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言論 > 正文

老徐:屈原,再跳一回江吧!

端午節了,本該是個喜慶的日子,可是發生在山東招遠的事情,令很多人心情沉重,過節的喜慶氣氛蕩然無存。滿屏都是網民們的憤怒和聲討,就像乾柴遇到了烈火。

那個視頻讓所有人都十分震撼。一家人無緣無故、光天化日之下,將一位與己無怨無恨、素昧平生的女子群毆至死,簡直比恐怖片還恐怖。那個視頻讓所有人都身歷其境,我們眼睛能看到鋼管砸在死者身上,耳朵能聽到死者最後的凄慘叫聲。網路讓這群惡魔,當著全國人民的面,殘忍血腥地殺死了一個女人!

“誰管誰死”!惡魔的一聲恐嚇,令在場的那麼多圍觀者,包括麥當勞的職工,沒有一個人上前制止。當時施暴者中只有一名成年男性、一名未成年男性及幾個女性,沒有持刀具、匕首或其它致命凶器,上前制止絕沒有昆明事件的那種風險。當時哪怕有一個人站出來制止,那個女人都有可能獲救。但是,慘劇還是發生了。

慘劇發生後,當地政府部門官腔十足的消息發布,以及隨後的屏蔽、刪帖,更是導致公眾情緒升級的另一個重要原因。就因為要個電話號碼被拒絕,就把人活活打死,這樣的事簡直令人髮指。從給全社會造成的恐懼後果而言,甚至比有預謀、有組織的恐怖襲擊案件有過之而無不及。

網上盛傳涉嫌故意殺人的成年男子是當地金礦的礦主,開著保時捷卡宴,耀武揚威,牛氣十足,並與當地公安關係密切。在中國,能開金礦的都是什麼人?不過,據最新來自公安部的消息,6名犯罪嫌疑人系邪教組織“全能神”的成員。為發展組織成員,向在事發餐廳就餐的人索要電話號碼。公安部的聲音,在政府缺乏公信力的當下,仍然沒有打消許多公眾的質疑。

招遠事件,不少人指責圍觀者沒有見義勇為。他們也可能一生受到良心的譴責。但是,當前的這種社會氛圍,已經無力去指責這些人了。我們捫心自問:當我們面對這種情況時,我們會勇敢地站出來嗎?

有網友設問:如果我當時在場,怒吼一聲“是男人跟我上”,會不會最終只有我一個人上?如果我上去打傷了那個金礦主,我要不要賠錢?如果下手重萬一打死了一個,我要不要被尋釁滋事判刑賠償進監獄?如果我被打傷了,會不會醫藥費自理,傷身傷心?如果我被打殘廢了,會不會無人問津……?

正當防衛的法律界定模糊,使見義勇為者風險太高。搞不清正當防衛是小事,有人搞法律搞了大半輩子,至今都沒搞清楚什麼才是中國真正的法律,那才是大問題。混亂的制度,慢慢抹殺了這個民族的勇氣和血性。路見不平拔刀相助成為了歷史,就連路見不平一聲吼也成了歌詞里的傳說,更別說該出手時就出手了。只有惡向膽邊生的暴徒,沒有熱血衝天的豪傑,這才是最悲哀的。

我們站不出來,卻還能給自己找到足夠的理由,這就是當下令人心酸的現實。招遠事件更能反映出中國的現狀:面對惡魔堅守懦弱,面對不公保持沉默。

我們什麼時候變成了這副德行?

招遠事件讓我們瞬間感覺到了絕望,感覺到了在強權面前,我們屁都不是。他們可以隨意的打死一個無辜的人,卻若無其事。這讓大多數中國人感到恐懼。招遠事件驚醒了許多人這一年來的中國夢。如今的中國夢,已不是GDP有多少。老百姓當下的中國夢,是去吃個快餐最起碼不會被無辜打死;是早上出門,晚上還能平安回來……

招遠事件發生在端午節前夕,更加有現實意義。想當年,屈原看著動蕩時局,官場統治階級的黑暗,看到國家的命運不濟,他選擇了跳江。如果屈原生活在當下,看到現在這樣子,他會不會再跳江?我想,為這個時代、這個社會,憂憤的屈原肯定還會深深地悲哀,恐怕可以跳第二回了。

不過,他這一跳,絕不能僅僅是帶給我們一個公眾假期,而應該是一個民族的覺醒和希望!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