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言論 > 正文

大家談中國:土壤污染數據已經沒理由不公布

中國土壤污染嚴重

中國大陸土地污染特別是耕地污染情況相當嚴重。

環保部副部長翟青在11日召開的新聞發布會上表示,環保部正在按照國務院的要求編製《土壤環境保護和污染治理行動計劃》,其中包括劃定重金屬嚴重污染的區域,投入治理資金的數量,治理的具體措施等多項內容。種種跡象表明,繼大氣污染防治後,土壤環境污染成為我國下一步重拳治理的重點。(2月12日《經濟參考報》)

土壤污染治理裡面蘊含著一個弔詭的事實,從這次環保部的編製行動中便可看出。既然環保部已然著手編製行動計劃,那麼我們便可理所當然地推理出:土壤污染分布區域、污染程度等數據至少在國家層面,是明晰的,否則,如何劃定重金屬嚴重污染區域,如何估算資金投入量?

雖然可以如此推理,然而弔詭的事實是:環保部或者國土資源部對“土壤污染數據”三緘其口。先是以“國家機密”堵塞悠悠眾人之口,後來見不奏效,便以“一旦有結果出來,便公佈於眾”的承諾敷衍塞責。此次環保部新聞發布會,環保部也脫不了此種行事邏輯,翟青表示,“一旦有數據……”

“一旦”這個時間限制詞,何時才能取消?不知道翟部長在習慣地說此句話時,是否意識到了話語前後的邏輯矛盾?土壤污染數據調查自2010年結束,便屢次經受輿論灼熱的眼光炙烤,不因別的,就是因為土壤污染,無形無色,難以捉摸,然而卻切切實實威脅著民眾的生命、財產。如果不披露其數據,那麼民眾豈不是活在險地而不自知,政府的治污責任豈不是憑空少了本應洶湧澎湃的民意壓力?

輿論在與環保部的較量中,先是打敗了“國家機密”的借口,卻換來了“一旦……就公布”的萬能承諾。如今行動計劃已然著手,如果土壤污染數據仍然難以被民眾獲知,那麼其污染治理,在民意闕如的情況下,又怎麼保證落實到位?

畢竟,當民眾遭遇霧霾,聞到水發出惡臭時,便可積極發聲、民意洶洶,形成倒逼的壓力,如曾經火爆一時的“邀請當地環保局長下河游泳”。這些在一定程度上,敦促了地方環保部門的治污行動。可是,當土壤受到污染,肉體豈能感知?當環保部宣布土壤環境得到改良,又如何取信於民?

治污不單單是政府的責任,《環境保護法》早就規定,要依靠人民群眾的力量。人民群眾的力量何在?不是僅僅從自我做起、一點一滴地保護環境,而更是用人民群眾無處不在的監督之眼,敦促政府擔責,一旦政府失職,便用民意糾偏。

環保部擺出要出“組合拳”治污的嚴正態度也罷,表示要“重拳出擊”的力度也罷,可是,這都是“自說自話”,讓民眾如同霧裡看花。如果連起碼的土壤污染數據都吝嗇地難以披露,單方面擯棄了民意監督的力量,即便態度很端正、力度也很大,也難以被民眾正確“解碼”。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劉詩雨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