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人物 > 正文

突破封鎖的先驅者(下):碧血丹青 迎來破網」救生索「

——突破封鎖的先驅者——追記12年前長春3.05的奇蹟

(七)丹心汗青獎

【監獄的摧殘】

劉成軍被關進了吉林省第二監獄(俗稱吉林監獄)一大隊。監獄長李強,副獄長劉長江,一大隊大隊長趙京,副隊長王建孔指使罪犯開始實施新的迫害。

劉成軍被拖到水房,臀部被打得腫得很高、潰爛,連短褲都脫不下來了,木板木棍被打折了好幾根。用手編腰帶抽臉、抽眼睛,腰帶上的大紐扣都打碎了……目擊者(刑事犯)佩服地說:“劉成軍真是一條硬漢,被打時一聲不吭。”

2003年8月底,在一大隊堅貞不屈的劉成軍,被轉到五大隊。趙京到五大隊當大隊長,和副隊長林志斌,夥同罪犯郭樹鐵迫害法輪功學員。劉成軍從來都拒絕做看守所、勞教所、監獄的奴工,因此被迫害的更為嚴重。劉成軍絕食抗議,開始了生命的抗爭。

他把自己的獄內購物卡給了其他法輪功學員,囑咐他們都買成營養品,分給那些被關小號和其他需要補充營養的功友們。看到一位功友的衣服破了,他一邊為他縫補,一邊給大家唱了一首歌曲《祝福》——這是獄友自編的詞曲,鼓勵大家堅忍剛強,走好正法之路。功友們聽著,淚流滿面。

絕食10天,滴水未進,已經遠遠超過了絕食絕水4天即死的極限,管教戴俊這才把他送進獄內醫院搶救。劉成軍已被迫害得脫相,吐字說話都很困難,醫院確診為尿毒症,公安醫院和吉林市中心醫院都下了病危通知。

10月21日,監獄通知了家屬。那時劉成軍大姐,法輪功學員劉琳,第二次被勞教釋放剛兩天。家屬趕到吉林市中心醫院,那時劉成軍已奄奄一息:整個人骨瘦如柴,全身到處是傷痕,眼窩深陷,看不清東西,咽喉重度感染,說話很吃力,心、腎都重度衰竭。

大姐握著他的手,哭著說:“我現在就給你辦保外就醫,很快就回家。”

劉成軍艱難地說:“啥…也…別…執…著。”大姐也同樣是堅貞不屈的法輪功學員,他看著大姐在流淚,就一個字一個字地鼓勵道:“大覺不畏苦 意志金剛鑄 生死無執著 坦蕩正法路”(《洪吟二》〈正念正行〉),在場的人都失聲痛哭。

【高潔而去】

監獄要給辦保外就醫,竟然被劉成軍家鄉農安縣的“六一〇”拒絕!約12月初,劉成軍又被送回監獄,直接關進了小號。曾經魁梧威嚴、震懾獄警的劉成軍,那時已經不能站立,大便失禁。

2003年12月24日,劉成軍被轉到長春中日聯誼醫院。在這聖誕節前夕的平安夜,奄奄一息的劉成軍要了紙筆,寫下了人生最後的五個字:“法輪大法好”。

12月25日家人趕來,見劉成軍七竅流血,身上全是血,腿上脈管像拉開了,滿地是血。他全身是傷,器官重度衰竭。幾乎發不出聲的他,艱難地指看護他的犯人說:“他,端屎、端尿,我走了,你們要善待他,救度他。”在場者無不動容落淚。

12月26日凌晨四點,經過21個月的煉獄摧殘,高潔的劉成軍離開了人世,年僅32歲。當天,監獄糾集大批警察,不顧家屬反對,未經屍檢,強行火化。

看到兒子慘死,劉成軍的父親劉長太和老伴當時就不行了,老伴哭昏了過去,劉長太嗓子當時起了一個雞蛋黃大小的血泡,呼吸困難,差點堵死過去。劉長太老人說:“我一定要討個公正的說法,不然我無法度過餘生啊!我怎麼也想不明白,一個學做好人、一心向善的人,為什麼要遭到如此惡毒的虐殺?法律和公理何在?人間正義何在?他們用了什麼惡毒的手段害死了我兒子?我兒子臨死時鼻孔、耳朵、大腿等處都在流血,這究竟是為什麼?!”

在劉成軍被迫害死後,“六一〇”又派人到劉家蹲坑、騷擾。劉成軍的大姐劉琳2004年12月17日,又被北京市公安局非法抓捕,被通州看守所非法關押一年。

家破人亡,在不斷的打擊和折磨下,2005年3月28日,劉長太老人含冤而逝。

【丹心汗青獎】

劉成軍被害死4年後,2007年9月5日,在澳洲紐省的議會大廈,亞太人權基金會的頒獎典禮上,將本年度“丹心汗青獎”,授予打破新聞封鎖的“3.05長春插播團隊”的代表——劉成軍。

這一獎取名於南宋民族英雄文天祥的千古名句“人生自古誰無死,留取丹心照汗青。”亞太人權基金會說:劉成軍的選擇在對抗江澤民集團殘酷迫害法輪功的背景下,是可歌可泣的義舉。他將作為二十世紀中華民族的人權衛士,流芳百世。

頒獎的紐省上議員格爾頓.莫里斯表示,劉成軍獲得丹心汗青獎,是留給歷史的見證。

代表劉成軍領獎的張先生在致謝詞中說:“五年前劉成軍和他的同伴們為了突破封鎖讓人們看到法輪功的真相所做的壯舉,震撼了世界。這個獎項提醒人們:在中國經濟繁榮假相之下,令人髮指的反人類罪仍在發生。有多少人為了經濟利益,正喪失人類賴以生存的道義原則,又有多少人能夠預見,中共對‘真、善、忍’的打壓,對傳統文化和道德的摧毀,將給中國及世界帶來災難。願這個獎項能夠使更多人了解到真相的意義和價值,讓我們一起來維護正義和尊嚴,結束這場迫害、為我們自己,也為我們的民族奠定一個美好的未來。”

未來的美好,總是在當今的苦難中孕育。我們將繼續追蹤這個團隊的命運,講述這些先驅者的故事。

(八)開創未來的先驅者

大抓捕中5000多人被抓,數千家庭妻離子散;插播團隊的15人被判刑,更多人被勞教;7人先後被公安局酷刑整死;在吉林監獄,劉成軍被害死,雲慶彬被折磨得精神失常,孫長軍肋骨被打斷,雙肺空洞,胸腹積水,腹脹如鼓,生命垂危……但這並不是撕開謊言鐵幕的全部代價,迫害還在繼續。

【雷明保外就醫仍不放過】

繼劉成軍被監獄害死後,被判17年的雷明,在吉林監獄受盡酷刑:毒打、彈眼球、捏睾丸、上抻床、死人床……不到2年,就被殘害得生命垂危,2004年被保外就醫。

回到家的雷明人已殘廢,原來130斤的體重,只剩下70斤,奄奄一息。父母沒有經濟來源,僅有的一點積蓄都給兒子補養身體了。但是當局仍不放過,監獄、派出所、居民委,不斷來施加壓力,一旦雷明身體有所恢復,就得收監。為了不再被抓,在雷明能走路後,二老忍痛讓他出去躲躲。

2006年8月6日,傷勢太重的雷明,在流亡中去世,年僅30歲。老實忠厚的父母得知獨生子被迫害致死後,悲痛欲絕。

雷明的兩張照片,左:被迫害前;右:被監獄迫害至生命垂危,保外就醫。

【魏修山在監獄失蹤】

魏修山,前面提到過,他是插播中的配角。他1999年因為上訪被非法判勞教1年,在葦子溝勞教所時,拒絕認罪,拒不穿勞教服,被惡警用電棍摧殘,但他一直都沒穿,連犯人都說:“真了不起,隊長這麼惡你都不怕,都拿你沒辦法。”

他給勞教犯們講法輪功是咋回事,解開謊言的枷鎖後,大家都知道法輪功好,好幾個犯人說將來出去跟他學大法。他始終不屈服,被非法延期關押11個月,在解除勞教的鑒定上,他寫道:“我出去後繼續修煉法輪大法,證實大法是超常的科學,是能度人的好功法。”

2002年10月,他參與插播被冤判12年。在吉林監獄受盡酷刑,被折磨至生命垂危,2003年10月,送到醫院後失蹤。

【梁振興四個監獄輪番迫害】

故事的結尾,我們回到團隊的主帥梁振興身上。本系列的開頭講到:梁在插播的前幾天被誘捕,在看守所里被刑訊逼供,他承受著酷刑,為團隊爭取著寶貴的時間。插播之後,警察發現梁振興隱瞞了重大案件,不斷地長時間提審他,每次他都是傷痕纍纍的被抬回來。

梁振興的兩張照片,左:迫害前;右:在看守所(官網),頭左部發跡上可見血污

在法庭上,他看到了他殘缺的團隊。通過大家互相鼓勵的眼神,和法庭的質證,他才知道大家出色地完成了使命!這是令他最欣慰的。他和劉成軍像在勞教所一樣,當眾揭露謊言,衛護正義,被身後的法警猛掐脖子,累得法警直換人。庭審後他又被毆打電擊,後被抬回看守所。

2002年11月,被冤判19年的他,被押進吉林省第二監獄(俗稱吉林監獄)。這個不見天日的監獄,對大法弟子的酷刑沒有停過,如今已經整死20人,另有幾十人致殘、致瘋。當時迫害梁振興,六監區監區長魏向輝明確指示:“對法輪功人員決不能手軟。”

毒打、電棍、老虎凳、抻床、死人床、關小號、插肋骨、彈眼睛、捏睾丸、指甲里釘大頭針、燙烙……兩年多酷刑用盡,實在沒辦法,人都快不行了,才轉到別的監獄推卸責任。

酷刑抻床(左)和死人床(右)

2005年3月29日,他被轉到長春鐵北監獄。監獄慘絕人寰地迫害梁振興,監獄裡的法輪功學員紛紛起來抗議、聲援。監獄害怕了,很快又給他轉獄。

不管在哪裡,任憑怎樣折磨,他都給周圍人講真相。很多犯人同情他,敬佩他,監獄就安排最沒有人性的犯人殘害他。

2005年8月,他被轉到最為凶殘的四平石嶺監獄。監區長尹首東、管教楊鐵軍、獄警武鐵、張業軍等夥同犯人,用8根電棍一齊電他,電得他全身滿是焦糊斑,下體被電糊,一個乳頭整個被電焦、脫落。2006年6月5日家屬接見時,人們穿著短袖,梁振興插著鼻飼管,穿著棉衣還說冷。他大哥想撩開棉衣看看,獄方匆匆將梁振興架走。四平監獄快把他折磨死了,就又把他轉走。臨走時,他囑咐那些折磨他的犯人們:“記住法輪大法好,祝你們有個幸福的未來。”很多人最終被感動了。

2010年元旦,他又被轉到公主嶺監獄。4月12日家屬探視時,梁振興骨瘦如柴,走路困難,聲音沙啞。4月25日獄方通知家屬去公主嶺市中心醫院,梁振興在那裡搶救,瘦骨嶙峋,右眼幾乎失明,肺嚴重病變,腳腫的像饅頭,痛苦得直咬牙……5月1日上午,鐵骨錚錚的梁振興停止了呼吸,年僅46歲。

對梁振興的死,西人媒體這樣報導:“帶領發明網路信息自由才能的人死在了中國,他的死就像其他法輪功學員們一樣,在歷史的記錄中留下了光輝的一頁。”

遺憾的是,一直被封閉在監獄裡的梁振興,還不知道他和他的團隊,開啟、奠定了一個嶄新的傳播真相的時代。長春的巨大成功,撕開了中共謊言的鐵幕,電視插播在多個地方興起;同時,強大的宣傳效果,最終促成了對互聯網封鎖的歷史性突破——令中共金盾工程束手無策的破網軟體誕生了!這正是——

(九)生命換來的光明

【不滅的真相之光】

暴政和迫害嚇不倒真正的勇者,謊言和封鎖擋不住真相的傳播。長春的巨大成功之後,電視插播在封閉的大陸此起彼伏。

自由亞洲電台報導:2002年9月6日19:15,甘肅白銀市白銀公司的有線電視插播了法輪功真相,持續15分鐘,十萬職工及家屬都能看到;10月19日晚,在西南某市有線電視插播約2小時;2003年1月23日,東北某市某小區有線電視插播了“天安門自焚案真相”等內容,超過半小時。2003年8月,通過無線發射,華南地區大面積播放半個多小時,有數萬民眾收看到了真相……

【美國過時的懸賞】

2010年1月,美國國務卿希拉里·柯林頓發表演說,呼籲不管付出多大的代價也要促成國際互聯網信息的自由。政府願意付5000萬美元,去開發一個新的軟體,能讓公民們自由地發表意見。

只有一個群體做到了,而且早就做到了。美國《旗幟周刊》11月27日報導,這個團體就是法輪功。他們開發的突破網路封鎖的軟體,不但風靡中國大陸,而且傳遍伊朗,在伊朗大選消息被當局封鎖的關頭,破網軟體成了伊朗人民向外傳遞信息的“救生索”。

希拉里·柯林頓對此毫不知情,過時的懸賞畢竟很尷尬,而且沒能兌現,招來了美國媒體的批評。

破網軟體這個創意,竟是源於長春的3.05插播,梁振興的團隊突破了有線電視網路的封鎖,出乎意料的巨大效果,推動了法輪功團體對互聯網封鎖的突破。

【開拓自由的時代】

美國記者伊森·葛特曼(Ethan Gutmann)這樣寫道:“全球互聯網自由聯盟”(Global Internet Freedom Consortium),這個主要由海外修煉法輪功的電腦工程師組成的群體,近年來開發出自由門、無界瀏覽和動態網等突破網路封鎖的軟體,幫助數以百萬計的中國大陸民眾繞過中共設立的防火牆,獲得自由世界的資訊……所有這一切都是從長春這個城市開始,開始於一個叫梁振興的人……儘管這個人從來沒有得到過諾貝爾獎,但這位辭世的人是真實存在的。”

謊言扭曲了同胞們的良知,扭曲了人們的正義感,掀起了人們對“真善忍”信仰者仇恨——而真相化解了這一切,把知情權還給了人民。明白了真相的人們,都站在了正義的一邊,奔走相告著真相的消息,甚至在長春3.05插播的次日,上萬人自發到長春法院,去譴責中共,聲援被審判的真相傳播者——公道自在人心。

傳播真相的正義之舉,在任何一個正常的社會中,都是受到鼓勵的。從插播電視,到建立起數十萬個家庭真相資料點,中國大陸的真相遍地開花;在海外,從創辦自由媒體,到開發出一代代突破網路封鎖的軟體,法輪功真相已經傳遍全世界。如今,法輪功洪傳世界百餘國,逾1.42億明白真相的中共同胞在海外大紀元網站上聲明三退(脫離中共黨、團、隊組織),選擇自由美好的未來,這正是人心所向,天象所趨。

避難到美國的張忠余,前面我們講過的那位《蘭台內外》雜誌的副總編,如今感慨地說:“恐怖高壓阻隔不斷人們對真理的渴求,謊言與暴虐改變不了人心。儘管14年的血雨腥風使無數人身心受到摧殘,令千萬個家庭破碎,但自古以來,迫害正信者從來都沒有成功過,中共在自毀中走向分崩離析,而法輪大法洪傳世界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給世界以希望與光明。”

突破封鎖,開創自由。為爭取新聞自由、言論自由,為得到人最基本的知情權,中國乃至全世界的法輪功學員們,做出了巨大的犧牲。長春法輪功學員,特別是插播團隊,他們義薄雲天,無私無畏的壯舉,照亮了大陸這段最黑暗的歷史。(全文完)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