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港台 > 正文

港出版人被重判十年家屬批習打壓 余杰角色曖昧身份受質疑

—香港出版人姚文田被重判十年 家屬批評是政治打壓 余杰角色曖昧 身份受質疑

深圳被捕的香港出版人姚文田被重判10年,家屬律師沒有到場。家屬表示將堅持上訴,並質疑當局對姚文田的指控缺乏實質證據,案件屬政治打壓。網絡上一直早有風傳,余杰是早就被江澤民曾慶紅收買並被放到海外的特工,在網絡上一直有消息人士披露,他被授意寫的書是江澤民集團行動計劃中的一部份。

德國之聲報導,人們普遍認為,姚文田的被捕、獲罪與出版余杰新書《中國民教育父習近平》有關。余杰本人也在此前接受德國之聲採訪時表示,姚被捕的真正原因是計劃出版該書。去年10月,余、姚二人商議書的編輯和出版計劃,原定在今年4月出版。10月底,姚文田在深圳被捕。

自由亞洲報導,香港晨鐘書局出版人姚文田,被指控「走私普通貨物罪」一案周三上午在深圳中級人民法院宣判。法院裁定罪名成立,判決有期徒刑10年。

去年10月姚文田前往深圳疑似遭到當局誘捕。其後被指控「涉嫌走私普通貨物罪」。據了解姚文田不時將被視為」禁書「的敏感書籍帶到深圳,檢方指姚文田在去年10月27日把價值數萬元的化工原料帶往深圳,並且不止一次,涉及的總金額達到一百多萬元。

去年姚文田被抓捕前,他與流亡美國的作家余杰洽談《中國民教育父習近平》一書的出版事宜。早前也有評論指出,姚文田願意出版此書得罪了國家領導人習近平。而其出版社長期出版敏感書籍更早已成為北京的眼中釘。

家屬:堅持上訴拒絕政治刑事化

姚文田遠在美國的兒子姚勇戰對判決十分憤怒,將繼續堅持上訴。「我們會上訴,完全不能接受,非常震驚。整件事情就是對我父親的迫害,我們會堅持抗爭。我知道我父親為人一定不會是這樣。這個案件沒有任何證據,只有一個人證,他是我父親很多年的一個朋友,任何稍微有常識的人都知道抓走私,是需要人贓並獲。共產黨完全是依靠這個人在審我父親,來說我父親走私多少萬,完全是荒唐的一個指控。」

姚勇戰還質疑,有關方面在獲取口供中並沒有按照程序走,負責審訊的並非公安,而是國保系統中的人士進行。

姚文田的好友,香港媒體人蔡詠梅在獲知消息後在推特表示,「判得如此之重,令人相當意外和憤怒。一般認為最多兩三年。可見我們還是低估了習近平政權之毒辣」。

中南海高層搏擊余杰角色曖昧身份受質疑

今年年初大紀元報導,網絡上一直早有風傳,余杰是早就被江澤民、曾慶紅收買並被放到海外的特工,在網絡上一直有消息人士披露,他被授意寫的書是江澤民集團行動計劃中的一部份。

此前余杰曾在「十八大」權鬥關鍵時刻,周永康薄熙來政變破產引發的中南海大海嘯時,出版《河蟹大帝胡錦濤──他讓中國失去了十年》。這一次又在李東生被以「6.10」頭子身份拋出及陳光標綁架中共現當權者破產時,用著書威脅習近平,直接曝光了余在中共權利鬥爭中充當的曖昧的角色。

同餘傑要出書打擊習近平的消息同時爆出的是「中國離岸金融解密」的消息,此份披露中共高層「海外藏金」的離岸報告,其中包括現任習近平、溫家寶李鵬、胡錦濤以及前中共黨魁鄧小平,引發中南海大震盪。引發了外界對習近平反腐的質疑。但報告罕見缺少江澤民、曾慶紅和周永康等家族,凸顯這是一次選擇性放料。

《大紀元》此前曾深度披露,中共前政法委書記周永康圖謀的政變陰謀中就有對其它中南海高層的「死亡威脅」,「離岸解密」在江派全面失勢的敏感時刻發出,其實就是周永康此前設置的「炸彈」定時引爆。

分析稱,余杰的這本要出版的《中國民教育父習近平》一書同時是這番炸彈威脅的一部份,另一條線。余杰放風說書寫完了,馬上要出了。但這次的爆料並沒有實質性的內容,只是一個恐嚇,點給了習近平。

攻擊溫家寶的「專業戶」

余杰在網上被認為是攻擊胡溫尤其是攻擊溫家寶的「專業戶」,《中國影帝溫家寶》是其代表作,溫家寶的「影帝」一詞就是以此而來。而余杰其它的文章也幾乎是逢溫必反。

早前就有不少人懷疑,余杰在對中國政治人物的批判目標上欺善怕惡,別有用心。

「誰都知道,溫家寶在中共高層是相對溫和的一位政治人物……奇怪的是,余杰一不攻擊鉗制輿論的李長春,二不批評破壞法制、鐵腕鎮壓異見人士、維權民眾和信仰團體的政法委書記周永康。卻對溫家寶總理咬住不放,連續不斷寫文章……在中國政壇山雨欲來、左右角力十分緊張時刻,是余杰先生政治判斷上顛三倒四,還是刻意為北京政法委站台?」

「余怎麼不敢寫書罵作惡多端的國安和公安部長?只罵溫家寶和胡錦濤,專撿軟的捏?可見他的上級是國安或公安部了。」

「知道余杰及其集團與政法委他們都是一丘之貉。否則也不敢對抗溫家寶。」

《大紀元》曾消息報導,溫家寶是推動司法審理薄熙來、逮捕周永康的主要推手。溫任職期間,在中共高層內部多次提出要「逮捕周永康」,溫也因此而被以江系勢力為代表的保守派視為眼中釘。

多年前薄熙來、周永康即夥同中國網際網路大企業百度,悄悄在網際網路上發起抹黑溫家寶、胡錦濤、習近平的活動。此外,周永康和薄熙來二人買通溫家寶的侍衛長,中共中央辦公廳警衛局副局長李潤田監督溫家寶的一切舉動。而2012年3月14日的兩會記者會中溫家寶正式向以周永康為代表的江家幫宣戰,使得雙方的對立公開化。

薄熙來事件發生後,多家媒體報導薄熙來不惜巨資與女色收買二百餘社會知名人士,其中不乏一些專家學者。薄熙來通過寫手、滲透的媒體對溫家寶大肆攻擊,這些攻擊是為了日後全面對江、胡、習進行輿論上的污衊進行練兵,主要矛頭針對習近平。當時就有人懷疑余杰也在這個名單當中。

分析:余杰被安排出國另有目的

余杰在針對溫家寶連番攻擊之後,蹊蹺的是余杰仍可以在全世界到處飛,出去自由。而高智晟律師就沒有餘傑那麼幸運,因為為受迫害的法輪功學員上書,直接揭露周永康政法委的邪惡,全家遭到黑社會式的報復,被秘密審判,遭受各種酷刑折磨,至今仍被關押。

自由撰稿人三妹曾質疑:「中共的人性化、柔性化也化在了余杰身上,其實早就化在他身上了。大概七~八年前,我第一次見到他時,就有人質疑他,為什麼來去那麼自由。可不是,他跑遍世界,何止美國一個國家。殊不知,國安要的是他回國後的詳細匯報和配合。」

也有人稱:「看余杰受到的待遇,對比真正的維權人士和訪民,對比他們所咒罵的楊佳,簡直是貴賓級禮遇了。滕彪,甚至周曙光(zola)等都被禁止出國,但是余杰等人對中共的抨擊調子高得多,卻能滿世界公費旅遊。」

早在2012年余杰選擇出國定居時,即有多人質疑余杰是被有意放出來。

一個可能「放余杰出國是中共當局內部政治鬥爭的結果,更確切地說是某些中共政客極其狡猾老到的一步『政棋』,而余杰這只是一個棋子而已。……我以為,放余杰出國,就是中共內部的保守勢力打壓理性力量的一步極為陰險的『政棋』——因為放余杰出國,他必然會發表更多的言論來攻擊溫家寶這些中共內部理性人物,而這既可以借余杰打擊這些理性人物,又可以為進一步限制更多的異議人士出國,更嚴厲地壓制他們,找到非常充分的理由。實可謂一箭雙鵰!

也有文章稱:「余杰先和受權人協商,由於余杰自己的名聲在國內非常之不好,加上網上揭露出他與政法委合作的事兒越來越多,這令余杰感到膽戰心驚,所以余杰他要求給政法委安排一個安全的環境。所以,余杰以出國為代價換取承諾繼續攻擊溫家寶等人。」

「他余杰痛罵溫家寶,根本不是有什麼骨氣,而是在得到指示和安全保證之後才做出的投機行為。」

攻擊高律師落井下石招致臭名

中國大陸著名人權律師高智晟分別在2004年、2005年三次為法輪功學員所受的殘酷迫害上書中共當局,2005年被中共當局勒令停業一年,在這段時間前後,中共當局派遣人員對其進行跟蹤、限制人身自由。2006年8月15日,高智晟於山東其姐家中被中共當局人員秘密拘捕被捕判罪。

高智晟被外界稱為當今中國的良心和脊樑。但余杰等人卻藉機對高律師發起一連串的幕後攻擊和陷害,比如,「有人受到兩三名警察的跟蹤,在接受海外媒體採訪的時候卻非得誇大到二、三十人,似乎不這樣誇大不足以顯示自己的『重要』,有人明明是『獨行俠』,在海外卻宣稱自己掌控數萬復員軍人,可以一聲令下,揭竿而起。」「教訓」高智晟律師,要用真話來維權。

高律師給胡佳的信里曾寫道:「從2006年2月起,由中央政法委指令成立了一個由公檢法、安全等部門組成的專案組,每個星期一召開一次例會,每次例會都由中央政法委主持,匯總有涉我案件的國內外情報以及最新所謂的『敵情動態』,發布最新指示。說這個專案組並不因為我的判刑就停止運作,還將長期運作下去,要盡一切資源和手段遏制我一家,說決不允許你的問題成為一個長期的事況問題。」

在2006年7月,高智晟律師在一篇題為《周永康迅速黑化警群,給胡佳一個建議》的公開文章中,直接點名時任公安部長周永康的缺失。文章中說:「周永康任警察頭子幾年,給中共警察群體帶來最為明顯的變化即是警察迅速的黑幫化。邪惡的中共反動勢力認準了周永康的這種邪惡「專長」,擬提舉其為下屆「黨和國家領導人」的核心成員,以使其邪惡『專長』發揚光大!」這使得當局對他的迫害升級,周永康親自介入策劃了對他的迫害案。

2006年8月15日,高智晟遭秘密抓捕,同年12月22日被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判刑三年,緩刑五年,另剝奪政治權利一年。2007年高被當局監禁期間,警方對他施行的殘酷毆打、電擊陰部、香菸熏眼睛、生殖器插牙籤等酷刑,2009年高律師的標題為《黑夜、黑頭套、黑幫綁架》的文章在網上曝光,其殘暴程度震驚國際社會。

在高律師深陷凌辱,遭受酷刑迫害時,余杰等人對高律師的連番攻擊正暗合了周永康政法委對高律師的打壓,不管是否出自於幕後的協同,已經成了中共政法委罪惡的幫凶。

有民主人士稱:不能設身處地為他人想,而是自命真理化身,在他人身受暴力迫害,處於危局時,還積極攻擊,落井下石。他們就算不是狗特務,也和狗特務作用一樣。

攻擊江派最怕的法輪功和《九評

中共江派最怕的法輪功,及退黨,及活摘器官罪行的曝光也成為余杰的攻擊對象。

2007年,余杰等人起草發表《基督徒關於法輪功問題的聲明》,斷章取義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所講的話,在基督徒眾流傳。余杰以「基督徒有責任承擔護教的使命」讓大家在後面簽字,試圖挑起基督徒和當時正遭到中共最慘烈迫害的法輪功學員之間的矛盾和誤解。

有評論稱:「2006年5月狙擊郭飛雄事件中的他曾讓我們感到迷惑,2006年8月的《以真話來維權》曾讓我們對他產生過一些懷疑,而2007年10月13日的一篇重量級的文章《基督徒關於法輪功問題的聲明》則讓我們徹底認識了他的真面目。就是這個反覆宣稱自己是一個虔誠的基督徒、一個頑強的政治異見人士、一個民主鬥士的余杰,在一個又一個事件、一篇又一篇文章當中讓我們逐步認清了他的本質面目——一個披著基督徒外衣的共特。」

2006年,在高智晟律師和范亞峰博士遭受圍困迫害時,維權人士郭飛雄代表他們去美國參與人權會議活動。美國總統布希準備和中國民主人士會見前,余杰、王怡以「上帝名義」排斥郭飛雄,最後導致郭飛雄不得會見美國總統,醜聞震驚大陸民運界。而後不久,郭飛雄被抓捕,酷刑虐待,羅織罪名判刑,高智晟律師為郭飛雄等發起接力絕食抗議,不久也被綁架、酷刑虐待、判刑。

高智晟律師曾分析余杰狙擊郭的原因是:「郭飛雄去肯定要提出法輪功問題,這也正是他們所謂的郭飛雄去了之後要釋放出很多混亂信息的思想。所以,你想,他們見到布希總統以後,按照他們自己的說法,這是一個純粹帶有宗教色彩的會見,而恰恰目前對作為信仰被迫害得最為慘重的問題,他們卻一個字都沒有提。而恰恰是這些法輪功人員是受到迫害最慘烈的人群,儘管他們人數眾多,卻是不折不扣的弱勢群體。」

曹長青文章稱,任人皆知,法輪功學員是一個在中國遭到最嚴重迫害的群體。無論法輪功是不是一個宗教,它是一個帶強烈宗教色彩的民間團體,其信仰者在中國遭到的鎮壓最嚴重、最殘酷。但是號稱追求「宗教自由」的余杰們,在唯一這樣一個呼籲美國總統關注中國宗教自由的機會中,從始到終,對法輪功學員的遭遇卻連一句話、一個字都沒提。

在《以真話來維權》這篇文章,余杰自己沒有舉出一例證據或反證或推理說明,就斷言法輪功對中共大量活體摘除法輪功學員器官的指證不實,並同樣用這種方式斷言「三退」是偽造數字。

有評論認為,余杰批評的「活體摘除器官」和「三退」這兩件事都是中共最怕的問題,由於有這兩個問題的存在,中共正不斷走向敗亡的命運。余杰這個時候跳出來,藉助自己所謂基督徒的名義胡亂批判一番「活體摘除器官」和「三退」,目的就是在按照中共的指示在把水攪渾,讓事情的真相越晚水落石出越好。

根本不能代表全體基督徒的真實意見的《基督徒關於法輪功問題的聲明》,則在所謂基督徒的偽裝下,一方面藉助基督徒的正教身份來批駁法輪功,以此配合中共所謂法輪功是x教的宣傳,一方面則繼續製造基督教與法輪功之間的矛盾,緩解並阻止因各方聯合而給中共帶來的巨大壓力,其中包括活摘器官在國際上首次曝光。

余杰攻擊同是基督徒的高律師,「拒郭事件」已經搞得很臭,同時法輪功正遭受中共的殘酷迫害,對於一個最弱勢的信仰團體的攻擊並未引起太大共鳴。並且包括高律師在內的很多基督徒人權律師及民主人士也是支持法輪功的,這份聲明並未在社會上引起太大的波瀾。

阿波羅網王篤若綜合

責任編輯: zhongkang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14/0508/394947.html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