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科教 > 正文

四川現2億年前手獸足跡 體型超5米"秒殺"恐龍

德國著名的手獸紀念碑,其原型為鐵沁鱷。資料圖

攀枝花發現的手獸足跡。

恐龍在大家的印象里體型龐大,曾經是地球的霸主。而恐龍有天敵沒?這個問題現在有了部分答案—近日在金沙江畔,有一些奇怪的足跡被人發現。足跡距今約2.1億年,即三疊紀晚期。根據古生物學者研究後初步斷定,足跡的主人為“手獸”,屬於主龍假鱷類。這類怪獸體型超過5米,在三疊紀晚期的四川,乃至其他大陸來說,是毫無疑問的頂級掠食者,早期的恐龍根本不是它的對手,可被輕易“秒殺”,當做點心吃掉。4月7日,中、美、德三國古生物學者向華西都市報獨家披露手獸足跡化石的發現過程。

金沙江邊出現奇怪足跡

最先發現怪獸足跡化石的,是攀枝花市攝影協會主席李學智,他也是一名奇石收藏家。去年,李學智聽說當地某鎮距離金沙江幾公里遠的山坡上有一處很特別的動物腳印,有可能是恐龍的。“在我印象中,攀枝花從未曾發現過任何與恐龍有關的遺迹。”李學智說,但出於好奇,他還是去了現場,“這些足跡與我在書本上所見到過的恐龍足跡有很大的不同:這些足跡不是3趾或5趾,而是4趾,且形態怪異。”

由於缺乏證實依據,他一直沒有向外界透露信息,直到去年8月,得知有古生物學家來到四川,他將這個消息告知了兩位專家和華西都市報記者。

在李學智和其朋友的帶領下,記者抵達了發現“恐龍足跡”的地方。這是掩隱在一片樹林下的一麵灰褐色岩石,一部分已經垮塌,露出地面的不到10平方米。岩石上,隱隱約約分布著10多個看似動物留下的奇怪“爪印”。拍照繪圖後,記者將資料傳給了中國地質大學恐龍足跡專家邢立達。

形成於2億1千萬年前

“這絕對不是一次普通的發現!”邢立達看過照片後,確定這是動物足跡化石。今年3月,邢立達和記者趕赴攀枝花。為了更好地評估地質年代,此行還特邀了四川省地質調查院闞澤忠副院長。

金沙江畔,邢立達和大家再次開始清理現場,對足跡進行仔細測量,拍照後還用塑料薄膜將足跡全部謄描。經過數小時的清理,在這塊10多平米的傾斜岩石上,10多個有規律的足跡全部呈現在大家眼前。由於長期暴露在外日晒雨淋,足跡已經有些風化和脫落,但依舊能看清楚形狀。經過測量,這些足跡長度約45厘米,嵌入岩石深1厘米多。“我幾乎見過國內所有恐龍足跡的資料或足跡現場,而眼前的足跡,他從未親眼見過,可以初步判斷,這些足跡不是恐龍留下的,而是來自另外一種‘怪獸’。”邢立達說。

經過現場勘察,闞澤忠副院長也很快對足跡所處的岩層年代有了結論。結合化石點附近發現的零星植物碎片化石,他認為,這裡屬於三疊紀晚期寶頂組,距今2億1千萬年。

探索腳印主人是誰?

3國學者一致認為怪獸屬主龍假鱷類

將現場考察資料帶回北京後,邢立達還把資料發給了國際同行,德國古爬行及兩棲動物博物館教授亨德里克·克萊因,以及多次到中國考察恐龍足跡的美國科羅拉多大學(丹佛)教授馬丁·洛克利。經過詳細研究,中、德、美3國學者一致認為,攀枝花怪獸足跡的造跡者為主龍類。

主龍類又名初龍類、祖龍類,在希臘文中意為“具優勢的蜥蜴”,是爬行動物的一個主要演化支,包含恐龍、翼龍,現僅存鱷魚與鳥類。由於具有演化上的重要位置,因此主龍類的化石與足跡都有很重要的科學價值。

邢立達說,攀枝花的足跡化石從整體形態來看,與手獸類足跡的後足跡非常相似,手獸足跡目前認為是主龍類中的假鱷類所留。“比如,足跡的第2至4趾很緊湊,而且呈對稱分布,第3趾最長,還有一個指向後側方、細長的第5趾。”

它長什麼樣子?

體長超5米能“秒殺”早期恐龍

邢立達告訴記者,手獸足跡,之前在貴州中三疊統關嶺組的地層中也有記錄,但貴州的和攀枝花的足跡存在許多不同,兩者應該屬於不同的種。“不過攀枝花足跡數量並不多,應該是個新物種,但目前沒有將其歸入到手獸足跡未定種,是因為還需要有更多的證據。”

邢立達說,攀枝花手獸足跡最長約45厘米,這意味著,留下這些足跡的假鱷類,體長超過5米。這在三疊紀晚期的四川,乃至其他大陸來說,它是毫無疑問的頂級掠食者,早期的恐龍根本不是它的對手,可以被它輕易“秒殺”。

闞澤忠副院長認為,攀枝花手獸足跡的發現非常重要,這些動物記錄與當時的植物群一道,構成了一個更加完整的古生態系統。發現足跡的地層,古環境為河流與湖泊,局部偶爾與海相連。這對研究攀枝花的古地理、古氣候,甚至對攀西大裂谷的成礦與找礦都有很大的意義。

猜想咋個留下腳印?

捕食恐龍酒足飯飽河邊散步留下腳印

邢立達說,根據考察得到的數據,可將時光拉回2億年前,對足跡的出現進行一番假想:難熬的旱季來臨,正午陽光猛烈,在這個猶如外星異世界的地方,生活著一群高度適應環境的小型肉食恐龍,它們長約1米,既是主動的捕食者,又是食腐者。它們飽餐一頓之後走進樹叢。10米外,一頭體長5米的假鱷(文中的主龍類)正對這群肉食龍虎視眈眈。它是這個時代最大的肉食者,是在恐龍崛起之前典型的快速捕食者,有強大的頭骨,鋒利的牙齒,行動迅速。

桫欏叢中假鱷飛奔,它選中了一頭停在路邊進食的幼龍,小傢伙只來得及慘叫一聲,就已被生吞。幾分鐘後,假鱷離開捕食地點,走到湖邊飲水休息,軟硬適中的淺灘上留下了它一串長長的足跡。熾烈的陽光很快將足跡烤乾,再後來被覆蓋,經過滄海桑田漫長歲月,在兩億年後成為化石。

待解謎團

部分石頭被誤損更多足跡成待解之謎

邢立達說,如有機會,將足跡發現地附近的土層清理後,可能還會有更多的足跡出現。當地村民介紹說,發現足跡的地方一直在坍塌,之前,他們也在石頭上看到過零星的足跡,但不曉得是什麼東西,並沒有人在意,現在,這些石頭被砸碎用來鋪路了。雖然目前已經確定了這些足跡為手獸足跡,但在學者眼中,足跡背後的謎團,仍未完全解開。邢立達說,現在還有許多疑問:當時它是在漫遊還是在捕獵,如果在捕獵,為什麼步幅看起來這麼短?此外,它們的足跡,與歐洲新發現的5指手獸,也有很大的不同……面對這些未解之謎,邢立達說,這正是足跡的迷人之處。

科普鏈接

180年前首現怪獸足跡

最初命名“手之獸”

1833年,德國圖林根州南部希爾德堡豪森縣一帶,發現了一批奇異的足跡,它們看上去就像“一隻大漢戴著的、厚實的獸皮手套”,其被稱為手獸足跡,意為希臘語的“手之獸”。

這個“大手套”有橫著分開的“拇指”,很詭異地位於足跡的“外側”,這不符合現生陸生動物的生長傳統,這個困惑引起了學界長達170多年的紛爭。最初,地質學家首先想到這些“手印”屬於早期類人猿或古人類。1842年,著名解剖學家歐文認為這批足跡為迷齒兩棲類所留。到了1914年和1917年,學者認為手獸足跡由某種原始的恐龍所留下。

1925年,德國科學家澤格爾將手獸足跡與南非的假鱷類化石聯繫起來。假鱷類原本用來稱呼三疊紀的爬行動物,屬於主龍類,這是一類身體結構比較輕巧的肉食性動物,體長一般從35厘米至8米不等,到中三疊世晚期成為陸地上肉食性動物的優勢族群。如今的鱷魚類,便是這個古老的大家族中仍然存活的物種。

即便如此,“手獸足跡的造跡者是假鱷類(鑲嵌踝初龍類)”這個觀點目前還沒有完全得到承認,有學者仍堅稱是獸腳類或原蜥腳類留下的足跡,該造跡動物身上的神秘的面紗,依然沒有完全揭開。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夏雨荷 來源:華西都市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科教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