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軍政 > 正文

神秘中國夫婦領台情報部門錢騙德救濟曝光 回大陸定居

——王容芬博士質疑環球時報製造假新聞的動機和背景

一對領台灣情報部門錢,騙德國社會救濟的中國難民立馬回中華人民共和國定居了

四月十二號開始,一份起自大陸《環球時報》,有關德國法庭的一個宣判的報道,在大陸、台灣,以及歐洲華文網路迅速流傳。它關係的是,一對來自中國大陸的難民夫婦,拿台灣情報機構錢,騙取德國社會福利,一一年又返回中國大陸定居的事件。對於這個報道,旅德社會學家王容芬博士在研究和調查後指出這則新聞多處錯誤,並質疑其動機和背景。

上周五,四月十二號開始,一則有關德國法庭宣判一對來自中國大陸的難民夫婦,拿台灣情報機構的錢,騙取德國社會福利的判決,由於大陸的《環球時報》的報道而迅速在大陸、台灣,以及歐洲的華文網路報刊流傳。由於這則報道的很多說法偏離常識,因此引起旅德著名社會學家王容芬博士的注意。關於這則新聞,十四號她接受了記者的採訪。

王容芬博士首先對記者說,“關於這則判決《環球時報》反應非常敏捷。判決公布第三天它的駐德記者就發消息,說他看了判決書,還說他採訪了社會法院的某位工作人員。但是他的報道根本就沒有原因判決書,他援引的是根本還沒有出版的《明鏡周刊》,而且一張嘴就錯了,他把《明鏡在線》(Spiegel online)改成了《明鏡周刊》,而且還把州法院所在地策勒改成了呂納堡,呂納堡是地方刑事和社會法庭所在地。結論則來了一句‘據報道’,據哪兒的報道?‘這對夫婦已經在二零一一年九月被遣返回中國’,他加上了個‘遣返’兩個字,性質就完全變了。德國政府居然敢於遣返有定居權的中國‘難民’,這是什麼性質的問題啊!所以《環球時報》這個報道,我就認為它是別有用心。”

關於這個宣判,王容芬博士具體介紹說,“四月十號下薩克森州的社會法院新聞辦公室公布了這個法院八庭三月六號對於一對中國夫婦冒領社會救濟的終審判決。判決書十八頁,沒有明確提出當事人的姓名,但是公布了他們的年齡、出生地和國籍。他們倆人分別出生在一九四八年和一九四九年。”

根據這十八頁的判決詞,王容芬博士對整個事件具體介紹說,“二零零六年六月的時候,下薩克森州的刑事警察局通知這一對夫婦所在的城市,它用了一個縮略語,‘K市’,詳細地指證了這一對夫婦的男方所開的德意志銀行賬戶,從一九九七年二月三號到頭一年的十二月二十二號,由台北的好幾家銀行八次匯入總計三萬三千九百七十一塊一毛一馬克。除此之外,當事人的兒子開的賬號上也有銀行匯款,比他爹的還多。二零零二年匯進了三千五百五十點二七歐元,二零零三年兩千三百五十四點七三歐元,二零零四年匯進了一萬二千四百二十三歐元。他們所在的市接到州刑事警察局的通知後,十一月就通知他們退還在此期間冒領的社會救濟。”

對此,這對夫婦多次並且乃至向上級法庭進行申訴,但是都遭到失敗。到二零一一年,這件事情更突然從民事問題轉成了刑事問題。“二零一一年七月十四號這件事情突然轉了。呂納堡刑事法庭判處這兩人犯有騙取社會救濟罪,他們不服,提出上訴,二零一一年八月十七日庭辯突然決定‘臨時停止執行處罰’。但是我們不知道當時判的是罰款還是罰坐牢,一個月就變了,‘臨時停止執行處罰’。然後到了二零一一年十月二十六號,又過了兩個月,刑事法庭又是用了一個詞,‘臨時撤銷處罰’,也沒說什麼道理。然後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倆人就返回中華人民共和國永久定居。這是州社會法院的判決書里這麼敘述的。”

對此王容芬博士進一步質疑說,“這兩個‘臨時’在法律上都非常反常的,因為導致了一個更加說不通的結局,這就是,這對領台灣情報部門的錢,騙得過社會救濟的,中國難民,立馬就回中華人民共和國定居了。所以我說這對夫婦非常神秘啊!跟中華人民共和國有什麼特殊的關係呢?判決書中沒說他們的現在住址,只是說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既然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在那麼艱難的情況下居然接受了他們回國定居,這是否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替他們來賠償這個呢?”

特約記者:天溢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王篤若 來源:RFA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