己的名號,僅使用〝某元帥兒子、某將軍女兒〞的鍍金〝身份證〞。這個鏡頭,頗像牽著父母衣襟、躲在長輩身後的孩子總也長不大,不能不讓人心生悲憫。

難道官二代不以拼爹為恥,反以啃老為榮嗎?一個人一輩子蔭蔽在父輩的卵翼之下,活到老了還在啃老,總也活不出個頂天立地的自我來,總也活不出個受人敬重的獨立人格來,不是個很悲催的人生嗎?

記得小時候孩子們打架,最瞧不起的並不是手下敗將,而是總想回家搬救兵的孬種——習慣了搬出〝我爸是李剛〞的官二代,不就是以拼爹為榮的慫人嗎?

根紅苗正,老子英雄兒好漢的血統遺傳,特權獨佔的貴胄家族,無疑是中國社會的負遺產。家族護官符,其實是個福兮禍所伏、禍兮福所倚的雙刃劍——要麼紅得發紫,要麼紫的發黑;要麼強漢子,要麼低能兒;其中有恃無恐能欺男霸女的衙內作風,總是把特權建立在平民的被侵權上。

〝占社會統治地位的道德是統治階級的道德〞(恩格斯語)。內親外疏的血緣親情,雖也是冷漠社會暗夜裡那一團溫暖的爐火,但〝隧道盡頭射來的那束光,其實是一列呼嘯而來的火車〞(馬爾薩斯語)——中國人自詡其家庭親情比西方人溫暖,其實啃爹、坑老也比西方人口味重,內親外疏的不公平比西方兇猛,〝一人得道,雞犬升天〞的裙帶風更比西方爐火純青!譬如當下,權貴家族圍爐取暖的同時,也引領全社會大步跨入不以拼爹為恥,反以啃老為榮的無恥時代!

我也是官二代,前半生也曾罩在老爹的熱輻射下,也曾倍感溫暖:少年時老爹是市委書記,我隨小夥伴比過誰爹級別高,也隨〝可以教育好的子女〞比著跟黑幫劃清界限。年過三十了,老爹是本省的省級幹部,就感覺三十而立了總也沒立起來!為什麼?因為儘管你能幹也肯干,但只要是生活在泛親緣化的同鄉、同學、同行、同黨、同事、同單位、同地域的同心圓里,別人很難把你跟你爹切割開來,你就總有打了敗仗回家找爹的慫人、孬種感覺。

蔭罩在權貴、裙帶、關係、朋黨、密友這類中國式鄉土宗法里的生活,顯然是個人潛能、創造力與公平法則的最大桎梏。〝自由,個體主義,是美國夢獨一無二特性的兩個基本價值〞(曹長青語)。而活在父輩蔭庇之下的官二代,不缺中國夢,缺的是自由與個性創造。因而,我一直夢想遠離鄉土去獨自闖蕩,靠真本事贏得別人認可——否則,那種總也長不大的感覺一直芒刺在背。

〝要做雞蛋餡餅,只能打破雞蛋。〞40歲那年,我遠離西北登上海南島,成為92辭官下海潮中的一員。離開了層層籠罩的人身依附法則,在一個誰都不認識自己的地方,騎著自行車從頭做起,我打出的一片屬於自己的生存空間,獲得了親友們刮目相看。

自食其力是普世價值,沒有誰會宣稱自己以拼爹為榮,但割捨親脈門楣則難得多——誰都知道,將帥家庭的孩子們是有分工的:最精幹的當官商,差一點的當官,最不濟的去混個少將。譬如電力一姐,雖然她一個勁兒辯稱每一步成長都是自己努力的結果,但很難讓人信服。為什麼?因為您接班的地盤正是自己父親的陣地——要想瓜田李下地避嫌,闖出國門去掌管美國電力,才能讓人刮目相看呢!

如今我已經老了,我最怕自己被推進焚屍爐時,沒有一根獨立的脊樑,也沒有心,沒有腦的,甚至沒有臉皮,只混下了一副肥膩膩的下水!因而,僅僅為了獨立人格與生命價值,一個人也應該以拼爹為恥,以單打獨鬥為榮,擺脫家族蔭蔽出去自己單挑。為什麼?因為一個人的命運應由自己主宰,自食其力在動物界都是普世法則。

僅為那些生不帶來死不帶去的權力與利益,不惜做個到老都長不大的膝下小孩,苟活在父輩的卵翼之下,其實是沒有尊榮的。〝無恥之恥,無恥矣〞。願官二代繼承真正的貴族騎士傳統,像哈里王子那樣以身先士卒上前線、奔南極為榮,以拼爹啃老為恥吧。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來源:博客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