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國際新聞 > 正文

狂砸500億美元 冬奧成了普京的政治負擔

莫斯科——當弗拉基米爾·V·普京總統(Vladimir V. Putin)發表申辦索契冬奧會成功後的演講時——他用英語講話,甚至還夾雜了少量法語——他宣稱,這將是國際社會對俄羅斯從蘇聯廢墟上崛起的認可。

“毋庸置疑,這是對我們國家的評判,”普京在近7年前的那次演講中說道。

而現在,隨著索契冬奧會大幕逐漸拉開,對普京和其盟友而言,這場運動會已經成為俄羅斯意志的一場不言而喻的勝利。對索契冬奧會鋪天蓋地的批評聲——從對準備不足的賓館和流浪狗的抱怨到對成本、安保和人權的嚴重關切——像冬衣上的雪花一樣被輕輕撣走。

“能夠舉辦冬奧會本身對我們國家來說就是巨大勝利,”周四,普京最忠誠的親信之一、副總理德米特里·N·科扎克(Dmitri N. Kozak)在索契說道。他接著引用了葉卡捷琳娜二世(Catherine the Great)的一句話,18世紀一位將軍在沒有接到命令的情況下攻擊了一座奧斯曼堡壘,因此要在軍事法庭接受審判,葉卡捷琳娜二世阻止審判時說:

“勝利者不被審判。”

然而,俄羅斯國內外的普京批評者們還是開始評判了。他們表示,曾一度被認為將給俄國和普京帶來榮耀的輝煌時刻,現在卻很不巧地遇上俄國經濟的大滑坡,使人們開始質疑用於索契冬奧會的約500億美元是否應投資於其他地方。

在普京任期內大部分時間裡,相對高的油價推動了俄國經濟復甦,但克林姆林宮已經表示將不得不減少開支,以彌補因大部分其他商品價格下降以及缺乏新的外來投資而可能造成的收入缺口。

卡內基莫斯科中心(Carnegie Moscow Center)的分析師莉利亞·舍夫佐娃(Lilia Shevtsova)認為,國際奧委會將冬奧會的舉辦權授予索契時——索契打敗了奧地利薩爾茨堡以及韓國平昌市——正值普京的權力在第二任期中達到頂峰,但當時對其統治的評判尚無定論。雖然自普京掌權以來,很多人對他的專制本能頗有微詞,包括他加大對新聞媒體和政治自由的鉗制力度,以及在車臣開展的殘酷戰爭,但俄國走出了20世紀90年代的混亂也是不爭的事實。

“當時,俄國正‘站起來’,”舍夫佐娃在卡內基莫斯科中心網站上一篇文章中寫道,“而現在,2014年,俄國已開始走下坡路。”

儘管用於奧運會上的支出帶來一定刺激,但俄國經濟依然停滯不前,這令人們擔心可能會出現針對克林姆林宮的民眾騷亂,而作為回應,當局會在冬奧會結束後進一步鉗制政治自由。

去年,儘管其他大國出現經濟復甦跡象,俄國經濟增速還是降至1.3%,如果把全球經濟陷入衰退的2009年排除在外,這是過去十年里的最低點。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The Organization for Economic Cooperation and Development)不久前呼籲俄國立即改革其勞工政策、生產力、政府和法制官僚機構等制約該國發展的因素——俄國政府很久前就承諾進行這些改革,但從未實現。

“為改善商業環境而進行的結構改革,是提升經濟增長潛能和經濟韌性的關鍵所在,”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上月在其關於俄國經濟的調查報告中寫道。“隨著能源價格的停滯不前,勞動力和資金被利用殆盡,經濟增長開始下降,低於危機前的水平。因此,發展更為強勁、平衡的經濟,並降低經濟發展對國家資源開採租金的依賴,是一項至關重要的挑戰。”

這種情況下,儘管處在一個幾乎不允許公眾討論政府開支是否合理的政治體制內,舉辦冬奧會所需的巨大成本,也突然成了一種不利因素。

“問題在於我們錯失了一個機會,”反腐基金會創始人阿列克謝·A·納瓦爾尼(Aleksei A. Navalny)說。“問題在於俄國可以用這些錢來做什麼。我們本來可以按照斯大林時期的工業化方針政策來實現一個全新的工業化。”納瓦爾尼的反腐基金會最近發布了一個互動網頁,上面列出了批評者所說的奧運會設施建設過程中出現的過度浪費和腐敗行為。

然而,納瓦爾尼接著說,這不過是“一個瘋狂的小沙皇以某種瘋癲的方式到處扔錢”。

俄國並沒有土崩瓦解的危險。普京的統治也沒有遇到任何可預見的挑戰,即使是像納瓦尼爾這樣的堅定批評者也承認這一點。在官方電視媒體誇張的正面報道推動下,普京依然保持著和剛上任時一樣高的支持率。

然而,舉辦冬奧會似乎沒能給俄羅斯的國內外聲譽帶來官員們所期待的光環,這讓普京的支持者十分失望。

索契冬奧會讓國際社會的目光再次聚焦普京政府所推崇的鐵腕政策——自2012年結束作為過渡的四年總理任期重回總統寶座之後,普京一直推行這種政策——並引發了開展抗議和抵制的呼聲。

可以列出很長一串例子:俄羅斯支持敘利亞總統巴沙爾·阿薩德總統(Bashar al- Assad),它採取行動阻止烏克蘭被納入歐盟(European Union)的軌道;它起訴政治異見者,這其中有真的,也有一廂情願地認為的;它限制外國人領養,去年還通過了一部禁止對兒童進行“同性戀宣傳”的法律;甚至最近還採取措施要關閉唯一的獨立電視新聞節目,理由是它質疑了蘇聯在70年前列寧格勒圍城戰中獲得的勝利。

“冬奧會不應該牽涉政治,”俄羅斯奧委會主席、議會第一副議長亞歷山大·D·茹科夫(Aleksandr D. Zhukov)最近接受採訪時表示。“那些試圖給運動會接上政治尾巴的人都是在自取其辱。”

在俄國很多官員看來,對冬奧會的批判中暗含著西方的惡意,目的是為了否定該國在世界格局中所應佔據的位置。而俄國的外交政策,尤其是其對美政策,就是本著這種情緒建起起來的。

而對普京而言,索契在他主持下完成了最後的準備工作,如潮的抨擊似乎也沒對它產生什麼影響——從對俄國酒店業無傷大雅的嘲諷,到來自人權觀察組織(Human Rights Watch)和國際特赦組織(Amnesty International)的尖銳批評——國際特赦組織已經宣稱本周被捕的兩名環保人士是此次冬奧會的首批良心犯。

奧運會召開期間,普京將與多國元首舉行一系列會晤;周四,普京會首先同塔吉克總統、中共國家主席舉行會晤。

“我們仍然清晰地記得,1980年莫斯科奧運會時我們所感受到的那種激動、振奮的熱情,”普京在周二宣布國際奧委會第126次全會開幕時說道,這次他還是用英語,不過他沒有提到那次奧運會期間美國帶頭進行的抵制活動。“我們感到由衷地開心和樂觀,因為奧林匹克運動會偉大、催人奮進的精神再一次回到了我們的國家。”

奧巴馬總統及法國、德國和英國的領導人可能已拒絕參加冬奧會,但他們最終還是會在不久後現身索契。俄國將成為今年八國集團峰會的東道主國家,而普京將峰會舉行地定在了索契。

Patrick Reevell自莫斯科、Nikolay Khalip自索契對本文有報道貢獻。

翻譯:谷菁璐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王篤若 來源:紐約時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國際新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