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言論 > 正文

史洪願:中共代表了廣大的群眾根本利益?

中國共產黨代表了最廣大的人民群眾的根本利益?

為了騙取民眾的支持,奪取和鞏固政權,同時也是為了滿足變態的自我陶醉心理,從起家到今天,中共一直不遺餘力的對自己進行美化。這種美化的第一個方面,就是自己往自己臉上貼金。中國有句諺語,叫“王婆賣瓜,自吹自誇”,中共就是最突出的典型。

為了美化自己,中共自起家以來編造的謊言可以說是不計其數,其中最大的謊言之一就是“中國共產黨代表了最廣大的人民群眾的根本利益”。無論是翻開歷任中共領導人的文章著作,還是中共黨章或中共名目繁多的官方檔,也無論是從毛澤東當年的“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到江澤民的“三個代表”和胡錦濤的“新三民主義”,都充斥著這種自我標榜,只是具體表述有所不同而已。

一個政黨究竟是不是人民利益的代表,到底有沒有代表人民的利益,不在於他如何表白的,關鍵要看他的所作所為究竟是不是真的在為人民謀福利,到底有沒有真的給人民帶來福利。恰恰在這一點上,中共的實際表現與他的自我表白完全是兩碼事。這方面的事實可以說是俯拾即是。在此我想先舉三件發生在今年十一前後的事以為例證。

第一件是十一前中共對北京訪民的大搜捕。

按照中共的官方檔,公民對各級政府部門和政府領導人的行政作為有不同意見的可以上訪,包括越級上訪。近十年來,由於上訪中要求解決的問題往往在當地信訪部門得不到應有的解決,被迫涌往北京上訪的民眾越來越多,他們的目地無非是想到北京找中共最高當局討個公道。但絕大多數人不但沒能如願解決問題,反而常常遭到搜捕甚至毆打。特別是每年十一前,為了維護所謂“國慶”期間的首都形象,官方都要對這些訪民進行大搜捕,今年自然也不例外。

據大紀元記者趙子法9月30日報導,今年(2005)十一前的27、28和29日,警察對來京上訪的訪民連續進行了三次大搜捕,最保守的估計也有上萬訪民被抓。

三次大搜捕都是大半夜開始,一直持續到凌晨2點,每次出動的警察、保安都在百人以上,除了幾十輛警車,還有防暴車。

29日,警察的搜捕範圍從位於北京郊區的上訪村擴大到周邊和火車南站內。在路上走的訪民,只要被搜出上訪材料的一律抓走,不管你多慘多冤。躲在路邊和南站裡面的也被抓走了。抓走的訪民被送到馬家樓後,由當地駐京辦帶走監控,甚至勞教,絕大多數人一去不復返。

聚集到國務院信訪辦、公安部、婦聯的地方截訪的官員也很多。訪民透露,國務院信訪辦停有二三十輛外地警車,因為修路,更多的警車停在別的地方;公安部信訪辦前停有幾十輛外地警車,婦聯前也有很多截訪的。這些截訪的拽住人就問是不是上訪的,要是自己那地方的,三言兩語後就抓走,塞到車裡可快了。很多人抓回去就勞教幾年,還害死好多。

一位遼寧的女訪民悄悄的告訴記者:“太‘黑’了,我過去還都不知道呢!”她看到國務院信訪辦那裡截訪的還打人,打得狠,一個女的一邊喊“冤——,不公平”一邊被打,幾分鐘內就被抓到警車上帶走了。她說:“到婦聯上訪就是走過場,他們說著說著就把你打發走了,還把你的材料轉回去,讓地方來抓你。”

目前,這位遼寧的女訪民帶著孩子在北京流浪,當地警察說她是法輪功的頭頭,通緝抓她——儘管她沒有煉過法輪功,因為只要扣上了法輪功的帽子,打殘打死你就隨警察的便。目前她不敢回家,只能在北京一邊要飯流浪,一邊躲避北京公安的追捕、地方截訪的盤查。

第二件事是十一後不久中共對“重特”下崗工人維權活動的殘暴鎮壓

已有70年歷史的重慶特種鋼鐵廠(簡稱“重特”),是擁有1.8萬員工人的重慶老牌國有企業,昔日曾號稱“西南一切工業之母”。

從1998年開始,重特鋼工人被強制下崗買斷,一年工齡買斷價格為四百元,第二批被下崗買斷的一年工齡也僅800元。這兩批下崗工人合計就有8000多人。按照這個比例計算,擁有30年工齡的老工人下崗後,只能獲得一兩萬元。下崗工人多數年齡在40到50歲,正是上有老下有小的緊張時期,這點工齡買斷錢,就連維持一個人的生活也遠遠不夠,更談不上三口以上的家庭支出了。

因此,從1998年到今天近八年,這些下崗工人一直在為生活掙扎。因為年齡的關係,他們在重新就業中基本處於劣勢,極難找到工作,少部份找到工作,也只能做擦皮鞋、清潔工、做保姆等極低收入的工作以糊口養家……一些下崗工人因生活無望被逼走上絕路。據工人們講,重慶特鋼工人目前離婚的已超過60%。其中有個叫周兵的,下崗後妻子離婚帶走了孩子,自己因無力生活絕望跳樓而死。還有一對中年夫婦,下崗後因找不到工作,一家三口人,用最後的錢買來一頓肉,放了耗子葯,讓小孩先吃,全家自殺。

今年6月22日,重特鋼宣告破產。在投無路、被逼無奈之下,8月中旬以來,重慶特鋼工人發起了持續至今的“我們要生存“的維權活動。工人們提出的主要要求是:1、補償沒有到位的工齡買斷錢;2、解決根本沒有考慮的下崗工人的醫療保險問題;3、補償不到位的失業救濟金;4、要求和目前的重特職工享受同樣的待遇,我們都是一樣的曾經的重特公司員工而國家給了我們同樣待遇,是公司一部份領導欺哄了我們、剋扣了我們;5、合理解決養老保險問題;6、追究特鋼廠走到今天的原因,嚴肅懲處貪污腐敗分子,給廣大職工一個交代。

維權活動開始後,每天上午八點半到下午五六點鐘,連接重慶南北交通的七八米寬的212國道要塞,被重特工人們用兩條掛著橫幅、各種控訴和歌謠的繩子攔斷,工人們就坐在兩條橫幅的中間,一切車輛都不能從路上通過。9月18日,重慶市政府被迫與工人們談判稍作讓步,工人於9月20日主動撤離了公路,交通恢復了暢通。但是市政府駐特鋼清產核資小組卻沒有兌現9月26日之前補償職工欠款等承諾,這使得工人們於9月27日又重新上街占路抗議。10月5日,重慶特鋼近萬名工人走上街頭,人數比往日超出很多。上午10點左右,工人代表發表了一個小時的演講,引起現場工人共鳴,演講結束時工人代表帶領全體工人齊唱《國際歌》,並高呼口號:打倒貪官、打倒腐敗等口號。

工人們告訴記者:“特鋼工人代表在8月份曾到北京國務院信訪局上訪,雖然信訪局接待了他們,但是卻沒有任何迴音也看不到實際作用,工人們認為,他們一直在平和的希望能和政府對話,但是政府不給他們說話的機會,才逼著他們這樣上路抗議的,是政府逼的,現在政府說是我們的責任,我們認為我們沒有責任!”

據了解,工人代表們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威脅,警方人員直接就闖到工人代表家裡,告訴他們小心秋後算賬!代表住處周圍也都布滿了警察和便衣。在特鋼廠區的閉路電視上播放過重慶公安局局長的講話:警告工人不要以為政府沒有能力處理等等。但工人代表說:顧不了很多了,沒辦法,要抗爭要爭取,不爭取的話一點希望也沒有了,爭取的話還能有點希望!所以我們現在根本不考慮有什麼樣的結果了,就是要鬥爭,要堅持下去。

2005年10月7日晨,在北京當局授意下,重慶國安和警方以確保即將召開的“市長峰會”安全為由,派出全副武裝的防暴隊,對已在在雙碑國道上連續24小時靜坐抗爭的數千手無寸鐵之工人暴力毆打、驅逐抓捕……防暴隊對圍觀的百姓也不放過,哪怕只是喊一句“不要再打了”,都會引來數個警察圍攻下的一陣暴打,滿面滿身鮮血的,腦出血的,骨折的,斷腿的,然後是受傷的群眾被一車一車的拉出場外……

據悉,當天的雙碑國道血跡斑斑。一個當天跟婆婆一起出來看熱鬧的7、8歲的小孩,因說“警察叔叔打人”而被毆打致眼球暴裂、腎臟打破、牙齒打掉,10月8日在醫院死亡。有人說死亡者還有一老頭和老太太。

以下引述的,就是幾位在10月7日當天見證了這場災難的小老百姓們或其親人講述的真實故事。王伯(化名)今年74歲,1953年開始就在重特上班,如今退休已經20多年了。本來早退是為了讓兒子頂他的班,繼續在重特工作。如今,全家都下崗了。孩子們窮困的顧不上自己,老人也就指著那幾百元的退休金過日子。多年來他已養成習慣,就是每天吃早飯後到街上溜躂溜躂,順便買買菜。10月7日早上,他又一如既往的去了。沒想到作為圍觀的群眾,他也沒有躲過警棒的毆打,以至胸腔出血,至今躺在重慶沙坪壩腫瘤醫院的床上動彈不得。

王伯的女兒在接受採訪時說,“我們一家都是很守法律的市民,10月7日早上,我姐給我打電話,說王伯被打了!我便馬上趕去現場。看到現場有很多血,上千的公安,圍成兩道牆一樣守在國道上。我被告知那些傷人已經送到醫院了。一到醫院,我就看到好多好多人已圍在那裡了,人們都親眼目睹了剛剛發生的一切。當時就很多市民捐款,情景很激動人心。

“王伯被抬進病房的時候,臉色都變了,想吐吐不出。現在在醫院病床上,根本不能動彈。胸片顯示胸部有血跡,可能有內出血。病在垂危。說實話,70多歲的人了,就是年輕人也經不起這種打啊!

“我所知道的,受了重傷的就有20多個。我今天早上還在想,‘難道世界就這麼黑暗,就沒有一個說公道話的人了嗎?’”

一位被打傷的殘疾人的哥哥說,“這件事我最大的感受是,無辜,無助,孤單。我弟弟染疾多年,找不到工作常年在家,也隨身帶著殘疾證。那天,他是去看熱鬧的,警察來了,他反應不過來,被警察劈頭就打。他亮出了殘疾證,乞求警察不要打他了。可是,警察們的亂棍,還是照著他頭、臉打下去……”

哥哥停了好久,接著說,“他的頭、臉都打傷了,縫了針;腰上的軟組織也受了傷。還在醫院住著。”

“下一步怎麼辦?我也不知道。沒有人過問我們的事情,我們就像一群被拋棄了的人。我打了很多電話去重慶電視台,電台,向他們反映情況,但是沒有人理我們。政府那兒,就更不敢去了……

文小玲,49歲,聾啞人,因買菜路過而被警察毆傷,肋骨折斷,小便帶血,右手骨折。接受採訪的是位年近50的漢子——她的一位同事。他說,他正在去重特醫院看望文小玲的路上。他和小玲作為同事認識多年了,這位元49歲的聾啞女子,因一早上街買菜路過人山人海的雙碑國道,聽不到防暴警察的命令而被警察棍棒毆傷,入院後被發現肋骨折斷,右手骨折,小便帶血。“昨天看到小玲的樣子,真的想哭!”這位聲音沉厚的男子低聲的說,“她女兒20歲了,在家待業。家中一貧如洗。好在女兒很孝順,每天都到醫院來陪母親。要問我心裡的感受……我只能說,心裡很痛苦!你們多派些記者到現場來看看吧!聽聽民眾的心聲,直接聽一下,感受一下吧!”

當地人們告訴記者,重特現在的氣氛,用百姓的話說,是“一片恐怖”:晚上,到處有警察巡邏,兩、三個群眾在一起說話他們們馬上就會過來了;從7號開始,每天早上6點多鐘,警察就把工人抗爭過的國道兩邊都站滿了,全副武裝;數十輛警車24小時在那裡;離雙碑地區很近的沙平壩有駐軍還有武警。

10月8日到11日,中共第十六屆五中全會在北京召開。會議結束後發表的公報說,“會議認為,要按照構建民主法治、公平正義、誠信友愛、充滿活力、安定有序、人與自然和諧相處的社會主義和諧社會的要求,正確處理新形勢下人民內部矛盾,認真解決人民群眾最關心、最直接、最現實的利益問題。”“要堅持立黨為公、執政為民”。“各級領導幹部要堅持權為民所用、情為民所系、利為民所謀”。但以下發生的這一幕卻與公報中這些冠冕堂皇的詞句構成了鮮明的對比,極具諷刺意義。

據大紀元記者趙子法10月13日報導,中共第十六屆五中全會期間拘捕的抗議人數直線上升,從開始的300多人到最終日的五千多人,儘管中共採取將被抓人數全部送回當地監控,但最後一天被抓人數仍是最多的一天。整個會議期間抓人萬人以上,合計會議前的拘捕人數,北京政府為了消除會議期間的逆耳抗議,共抓人五六萬人以上。而實際上被從各個信訪口、馬路上被抓走的,在加上在北京和外地被監控的大量人數,為了這次會議,中共到底動用了多少警力和政府力量,封殺了多少張嘴,大概他們自己也不清楚。

據北京監控異議人士的警察透露,北京政府規定,五中全會期間,如果哪個派出所出現抗議的人,當地派出所要被減分。所以,一些派出所為了不讓當地人士前去抗議,寧肯採取將抗議者帶到外地旅遊,在賓館招待吃住的高消費方法。

還有許多派出所派警察在京西賓館門口堵截本地的抗議者,希望他們在被會場的警察抓走前帶回他們,北京維權女士倪玉蘭在看到她們的片警後悄悄的躲離了京西賓館。

對一位在京西賓館被抓的訪民,一位年輕的警察幾近哀求的偷偷的說,我個人給你掏腰包搭計程車回去吧,你明天可千萬不能來了。

訪民透露許多外省市的截訪官員們也等在京西賓館前,據說中央政府對出現抗議者的地方進行高額罰款。

四天會議的第一天,因為中共對會議場所的保密,眾多抗議者抗議無門,當天在會場附近被抓人數是關押在會場附近的研究所禮堂里有100多人,馬家樓200多人;第二天,附近禮堂拘捕了260人左右,馬家樓關押了二千多人;第三天,馬家樓關押了三四千人;最終日的第四天,馬家樓被關押人數為會議期間的最多,達五千多人。

10日,在西賓館附近有三四千抗議者被抓到馬家樓,隨著大量的抗議者被地方政府押走,到當天晚間八點左右,還有千人滯留在馬家樓,警察怕他們出去繼續抗議,在會議結束前不肯釋放。被關押的還包括幾個月大的嬰兒和30多名兒童,訪民說:“板凳那麼涼,孩子怎麼睡?”

當天晚間,在記者40多分鐘的採訪中,被關押的人群多次爆發出如山洪般的喊叫,“我們要出去!”一群警察惱火的毆打了要衝出去的80多歲的老人和一個殘疾人,令他們躺在地上。

晚間,被關押的大約六七百名訪民從馬家樓男廁所的窗戶逃了出去。來自山東的一名右臂殘廢的50多歲上訪婦女,跳窗後腿被跌壞不敢行走。上訪30多年、70多歲的郝老太太也從窗戶里逃了出去。

五中全會結束後,監控還沒有結束。北京順義訪民張淑風家門口還有三名保安24小時監控,保安和警察命令過往公車不準拉張淑風一家,如果張淑風一家坐上公車,他們就攔住公車不讓開走。

張淑風感到憤怒:保安也不是執法的,他們有什麼權利不讓車開走?會議都開完了,為什麼還監視我們?

類似上面這樣的事,大家都還能舉出許許多多。

筆者屬於所謂“生在新中國,長在紅旗下”的一代人,沒有見識過“萬惡的舊社會”、“黑暗的舊中國”,但從小到大,看過許多“革命文藝作品”,那上面有許許多多反映“北洋軍閥”、“國民黨反動派”和“帝國主義統治者”殘酷鎮壓被壓迫人民抗議活動的畫面場景,曾激起了我們對這些殘無人道的劊子手的滿腔憤怒。這些“革命文藝作品”還告訴我們,“解放”後,勞動人民翻身當家做了主人,共產黨是人民的“公僕”,代表了廣大人民的根本利益,是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的-----

對此,我們都曾長期信以為真,堅信不疑。可是近年來,當我經常讀著大量上述這樣的報導時,竟時不時會產生一種時空倒錯的感覺:這一幕幕殘暴血醒的場景,不正是當年我們在“革命文藝作品”看到過而且是滿腔憤怒過的“北洋軍閥”、“國民黨反動派”和“帝國主義統治者”殘酷鎮壓人民的暴行嗎?甚至可以說有過之而無不及。那麼到底誰才是真正的“反動派”?誰才是真正的“鎮壓人民的劊子手”?恰恰是這些發生在我們眼皮底下的暴行,以無可辯駁的事實證明:真正的“反動派”和“鎮壓人民的劊子手”不是別人,恰恰是以“代表最廣大人民群眾的根本利益”自居的中共。

其實,中共的暴行又何止於類似以上的幾件事呢?“六四”那年,他們為了鎮壓要求民主的愛國群眾,不是把坦克都開上天安門廣場了嗎?這樣的黨還有什麼不敢幹?!偏偏是這樣一個為了維護一己私利,不惜與人民為敵的邪惡至極的黨,卻竟然恬不知恥的自封“代表了最廣大的人民群眾的根本利益”,這真是天大的笑話和諷刺!世界上難道竟還有這樣“代表人民”的嗎?

一個黨究竟是不是代表人民,不僅要看他的代表所作所為究竟是不是真的在為人民謀福利,還得看人民是否同意他代表自己。如若沒有人民的同意和認可,甚或不但不同意和認可,而且還反對和否定的話,這樣的“”只能說是自封的,不但毫無意義,而且是對民意的偽造和強姦。

作為生活在大陸的中國人,大家都有這樣的體會,如今談起中共,說好話的人幾乎沒多少,而說壞話的則比比皆是;認同中共統治的人固然也還有,但比持相反態度的人實在是要少得多了。

隨手舉一個例子,江澤民的“三個代表”推出後,儘管官方輿論一片溢美之詞,但絕大多數老百姓卻不買帳,罵娘的、說風涼話和挖苦話的到處都是。就在幾天前,筆者用百度將“三個代表”四個字一搜,立馬搜出一大堆罵帖。以下便是其中的幾例。

帖一:每天說“三個代表”,有幾個人執行?有誰知道嗎?

帖二:三個代表是什麼?答曰:三個代表就是派三個人去鄉里開會去,少一個人都不行,這是小江同志強調的,你們可都給我記住了!!!媽的,如今怎麼都這麼腐敗啊,誰給我久遠一下啊,如今的大學生都窮啊,我已經幾個月沒吃了,媽的,食堂的飯全部是“三個代表”吃剩下的,就給我們這些窮老百姓吃!!我靠死他媽的!!!當年蔣光頭怎麼就沒有打勝仗呢!!要不然我們今天也有飽飯吃吧!!!

帖三:有一困難戶,月月吃低保,一日領導前去探訪,問其曰:“知道什麼是‘三個代表’嗎?”困難戶答道:“知道,知道!電錶、水表、氣表,共產黨給我們吃低保!”

帖四:他媽的狗屎代表,以前不是講代表工農階級的么,現在是什麼?代表社會的有錢人階層了。先進生產力和先進文化,你農民和工人有什麼先進生產力、先進文化么?垃圾,狗屎。資本主義還資本主義,人家別國失業了還有救濟資金,看看我們廣大的勞動人民,如果他們工傷了生病了,政府會去管嗎?看看那些大學生,現在大學生可多了,那麼多大學生有的找了幾個月的工作都找不到,沒錢了政府有人管嗎?倒是那幫豬羅,拿了人民的錢就是天天在辦公室打牌在賓館干雞在酒店魚肉受賄去買進口車開買房子養情婦包二奶給子弟開公司出國上學沒事一幫人開會研究什麼思想理論。哈!笑話啊,一個黨派代表的是這樣的人???

帖五:學過政治後頓悟:“三個代表”的真正內涵——土地國有,大地主國家代表,農民極端不自由,奴隸主國家代表,……國家所有,壟斷資本家國家代表----這就是“三個代表”的真正內涵!!

帖六:長期的觀察,告訴中國人民:所謂“三個代表”不過是當權者愚弄世人的謊言而已。這句話出台至今,老百姓的生活並沒有改善,水電照漲,房價照漲,股市照跌,就業照樣困難,貪污腐敗也沒得到任何控制,地區遊行的現象還在上演。

帖七:三個代表並不講道理,“代表”應是人選的。代表思想再好,也不能自己說自己是代表。不符合邏輯!

剛剛結束的中共五中全會,強調“要按照構建民主法治、公平正義、誠信友愛、充滿活力、安定有序、人與自然和諧相處的社會主義和諧社會的要求,正確處理新形勢下人民內部矛盾,認真解決人民群眾最關心、最直接、最現實的利益問題。”但線民看了全會公報,卻是罵聲不斷。

有人說,“一片頌歌,每次都一樣,寫報告的人也很簡單,把以往的稍作修改即可。”“後人為上屆作的惡買單?”“和諧社會?糊弄鬼去吧!!!不會有什麼實際上的措施,忽悠你一下,逗你玩罷了。”

還有人說,“會議公報的文字不管有多麼華美秀麗、悅耳動聽,也騙不了十億貧苦百姓的雙眼!”“說歸說作歸做,說是為了忽悠民眾,做是為了政權穩固!呵呵呵呵,百姓永遠墊底吧!房子住不起!病治不起!學上不起!終生積蓄又支持了股票市場!”

也有說,“大話,空話,套話,昏話……太多了,很多人都麻木了,再好的規劃也不過是充饑的畫餅,還能糊弄多久呢?天知道。”“每年都是大計劃,卻沒看到成果,只看到生活越來越難過。”“沒有發自內心對社會公平、公正與平等的政治追求和人生信仰的執政者,就不會有來自製度體系對人民、民生的政治設計!?”

……

類似的這樣言辭不僅網上到處都是,日常談話中也時時可聞,儘管語言粗鄙,甚至很不文明,但卻直白的反映了民眾對中共的極度反感。面對如此反感甚至敵視自己的絕大多數民眾,中共竟然還大言不慚的宣稱自己“代表了最廣大人民群眾的根本利益”,豈不是在自做多情和自我陶醉嗎?說穿了,這其實是在自己打自己的耳光。

當然,中共也曾做過和正在做著一些表面上看上去是在“造福民眾”的事,這也正是他們經常拿出來為自己評功擺好加以炫耀,並試圖以此證明自己“代表了最廣大的人民群眾的根本利益”的依據。一些善良的群眾之所以至今還看不穿這些言辭的虛假性,與此也有很大關係。

那麼我們不妨就來談談中共的這些所謂“政績”。

需要弄明白的一點是,即使是一個完全腐敗了的、只謀一己私利的政權,它也在一定程度上充當著社會管理者的角色,它也要做也必定會做一些客觀上有益於民眾的事,希特勒的法西斯政權便是一個典型的例子,當年這個政權也曾一度帶來了德國經濟的繁榮和人民生活水準的提高。問題的關鍵不在於有沒有做過這樣的事,而在於:第一,做這些事的目地究竟是為了造福民眾,還是為了騙取民眾的支持,從而維護自己的政權和既得利益;第二,所做的好事與壞事究竟誰比誰多;第三,如果換一個政黨當政,人民是不是會得到更多的真正的福利。恰恰在這幾個方面,充分暴露了中共所謂“政績”的真實面目。

首先,中共的某些“政績”雖然客觀上給民眾帶來了一些福利,中共自己也自稱這是他們的目地所在,但縱觀中共幾十年來的所作所為,其真正的目地其實是施以恩惠,通過給百姓嘗些甜頭,讓群眾擁戴自己的統治,從而維護政權的穩定,更好的保證自己的既得利益。此所謂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乎山水也!

其次,中共自吹自擂的那些所謂“政績”,與他幾十年來帶給中華民族的巨大災難相比,實在無法相提並論。

再者,如果沒有中共,中國會怎樣?肯定要比現在發展得快得多好得多!試想,如果沒有中共,大陸會有那麼多的政治運動嗎?會發生“文化大革命”嗎?會有“六四”嗎?會有八千萬人非正常死亡嗎?-----如果這些災難都沒有,我們的經濟是不是會發展得更好更快?人民的民主權利是不是會得到有效的保障?百姓的日子是不是會更富裕?事實勝於雄辯,台灣就是一個現成的擺在我們眼前的答案!

所以,中共自吹自擂的所謂“政績”,不但根本不能證明他“代表了最廣大人民群眾的根本利益”,反倒進一步證明了他與人民之間的對立。

說過了今天的事,再來簡單的回顧一下歷史。只舉兩件事。

第一件事,從1949年到今天的近50年中,大陸政治運動不斷,冤假錯案層出不窮,幾乎每隔七八年,中共就要發動一次政治運動。運動的目地聽起來無不冠冕堂皇,但其實質無一不是出於中共一黨的政治私利,因此給全中國人民帶來了無窮無盡的災難。這方面凡是在大陸生活過的人都有親身體會,用不著筆者在這裡多說。

另一件事很多人至今還不知道。據歷史學家研究統計,近五十年中,在中共的統治下,大陸非正常死亡的人數超過八千萬人。這個數字要比在此之前,將近一百年內各種各樣的外敵入侵、內戰的死亡人數還要多。無論是“國民黨反動派”還是日本侵略者,都不曾造成過這麼多人的死亡,即使他們兩個加起來也遠遠沒有這麼多。這個數字甚至超過了兩次世界大戰死亡人數的總合。

進一步的分析表明,在八千多萬非正常死亡的人中,有一半人死於政治迫害,另有三千萬到四千萬人死於從1959年到1961年那場由中共造成的大饑荒。統計學家發現,中國歷史上,即便是49年之前的兩千年之間,由於自然災害而導致餓死的人數加在一起都沒有這三年餓死的人多。

單單這兩件事,已足以說明中共到底代表了誰的根本利益!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來源:新唐人電視台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