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生態 > 正文

有毒大米/大國土傷:尋找鎘村

鎘大米

中國有大面積土地被鎘所污染、部分地區大量出產鎘米已不是秘密。廣東省2013年上半年的鎘米抽檢充分證實了這一點,此次兩部委發布土壤污染公報也證實此點。

然而,中國有多少“鎘地”?多少鎘米?哪些村莊的農民正在被鎘傷害?謎底還遠遠沒有被揭開。在政府不透明的現狀下,公眾和專家要想發現污染重災區往往面臨沒有數據支撐的煩惱。

在中國土壤污染最嚴重的省份之一湖南,最常見的鎘污染重災區的發現,往往依賴鎘危害公共事件的發生。株洲新馬村和瀏陽鎮頭鎮雙橋村的鎘污染,就是此類。

此外,中國各地的土壤學者依據一些零星的研究,也發現了不少鎘污染集中區或鎘村。例如,廣西壯族自治區陽朔縣的思的村即是此類。

或許,最近大半年間環保組織綠色和平的努力,增添了一種民間發現鎘村的類型。在2013年上半年廣東曝光湖南鎘米流入市場後,該組織通過排查、走訪湖南鎘米產區,最終認定湖南省衡陽市衡東縣大埔鎮的大埔工業園區周圍五個村莊的土壤、稻米受到嚴重鎘污染,而工業園區是主要污染源。

該組織的實踐證明了一個樸素的道理,更有組織能力的政府如果有尋找意願,儘快發現並劃定土壤污染重災區是較容易實施的。

民間組織傾注人力、物力,最終搜尋五個典型鎘村事件背後,橫亘的一個巨大的問號:在備受重金屬污染侵擾的湖南省,或者說更大範圍的中國,還存在多少這樣未被標識的鎘村?又有多少未被認知的潛在環境健康風險?

在綠色和平進行新聞發布之前的2014年3月,財新記者重走這些村莊,實地探訪上述鎘村鮮為人知的境遇。

3月中旬,位於湖南省中部的衡陽市衡東縣大浦鎮石橋村村民開始為即將到來的春耕做準備,田間地頭一片繁忙景象。百米開外,四根高聳的煙囪清晰可見。

在相鄰的爐鋪村,則是另外一番景象,田地仍有耕種,但大片耕地被廢棄。這些耕地曾是噸產良田,系湖南省基礎農田保護區。如今,土地乾涸,焦黑的表層土上零星生長著些野草。

在這裡,以有色金屬冶煉、機械加工和化工業為主的工業區與村莊、耕地零距離,多年排污已導致耕地拋荒,周邊村莊兒童普遍血鉛超標,少量兒童、成人還檢出血鎘含量高。

村民維權舉步維艱,工業區卻仍在擴張。救贖遠未來臨。

搜尋鎘村

對鎘村的搜尋,始於2013年春季的“湖廣鎘米紛爭”。

“我們根據廣東省公布的鎘米產地名單,溯源回到湖南。我們排除了化肥、農藥等可能的鎘污染源,才最終將污染源鎖定這個仍在生產的省級工業園區。”綠色和平傳播與行動部門經理沈曉寧介紹說。

2013年7月至9月,綠色和平污染防治項目組調查員五次來到位於湖南衡陽市衡東縣大浦鎮的大埔工業園。調查人員在距離工業園2.5公里範圍內的5個村採集稻穀、稻田土壤及地表水樣本。作為參照樣本,調查人員還在位於工業園東南面10多公里以外,及工業園西北面約11公里外,遠離工業園影響的兩個村採集對照樣本。

取樣工作在嚴格的科學建議下操作。調查人員以大埔工業園為中心,分別在東、西、南和西北四個方向,以200米、500米、1000米和2500米為半徑(因實際地況距離,少數選點有所微調),確定了16個採樣點。為比較短距離內樣本是否具有差異性,調查人員在每個點位處分別採集了間隔不大於100米的兩個土壤樣本,共採集32個樣本。

2013年8月,調查人員又在工業區周圍水庫和引水道採集12個水樣本,其中包括一個直接排放入爐鋪村水庫的排污口的水樣。此外,調查人員還在這五個村莊及兩個對照村莊採集共20個稻米樣本。

所有稻穀樣本送往具有資質的第三方實驗室進行重金屬檢測,土壤及地表水樣本則送到位於英國艾克賽特大學的綠色和平科學實驗室進行檢測。

檢測結果觸目驚心。綠色和平組織的調查報告顯示,在距離工業園2.5公里範圍內抽取的13個稻米樣本中,12個樣品的鎘含量超出《食品安全國家標準GB2762-2012》的規定的稻穀中鎘含量限量0.2 mg/kg的標準,稻米樣本鎘含量最高超過國標近21倍。

耕地土壤樣本結果則顯示,工業園附近的5個村的全部稻田土壤樣本的鎘含量都超出土壤環境質量二級標準,且過半數超標準三倍以上。

綠色和平組織在調查報告中分析稱,調查人員此次所採集的工業園附近2.5公里內的大部分稻田土壤樣品均發現重金屬污染,而所採集的其所出產的絕大部分稻穀樣本亦檢出較高含量的重金屬鎘和鉛。

其中,處於工業園下風向距離工業園不足500米的爐鋪村採集的3個稻穀樣本鎘含量為所採集的所有稻穀樣本中最高,超出國家標準13倍-21倍,其對應的土壤樣本亦測出較其他大部分稻田樣本為高的鎘含量。

綠色和平組織認為,大埔工業園附近的土壤及出產的稻穀有普遍的重金屬污染,工業園周圍土壤的重金屬分布模式大致符合大氣金屬排放並隨主風向沉降模式,工業園的污染排放很可能是造成上述污染的一個重要污染源。

“水稻空心了”

自從衡東中南冶化有限公司落戶大埔工業園,64歲的爐鋪村村民李來銀就再也沒睡過安心覺。

爐鋪村位處大埔工業園西測,幾乎被工業園環繞。站在李來銀家後院,即可看到三四家工業園區的大廠房,高聳的60米高的煙囪則有五六個之多。

凡是起風的日子,工業園區大煙囪排出的廢棄都會順著盛行風向向李來銀家吹來。廢氣的味道自然是不好聞的,有時像是農藥味,有時像是鐵鏽味。這些氣味難以形容,但共性顯著,那就是臭。若遇上廢氣排放的時候待在家裡,那不得不用手捂住鼻子。

李來銀家距離工業園區最遠的距離,不過百米。這之間,間隔七八十畝地勢低洼的耕地。在棄耕四五年後,昔日豐腴的水田已看不出耕種的痕迹。土壤乾燥、結實,土層板結,不再鬆軟。田地邊近人高的松木也已枯死,枝葉枯黃,毫無生機。

在李來銀的指認下,財新記者找到了沿中南冶化廠房牆壁而建的兩個排水井。其中,一個半米見方的方形水泥排水口直接通向廠區院子,高約1米,排水井出口另高出地面二三十厘米。排水口的出口處,堆積著一層厚厚的銀黑色的淤泥。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生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