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生態 > 正文

中國「修訂」破碎環境路漫漫

「一旦涉及到政治體制問題,法律規定都只是一個空的架子,看上去很好看而已。環境問題在中國最終還是政治問題,如果是技術性問題則好辦了,因為技術性問題很難對政治產生影響。「陳永苗進一步解釋說,中國現在嚴重的環境污染問題很大程度上就是地方政府在GDP政績觀驅使下無序發展經濟形成的;現在地方政府在環境污染這個問題上的原本一個壞人搖身一變卻成了新遊戲的裁判,全亂套了。楊勇認為,要想使新環保法落實和實施到位,例如環境信息公開,中國需要一個漫長和艱苦的過程,新法不可能很快顯現作用

126431833_13983756043681n.jpg耗時三年的《中國環境保護法》修訂草案終於在日前被中國全國人大常委會表決通過。(CCTV視頻截圖)

耗時三年的《中國環境保護法》修訂草案終於在日前被中國全國人大常委會表決通過。雖然這部被中國官方媒體稱為中國史上最嚴的環保新法對環境信息公開透明做了強制規定,但能否執行還讓世人拭目以待。

中國民間環保專家楊勇星期五對自由亞洲電台記者表示,此次中國對環境保護法的修訂是中國環境保護方面的一個里程碑:

“有很多條款確實是針對中國當前環境保護現狀問題對症下藥,提出很多嚴格的規定,值得期待,期待這部新法能夠對中國環境保護起到歷史性的推動作用。”

修改後的中國環境保護法從原來的47條增加到70條。與原來舊的的環保法相比,新環保法可以算得上是一部嚴刑峻法,大大增加了企業違法成本。例如,新法規定對污染企業的罰款將上不封頂。中國媒體星期五有評論說,舊的環保法之所以收效甚微,很大原因就在於處罰過於寬鬆,環境污染企業違法成本太低,守法成本則太高。

不過,北京“後改革思想網”主編、律師陳永苗星期五表示,修訂後的中國環保保護法只是將官方已有的各項規定以法律的形式再強調一下,並沒有什麼新意;在中國許多問題的根源都是政治體制所致:

“一旦涉及到政治體制問題,法律規定都只是一個空的架子,看上去很好看而已。環境問題在中國最終還是政治問題,如果是技術性問題則好辦了,因為技術性問題很難對政治產生影響。比如非政府組織的成立問題,它又涉及到中國政治自由和政治權利的問題,中國還是要審批,不會有所突破。由此,我們可以得出,法律在中國遭遇政治時只是一個很好看的花瓶。比如說,新環保法賦予地方政府對污染企業擁有罰款權。這樣地方政府就會立刻濫用這一權力,摧毀中小企業”。

陳永苗進一步解釋說,中國現在嚴重的環境污染問題很大程度上就是地方政府在GDP政績觀驅使下無序發展經濟形成的;現在地方政府在環境污染這個問題上的原本一個壞人搖身一變卻成了新遊戲的裁判,全亂套了。

楊勇認為,要想使新環保法落實和實施到位,例如環境信息公開,中國需要一個漫長和艱苦的過程,新法不可能很快顯現作用:

“因為中國環保現狀確實很嚴峻。雖然新法是針對當前很多環保實際問題和環保薄弱環節進行的修訂,但依法環保不易,企業排污危害環境的問題非常普遍,信息公開是中國環保中的一個頑症。例如,很多企業排污的危害程度和一些建設項目的敏感環境問題能否在新法的監督和約束下做到信息公開,現實使我認為短時間內很難做到。”

迄今,中國在環保領域有三十多部法律,九十部左右的行政法規,大量的環保標準。有專家認為,國內的環保問題並不是因為缺乏可依循的規則,而是因為已有的規則要麼已經落後於實踐,要麼沒有操作性,要麼有法不依,執法不嚴。公眾環境研究中心主任馬軍星期五對外表示,“嚴不嚴,不在於紙面上,而在於最終的執行”。如此說來,中國環境保護法可以三年修訂完畢,但要讓“美麗中國”變得確實美麗卻不是三年兩年就可以完成的。

(記者:聞劍/責編:嘉華)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來源:RFA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生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