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生活 > 世界文化 > 正文

皇甫容:《生命不息》的啟示

生命輪迴是個很奇妙的設想。近年來,隨著學術界的研究,有關輪迴穿越的話題越演越熱。除了專家的探索,輪迴穿越也是現代很多影視小說創作的題材。而比輪迴穿越更精彩的,無疑是,如何擺脫輪迴,為循環往複的人生軌跡,畫上完美的句點。

2013年曾有一本轟動全球的小說《生命不息》。根據內容介紹,書中的主人翁厄蘇拉在1910年出生在英格蘭的一個暴風雨之夜。因為醫生沒能及時趕到,她一出生便窒息身亡。然後,在同一天的同一時刻,厄蘇拉再次出生。奇特的生命過程,使她之後有了第三次、第四次,甚至更多次的機會。

每當犯錯時,她的生命便會陷入黑暗,隨之戛然而止,然後進入新的輪迴。厄蘇拉在每次重生後,會有不同的身份,不同的經歷,但唯一不變的是父母姐妹和兄弟。她的記憶中始終保存著隱約的印象,對周圍的一切有著似曾相識的感覺。生命好像卡在時間的機器里,卻又不得其解究竟卡在了哪兒?

在不同的人生經歷中,厄蘇拉經歷了溺水瘟疫,痛苦的墮胎,殘忍的家暴,失敗的婚姻,殘酷的大轟炸,戰爭的創傷和救援。似乎厄蘇拉的生命顏色是黑色的,不盡的災難和悲傷,又在不斷的重生中接連上演。厄蘇拉不知道是否有度量快樂的尺碼,只隱約的記得騰升的愉悅和墜落的黑暗。在她的眼中,所有的經歷都好像是屬於某個重疊的夢影世界,一個飄忽不定的從未消失的世界。

面對生命不斷的重生帶來的困擾,要想穿越這些千瘡百孔的境際,在不斷的試煉和忍耐中,使她漸漸意識到,只有做正確的事,才能結束生命的重複循環;只有自己滿意時,才能擺脫不幸的糾纏。為此,她想如果能拯救弗里妲,她願意承受猶如地獄般的烈火煎熬;如果可以保護她,她願用餘生在刀尖上行走。在經歷很多次失去至親的痛苦後,終於在一次輪迴中,厄蘇拉選擇犧牲自己,刺殺發動戰爭災難的獨裁者。

厄蘇拉千瘡百孔的人生,猶如希特勒發動的戰爭導致的災難一樣,充滿了麻木和廢墟。一本漫長的小說,承載著厄蘇拉厚厚沉重的人生經歷,每個章節以生命的停止結束,每個章節又以生命的重生開始。在漫長循環的時空不停地漂泊時,隱約的記憶也像是能穿透生命迷霧的靈犀,讓人尋找生命的答案時,逐漸賦予清晰的輪廓,看清真正的自己,自己是誰,又為何存在。

小說中的厄蘇拉就是循著隱約的記憶,不停的成長和追尋,直到她明白真正的自己,明白自己的存在就是作歷史的見證,她才從時間機器的牽絆中得到解脫。二戰時期的德國,舉國上下為希特勒沸騰,人們為一個犯下反人類罪的人寫信,做蛋糕,甚至吵著要給他生兒育女。厄蘇拉不斷的從災難中走出,在生命的厄運中,見證著大轟炸大屠殺的事實真相。儘管“文明輕易就在自身的邪惡面前瓦解”,但是“真相到死都是真相。也許真相到死才能蘇醒,而到那時,清算將是最嚴厲的。”

《生命不息》以它特別的設想,讚揚人性的溫暖和美好時,也正視人性的醜惡。生命不息,循環往複的人生中,人的苦難與哀傷也沒有休止。這部小說的巧妙安排,讓人們看到厄蘇拉在時間的漩渦中演繹了不同的人生,當她學會做一個勇敢的人,一個有勇氣的人,一個敢於擔當的人時,那把勇氣的利劍為她斬斷了循環的人生苦厄。

思索生命的意義,可以有很多角度,《生命不息》以它奇特的構思,詮釋了人生可以有更完好的方式。做一個勇敢的人,以勇氣為自己的人生畫上完美的感嘆;也以勇氣見證自己存在的真相。書中有句話說:“一個人即使失去一切,也要想著光明的事”。無論經歷多少悲痛和哀傷,也要像厄蘇拉一樣,在關鍵時刻,以勇氣選擇做真正的自己,這就是光明的所在。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世界文化熱門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