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宋美齡卓見現實版:「真正的中國在台灣!」

作者:

台灣「太陽花運動」阻止兩岸服貿協議。

台灣「太陽花運動」阻止兩岸服貿協議簽訂獲得初勝,馬英九總統要與學生對話,令人感奮欣慰,但心頭的石頭還不能一下子落地。為什麼?一言難盡。可是,有一言,卻值得兩岸同胞共同回味。那就是:

「今日真正之中國乃在台灣」!

此言,出於前中華民國蔣介石總統夫人宋美齡之口,是三十年前說的。

1984年1月,在中共於北京召開的國民黨「一大」60周年學術討論會暨孫中山研究學會成立大會上的講話中,中共前總理周恩來遺孀、政協主席鄧穎超談到祖國統一問題。同年2月16日,宋美齡夫人回函鄧穎超,明確拒絕,並擲地有聲地說出了這句話:「今日真正之中國乃在台灣」。

她以為,大陸是因為無力武力解放台灣,才提出「第三次國共合作」;重申國民黨「一大」確定的「容共」(中共把「容共」篡改為「聯共」)政策,「旨在聯合國內一切反軍閥反帝國主義之力量」;強調「今日真正之中國乃在台灣」並明確提出要中共「信服三民主義統一中國」。

信中指出「事實上,中國國民黨乃是中國共產黨之保姆」。揭露了中共「言必行,行必果」的無賴謊言,中共頭子陳公博、周佛海等人變成漢奸的無恥行徑,「毛澤東等人無一不宣誓效忠國民黨,而後背叛誓言,成為反國民黨之一群」的騙子嘴臉,道破了「台灣人民固然反共,但更反共者,乃大陸手無武器所遭殃之人民也」的真相,揭穿了中共「已早知無法再可侵蝕金馬台澎之復興基地,乃重襲統戰故伎。以惡言毀謗為張本,或以蜜語騙詐為武器,企達成『三度合作』」的騙局。

這是血的教訓,她怎麼都忘不了;「殊不知第一次我總理寬大容共,遂使原不過五十餘人之共產黨徒,經中國國民黨襁褓鞠育後造成騷擾動亂,凡十四年。及再次容共,乃當中日戰爭國家存亡關頭,先總裁不究既往,誠恕相待,原望其回心轉意,以抵擊外侮為重,豈知共黨以怨報德,趁火打劫,鑄成大陸的沉淪,二次慘痛,殷監昭昭,一而再之為已甚,其可三乎?」

蔣夫人不以物悲,理直氣壯,對鄧穎超說,「請規勸大陸迷途諸君,『學習中山先生之榜樣』,再次信服三民主義統一中國,復使大陸民眾,猶如台灣同胞,享有安寧、富裕、康樂,有希望有前途之生活,不然,則將如李自成、張邦昌及跪於杭州岳墳前之秦檜夫婦鐵人,永受萬世唾罵,須知今日真正之中國乃在台灣」。

此兩年前,1982年8月17日,針對廖承志1982年7月24日在致蔣經國的信中對其一再聲言「不接觸,不談判,不妥協」的責難,宋美齡於致廖承志公開信中嚴正指出:「經國主政,負有對我中華民國賡續之職責,故其一再聲言『不接觸,不談判,不妥協』,乃是表達我中華民國、中華民族及中國國民黨浩然正氣使之然也」。

然而,而今的我們,還能拍著胸脯說「今日真正之中國乃在台灣」嗎?似乎底氣不那麼足了。為何?這就得需要回顧以往,問問根由了。

「在地球的東方,生活著我們中國人,在這片遼闊的土地上,風俗各異,方言口音千差萬別,是什麼紐帶把我們維繫在一起,使中國人成為中國人呢?顯然不僅僅是地域,更重要的是文化和傳統。數千年裡,中國人同敬天地,祭奠共同的祖先,使用同樣的文字,學習一樣的典籍……在西方人的眼裡,那裡曾經是禮儀之邦。

然而,還是在那塊土地上,今天的中國人卻和歷史上任何時期都不同。從小學到大學,我們使用簡化字編成的教科書,我們的必修課是兩個德國人在一百多年前創立的如何摧毀世界的理論和一個俄國人應用這個理論的暴力實踐,我們曾經被告知一切和歷史傳統有關的物品都叫做「四舊」而應該被燒毀或者砸爛。我們今天的語言、風俗、習慣、思維方式早已和自己的歷史格格不入,和傳統文化格格不入,和世界格格不入,我們不知道自己來自哪裡要去往何方,我們成了一個失去了自我的民族。儘管我們的血脈仍在延續,但是華夏文明的薪火承傳卻已被截斷。從文化上看,中國人已經是亡國奴,這並非危言聳聽。

縱觀歐洲、亞洲各國,在其現代化進程中從來沒有如此徹底地喪失民族性。如果去除了高科技工業化因素,在日本人身上仍可以看到傳統日本人的影子。就是按中國人觀點沒有歷史的美國人,和兩百年前獨立戰爭時也還有很多相似之處。中國人的變化不是工業化、現代化過程中不可避免的自然過程,而是強制性的人為的過程和結果。這個變化開始於1949年,一直持續至今。老一代被強制性的放棄傳統,新一代則完全浸泡在這種無所不在的環境中成長,以為中國人、中國文化就是這樣的。這就是中國共產黨在中國大陸創造出來的文化怪胎——黨文化」。(《解體黨文化》緒論)

天不滅蔣。讓中華民國的旗幟插在台灣寶島幹什麼?如今回過頭來看,最主要的,就是留住五千年文明之根。

應該指出,打破台灣「三不」,實現兩岸「三通」,原因不止一個,但中共的發軔,顯然是其「文革」鬧到崩潰邊緣後的自救術中的一招。對於兩岸「三通」之後台灣經濟上的得失,越來越多的人已經意識到「又上了共產黨的當了」。對其「掏心術」所帶來的危害,也引起越來越多的人的警覺。這兩方面的評論很多,本文不再贅述。只想指出一點,中共邪靈本身就是一種意識形態,它特別注重和擅長於思想滲透,在對香港加大染紅濃度的同時,向台灣插入的黑市更頻更密了,並且收到了最大成效,那就是作為中華民國公民的台灣政民上下,在相當一部分人當中,「中華民國為中國」的正宗意識,「今日真正之中國乃在台灣」的正宗意識,淡薄起來了。而造成這一正宗意識的淡薄,在台灣方面幾乎是不自覺的,不知不覺的,而在中共方面則是故意為之的,蓄謀已久的。這一正宗意識的淡薄,反過來,就變成了麻痹和膚淺:對中共的滲透、染紅、征服麻痹起來;與中共的交道膚淺地囿於了經濟層面的考量;兩者的結合,則就是中共將隱形匕首置入魚腹中的買賣越做越得心應手,越做越大。然而,嗜血的中共胃口也膨脹起來。於是,就要搞這個「服貿協議」,變相地把台灣「協」成「大香港」。

不過,如果以為中共越來越強大了,那就脫離實際太遠了。眼下,它搞「兩岸服貿協議」,其實主要是自救。因為它又玩完了,而這次是徹底玩完了,自救也救不了了,誰也救不了了,因為天在滅它。目前,大陸危機四伏,內鬥劇烈,紅朝搖搖欲墜。三退人數已超過一億六千萬,坐在火山口上的中共說倒就倒。有人看不到這一點,其中一個重要原因,就在於淡薄了自己的正宗意識,只見物質,不見精神,只見經濟,不見文化,被中共的無神論的唯物主義糊弄了。

就是說,台灣寶島之「寶」是什麼?是文化,是傳統文化,是神傳文化。這是台灣的最大優勢,不能丟了這個傳家寶。成為四小龍靠這個,繼續發展還得靠這個,在與中共的交手中更得靠這個。

看過神韻的人,無不感到能看神韻是莫大的幸運、莫大的福份,無不為中華五千年神傳文化無與倫比的神奇殊勝、博大精深、美妙聖潔所震撼。炎黃子孫觀眾,無論身在何處,都因為神韻的出現而倍感自豪和驕傲!外國觀眾驚奇的發現:原來中國是這樣子!原來的中國這麼美好!通過神韻,大家都識破了或者是更徹底的識破了中共及其黨文化的邪惡本質,都為神韻不能在中國大陸演出而痛惜和遺憾。其實,何止大陸,香港、澳門,因被整改控制,也把神韻拒之門外。可是,台灣就有這個福份。神韻從一開始就在台灣上演了。「太陽花運動」之前,神韻又開始了在台灣的巡迴演出,一連演出了37場,場場爆滿,現在剛剛結束。

不少人都在思索,這意味著什麼?在天滅中共的情況下,兩岸誰強誰弱?不能光看表面,要看實質。台灣的使命是什麼?順天而行,助天滅共。值得慶幸的是,隨著神韻的巡演和九評的傳播,對這些,越來越多多台灣同胞越來越清楚了。

看來,台灣同胞完全可以拍著胸脯說一聲:「真正的中國在台灣!」

責任編輯: 王篤若  來源:新唐人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14/0327/38323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