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揭秘:千萬里,我追尋著你!你跑不了的!

——以色列情報機構首次披露萬里追捕納粹屠夫過程

阿道夫·艾希曼受審時的資料圖。

據英國媒體報道,以色列情報機構摩薩德最近首次披露了其特工是如何以神奇的方式,於1960年在阿根廷追蹤到並逮捕了納粹屠夫阿道夫·艾希曼。

密電揭發艾希曼下落

一份拍自前西德法蘭克福某地的密碼電報,向摩薩德總部報告,曾經負責執行希特勒滅絕歐洲猶太人計劃的前納粹戰犯艾希曼,依然在阿根廷某個地方活著。摩薩德首腦伊塞·哈雷爾得知這一消息後,決定生擒罪犯並將其潛送回以色列,接受猶太法庭的判決。但是,要在遠離以色列上萬公里之外的地方綁架艾希曼回到以色列,有很大的困難。一旦出現差錯,政治上、外交上的反應將十分強烈。於是,哈雷爾來到本·古里安的官邸,要求總理批准這次特遣行動。本·古里安總理同意哈雷爾的計劃。哈雷爾立即挑選了11名精幹而又富有經驗的老手,組成了特遣行動小組。但是如何把艾希曼從阿根廷弄到1.6萬公里之遙的以色列來呢?

潛逃7年被兒子泄漏蹤跡

阿道夫·艾希曼1950年逃到阿根廷,並用假名呆了下來,直到1957年才被發現。當時,他的長子向其女友講了些有關的事。而女友的父親正是一位大屠殺倖存者。這位父親對女兒的男友產生了懷疑。之後,他將自己的懷疑寫信告訴一位在德國擔任地方首席檢察官的猶太人朋友。這位朋友又報告了以色列。之後,摩薩德就開始了相關的調查。2年後,以色列特工找到了阿道夫·艾希曼在布宜諾斯艾利斯的家,並偷拍到了阿道夫·艾希曼的照片。摩薩德將這些照片與阿道夫·艾希曼的檔案相片比對後,確認了阿道夫·艾希曼就在布宜諾斯艾利。

1960年5月11日傍晚,摩薩德的一個7人小組在一個公共汽車站等到了阿道夫·艾希曼。當時,阿道夫·艾希曼在當地的一個“賓士”汽車廠工作,每天下班後都要到此乘車回家。

阿道夫·艾希曼下車後,一位特工上去把他撲倒,並將自己戴手套的手伸進他的嘴裡,目的是怕他嘴裡藏著事先準備好的毒藥。接著,另外兩名特工上前一塊把阿道夫·艾希曼弄上早已準備好的車裡。在車裡,以色列特工威脅阿道夫·艾希曼說,如果他亂動,就照他腦袋開槍。阿道夫·艾希曼用德語低聲回應道:“我接受命運的安排。”

被注射鎮靜劑偷偷弄上飛機

之後,阿道夫·艾希曼被安置在一個安全房裡。9天後,以色列國家航空公司的“布列塔尼亞”號專機飛抵布宜諾斯艾利斯。5月20日20點左右,特工們換上了以色列國家航空公司的制服,艾希曼也被套上了一件。摩薩德醫生給他注射了一針藥力很大的鎮靜劑,足可使他在幾小時內毫無知覺。

一輛貼有“以色列國家航空公司專車”標誌的大轎車載著特遣行動小組向機場方向駛去,昏昏欲睡的艾希曼夾在他們中間。車子一直開到“布列塔尼亞”號專機前。當他們陸續下車時,突然發生了一個情況:一名阿根廷海關檢查官恰巧從飛機旁走過。這位南美人後來回憶說:“我看到他們扶著一個同事上飛機,這個病人想跟我說什麼,但沒有說出聲。”

1960年5月21日0點05分,“布列塔尼亞”號專機從布宜諾斯艾利斯機場升空,朝以色列飛去,這次特遣行動終於成功了。

1961年在耶路撒冷受審被判絞刑

在特拉維夫的一個博物館展出的展品包括摩薩德保存的阿道夫·艾希曼的檔案、內藏照相機的公文包(該照相機拍攝到阿道夫·艾希曼在布宜諾斯艾利斯的照片)、跟蹤阿道夫·艾希曼汽車用的偽造的車牌、抓捕用的手套、致阿道夫·艾希曼昏迷的針頭、為將阿道夫·艾希曼運出阿根廷所用的偽造的以色列護照。

1961年2月11日艾希曼在耶路撒冷受審,被以十五條罪名起訴;這次的審判也引起國際媒體的關注,並有100多名大屠殺受害者出面作證。1961年12月25日,以色列最終判處其絞刑。這也是在以色列執行過的唯一的一次死刑行刑。

向堅持不渝,持之以恆的以色列人致敬,也許,不知不覺中,你們已遏制了無數極權主義下的犯罪,震懾了那些反人類的暴君暴徒。

那些迫害好人的元凶及打手們終將受到追究,無論天涯海角,無論時日短長。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吳量 來源:博客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